歐法城的旅館內,一個新的都市傳說在流傳着。

「喂喂⋯⋯那不可能是真的吧?獸人怎麼可能會使用元素魔法?那些傢夥的魔法相性可是世上最差的哦?」

「這是真的!!!我真的看到有個獸人在公園那邊用非常厲害的火元素魔法!」一個約七歲的小孩子在反駁另一個中年冒險者。

「小鬼,別說謊了,要是真的話就拿出證據!」

「沒有⋯⋯但是,你不是也沒有證據證明會用魔法的獸人不存在嗎?我真的看見了!!她的魔法強度比叔叔還要強上很多倍!!!」



「蛤??!!開甚麼玩笑?喂!你們有人看過會用魔法的獸人嗎?」中年男人向旅館的人問道。

頓時,旅館傳出各式各樣的笑聲。小男孩感受到自己正在被許多人恥笑,耳朵漸漸地紅了起來。

「公園那些樹,還有地上的焦痕,肯定是獸人做的!!」

「小鬼,你想當作家嗎?哈哈哈!!」

「我是認真的!!!!」



⋯⋯

這樣的對話,在城裏到處重複着——『一個能使用魔法的獸人入侵了人類的領土』。當然,在成敬的旅館也同樣重複着。然而,他們並沒有聽到。準確來說,是沒能聽得進耳朵裏。

「未華子⋯⋯!嗚⋯⋯!!」

雫伏在未華子的床邊哭着,自從1小時前成敬把二人帶回旅館,雫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未華子妹妹⋯⋯」



因魔力短缺而動彈不得的雅典娜在精神上受到嚴重的重創,一蹶不振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這不是你的錯吧,誰也不可能想到有你以外的獸人混了進來人類的領地。如果你真的要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那麼這裏所有人都有責任,把你罵跑的我也是罪人。」

這大概是所謂的『賽後檢討』。成敬他們繞在未華子身旁討論着自己的責任。

「如果是我去的話⋯⋯嗚⋯⋯」

雫雖然停止了眼淚,但依然微微抽泣着。

「雫雫去的話就不可能會活着回來了~要是不靠人家的【意念傳送】,大家就死翹翹囉~」

成敬之所以能找得到她們,全靠未華子受傷的時候把所有魔力都用來連接成敬腦袋的迴路,把實際的位置告訴成敬,他才能在千均一髮之際趕上。

「「對不起⋯⋯」」



雫和雅典娜不知為何在道歉。

「雫雫和娜娜的錯喔~要說的話~都是成敬同學的錯~」

「⋯⋯對不起。」

成敬坦率地道歉。說實話,他也清楚自己的責任最大。要是那時候沒有氣跑雅典娜,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人家不接受道歉~不過~嘻嘻~既然成敬同學也戴罪立功了,那~寬宏大量的人家就允許成敬同學作出補償呢~」

(好想扁她⋯⋯忍住啊一条成敬⋯⋯)

成敬雖然覺得很抱歉,但被未華子以這種嘲笑意味的語氣刺激着,罪疚感和歉意就不知不覺地變成無名火。



「嘻嘻嘻嘻~人家要隨便地奴役成敬同學~嘻嘻嘻~」

「⋯⋯我可以揍你嗎?」

「啊啦~這麼快就把人家當主人了~替主人拿個水過來~口渴了喔~」

啪。

甚麼東西在成敬腦袋中發出聲響。不過,成敬還是很服從地倒了水給未華子。

「喝吧。」

「人家要喝熱的~」

啪。



線斷的聲響再度迴響,成敬用火元素魔法把杯中的水稍稍燒熱一點。

「給。」

「人家沒了右臂,很不方便呢~成敬同學喂我~要嘴對嘴的~」

啪啪啪啪啪。

「咿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啦~!!人家太囂張了~!!」

當雫和雅典娜在這種莫名奇妙的超展開回過神來,便看見成敬緊握雙拳,把拳頭放在未華子的腦袋轉動着。

「住手啊~~好痛好痛~~對不起咩~~~」



成敬把手放下,讓未華子從痛苦中解放。

「我可是在認真擔心你!別在這時候開玩笑好嗎?」

「成敬同學,我真的沒事。」

聽到未華子切換了語氣,大家都很清楚未華子是認真的。

「比起被班殺掉,斷掉右手真的算是小事情,倒不如說一條右臂能換到兩條性命真的太划算了。而且,現在還有更緊要的事情要做。」

一年半後,芬就會正式進攻人類國家,成敬他們必須在這一年半期間成長得能敵過芬的程度才能夠保住全人類的性命。當然,成敬可以在一年半裏面找出回去的方法,但他的責任心不允許他一走了之。擅自把異世界的全人類賭上,成敬的而且確是責無旁貸。

「所以,雫雫和娜娜也別傷心了,我也不會放在心上,先把緊急的事情處理。真的要哭的話,就把眼淚留到回去的時候再哭。」

大正論。現在傷心也解決不了問題,而且也沒有時間止步於傷痛之中。

「還有,娜娜和成敬同學,和好吧~」

雅典娜和成敬對望了數秒,才察覺到彼此之間是在吵架。

「「那個⋯⋯」」

「「你先說吧。」」

默契莫名地好的二人營造着尷尬的氛圍,面面相覷地對視着。

「雅典娜、⋯⋯」

「是、是!」

成敬率先打開話匣子,雅典娜卻不知為何慌張得很,讓尷尬的氣氛頓時變得奇奇怪怪的,無時無刻引誘着未華子作弄二人。不過,未華子並沒有着平時一樣,取笑着說:『成敬同學難道要告白了嗎?!』

「那時候⋯⋯我語氣的確重了一點⋯⋯對不起。」

「不、⋯⋯擅自拋下你們跑掉的我也有錯,對不起。」

就像小孩子和好一樣的對白。然而,偶爾變得坦率的二人讓未華子不禁會心一笑。

「那⋯⋯和好吧?」

「嗯嗯。」

「太隨便了吧~?!」

未華子對不懂拿捏距離感的二人吐嘈。然而,沒多少朋友的二人以『不然還要怎樣』的視線盯着未華子。

「未華子真的很堅強呢。」

停止了哭泣的雫看着未華子說道。

「因為人家是雫雫的後盾嘛~」

縱使是這種絕望的情況,未華子還是非常燦爛地笑着,毫不虛假地、真摯地笑着,讓雫不知不覺地安心下來。

「話說起來,該⋯⋯」

在房間的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和地板面積相稱的魔法陣,警戒着的成敬被地上的魔法陣打斷。

「先離開魔法陣!!!」

成敬瞬間反應做出指示,把未華子和雫抱着試圖跑出房間。

「等等,成敬,這不是攻擊魔法。」

雅典娜對這個魔法非常熟悉。藍光與橙光、魔法陣的線條架構、魔力量,全都符合着雅典娜認識的那名女性。

「一条成敬大人!」

站在魔法陣正中的的少女——培莉呼喚着成敬的名字。

「培⋯⋯莉?」

驚愕的成敬就像當了機一樣。

「對、我是培莉。」

黑與深藍的斗篷,苗條的身材,白色的長髮,全都和成敬所認識的培莉一致。

「怎麼了喵?」

雅典娜卻是習以為常,毫不驚訝地問道。

「啊、雅典娜你也在這裏啊?⋯⋯欸?」

倒是突然出現的培莉這邊感到訝異。

「對、對呀⋯⋯任務嘛⋯⋯」

「欸~~~嘛、現在我就先不追究了。一条成敬大⋯⋯人???!!!啊?!!!!」

培莉之所以會變得加倍震驚,全因看見成敬抱着雫和未華子——左擁右抱的成敬。

「淫亂!!!!!!」

臉紅起來的培莉反射性地掌了一巴成敬。

經過漫長的解釋後。

「非常抱歉!!!!!」

「不、好了好了、你快把頭抬起來,真的沒甚麼。」

成敬對這種率直而激動的道歉極不擅長,感到不好意思的他馬上勸拼死道歉的培莉抬起頭來。

「我這次來是為父王無禮的行為以示歉意。一直以來父王都是會為了大部份人的利益而犧牲少部份人,這次剛好一条成敬大人成了少部份的一方,所以父王打算用上千方百計也要讓你們戰鬥。真的,真的非常對不起。」

剛抬起頭的培莉又一次地低下頭來。

「你這個公主怎麼又在道歉⋯⋯?說真的,我並不在意。就算國王想要拼盡全力迫使我們戰鬥,最終的決定權也依然在我們的手上。要是我們死也不從,他也無計可施。而且,國王的做法是正確的,你不需要為此道歉。」

成敬在吐槽的同時長篇大論地解釋。

「道歉公主莉莉~哈哈~」

「不過,要是想讓我們回去的話,請容我們敬謝不敏。」

成敬加強了語氣,以堅決的態度把王國的如意算盤粉碎。

「也是呢⋯⋯」

培莉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失望地回答。雖然成敬的確被培莉的姿色動搖了,但是,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

「啊!那麼,讓我跟隨你們旅行吧!」

「喂喂⋯⋯培莉你打算拋下王國的事情嗎?」

雅典娜對愛國愛民的培莉拋棄國家一事感到極度驚訝。

「不是啦,你看,我有【傳送門】,只要在你們休息的時間我再回去一下就沒問題了。」

「但是,這樣很辛苦的吧?」

雫道出問題的中心。沒錯,培莉其實並沒有甚麼必要補償他們。無論是召喚他們的一事也好,把他們當成戰鬥工具的一事也好,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任誰也會這樣做。

「沒關係的,這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以公主的身份,而是以友人的身份。」

看到未華子的右臂,培莉露出悲傷的表情說道。

「嘛、人家這個好友就是這麼善良的人呢。」

「「「嗯嗯。」」」

三人不得不同意雅典娜的感想。自從成敬他們來到異世界,願意關心他們的就只有培莉。而且,也只有她為班上死去的同學傷心落淚。

「說起來,我聽聞內帆城有一位聖女,據說她曾治療失去雙腿的弟弟讓他能再次走路,也許她能把未華子治好⋯⋯」

「那就正好了,我們的終點剛好是內帆城。」

「那就太好了!!未華子!!!」

「雫雫怎麼還比人家高興啊~」

「對吼。人家都忘了。」

與如同失而復得的三人不同,雅典娜因三番四次的失誤而感到沮喪。

「雅典娜?」

察覺到好友提不起勁的培莉不禁呼喚了一聲雅典娜。

「我說呢,你還真是笨蛋啊。」

「成敬君!!」

「⋯⋯」

似曾相識的畫面。空氣又漸漸蘊釀着一股一觸即發的氣勢。成敬走到雅典娜的面前,直直的看着她的雙眼。雅典娜也就像之前一樣,視線左右來回地躲避着成敬。

「⋯⋯無精打采可不適合笨蛋,快點打起精神來啊笨蛋。」

「欸⋯⋯?」

意料之外的話語讓失落的雅典娜把視線投回成敬的臉上。

「成敬同學本來想說的~是『果然笑容比較適合你』喔~」

未華子總愛在這種時候插話調侃二人。

「吵⋯⋯吵死了⋯⋯。誰會在這種情況使用生命魔法啊?!」

「不是魔法喔~是女人的直覺~」

未華子自豪地挺起胸膛。

「⋯⋯」

雅典娜的態度一舉反常,只是紅着臉沈默不語。當然,眼神依舊是浮游不定。

「⋯⋯」

培莉也和雅典娜一樣沈默着,待在一旁靜靜地注視着成敬他們的互動。

「成敬君⋯⋯真是厲害呀⋯⋯」

把一切看清的雫置身事外地感嘆着。

「⋯⋯嗯⋯⋯再給我一點時間整理一下⋯⋯」

「好~既然娜娜也這樣說了~,那就解散~人家也累了~哈~~~~~~」

未華子打了個大呵欠,終結了眾人的討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