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廂,亮介他們再次拿起武器,首次離開了城堡。正確來說,所謂的『他們』,其實就只有亮介、征十郎、仁晶、莉央,亮介的好搭擋水田勝久,還有兩位和莉央一樣失去了摯友的同學——矢部和久以及志村紗季,一共七人。只有他們願意再次拿出對抗的勇氣,挑戰這個地獄般的世界。他們並非能完全克服恐懼,而是不戰鬥就不可能達到目的,僅僅是這樣而已。相反,在目睹那片慘狀以後,大多數人都打消了戰鬥的念頭。

「勝久!!!!!!」

「知道了!【盾擊】!」

勝久使用了聖騎士的技能擊暈草原上最弱小、卻是稀少得可怕的魔物——蠻豬。身型龐大的蠻豬被【盾擊】命中頭部,露出了數秒的破綻。或許數秒可說是十分短暫,但在以一敵七的情況下,數秒的昏厥是致命性的破綻。

「【十字拳】!!!」



征十郎一拳擊向無法動彈的蠻豬,狠狠的把牠的右腿敲碎。與此同時,在牠的左側,和久對着蠻豬的左腳使用殺傷力強勁的劍技,一下下天搖地動的重劍把牠的皮肉割破,就如削牛油一樣切開牠整根左腿。

「吼!!!!!!!!」

失去平衡倒下的蠻豬感受到猛烈痛楚,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雷鳴般的嘶吼讓眾人陷入無法動彈的異常狀態,除了異常抗性高的仁晶和擁有【勇者之心I】的亮介。

「【淨化】。」

仁晶使用【淨化】解除群體的威嚇狀態。



「去死吧!!!!」

紗季射出三發精準的箭矢,先後貫穿了蠻豬的雙眼和頭部。

「吼!!!!!!!!!!!」

蠻豬一邊發出比剛出更狂暴的咆哮,一邊用兩條前腿橫衝直撞,嘗試從七人之中掙脫出來。然而,雙目失明的牠直直奔向無法移動的莉央那裏。

「——吾以勇者之名,驅逐黑暗與罪惡,【懲擊】!」



完成了七節詠唱的亮介對着暴走中的蠻豬施放勇者的特殊技能【懲擊】,突破物攻上限五倍的攻擊削豬如泥,將來勢洶洶的蠻豬一刀兩斷。

「呼⋯⋯趕上了。関根同學,有受傷嗎?」

亮介確認了蠻豬的死亡後,轉過身來向發呆的莉央問道。

「関根同學?」

不懂少女心的亮介再次呼喚目不轉睛地注視着自己的莉央,莉央才如夢初醒般回應亮介。

「在、在!」

「関根同學,你身體不舒服嗎?我看你的臉有點紅,還一直在發呆,難道你發燒了嗎?」出於關心的原意,亮介把自己的額頭和莉央的貼在一起。

「好像也沒發燒⋯⋯」



「哇!!!!!」

和心跳一樣慢了一拍,近距離感受到亮介的氣息後,莉央才下意識地把他推開。

「嚇到你了嗎?抱歉。」

「⋯⋯」

「不過,関根同學沒事就好。」

亮介鬆了一口氣,對着莉央展露出可靠的笑容。

「嗯、嗯。」



體溫漸漸上升的莉央雙手用力摀着胸口,堵着心中開始流動的另一份情感。

「話說回來,你們得到了多少點exp?」

和久向二人詢問,把莉央和亮介拉回大伙中的討論。

「我看看⋯⋯20點。」

「欸⋯⋯我的只有10點而已。其他人呢?」

「我們也是10點exp,看來只有身為勇者的亮介才擁有加乘的樣子呢。」

即使是最弱的蠻豬,亮介他們也差點拼上了性命,才取得了剛好能升到Lv2的經驗值。眾人想到這點,不禁把視線投向遠方的刺齒狼。

「沒關係的,我會好好保護大家的。」



亮介之所以這麼受歡迎,除了帥以外,還有是因為他的勇敢,總是願意做別人抗拒的事情。

「好了,找下一隻魔物吧。失去了一条同學那份強大戰力的我們,並沒有時間在這裏磨蹭。」

眾人點頭同意亮介的想法。他們也很清楚,在日本對成敬被霸凌一事視若無睹的自己毫無資格抱怨,接受那樣的氣氛就等同參與,而且即使來到異世界、聽到成敬的弱小屬性時也依舊保持這種不要得的態度,被丟下也只可說是仁慈的對待。大家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明白不等同甘心。

在這之後,眾人和刺齒狼激鬥了一番。但這次,缺乏魔法攻擊的他們沒能戰勝物理抗性高得可怕的刺齒狼,在千均一髮之際利用培莉提供的傳送道具回到了城堡。

「搞甚麼啊?!我們在七對一的情況下居然差點被團滅?!」

滿身傷痕的征十郎一邊接受仁晶的治療,一邊焦燥地埋怨。然而,再次被打消意志的眾人全都筋疲力盡,沒人能接上征十郎的話。

「為甚麼我們非得遭受這種痛苦呀⋯⋯!我已經⋯⋯不行了⋯⋯」



——一片死寂。除了哭泣聲以外,還是哭泣聲。被冠上外掛之名的眾人,連一隻lv2的刺齒狼都打不贏。

「嗚嗚⋯⋯我想⋯⋯回去⋯⋯」

「廢話,這裏的全部人都想回去,但就是做不到。我們很快會死在這裏。」

面臨着性命受到各種威脅的壓力,和久的情緒徘徊在崩潰的邊緣,在日本時拼死維持着彬彬有禮的形象頓時灰飛煙滅。

不像一開始的時候,現在討論『死』已經不會再讓他們表露出極端又誇張的表情。反之,染上絕望的面容取代了恐懼,失去色澤的雙瞳再也無法映照出希望的光輝,習慣了絕望的內心緩緩地放棄了掙扎。

「與其死在那些可怕的怪物手上,倒不如⋯⋯」

和久拔出了鞘中的利劍,用顫抖的雙手把劍倒握,指向自己的心臟。

「住手!」

突然之間大吼的亮介嚇了和久一跳,突如其來的精神衝擊刺激着抖動的雙手,十根手指頭承受不住那份沈重的壓力,將和久手中的刀刅狠狠地砸到地上。

哐鎯。

寂靜的空氣,被鐵劍與地上的碰撞撞破了。

「我已經不想再看到同伴死在我的身邊了,夠了,足夠了。」

亮介把地上的鐵劍拾起,緊緊地握在手中。

「你們的恐懼、壓力,就由我來承擔。我藤村亮介發誓,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一位同學死去,就算拼上一切,拼上這條性命,我也絕對會讓你們回去。」

亮介用凌厲的目光射向一雙雙被黑暗蒙蔽的黑目,然後把視線停在和久身上。

「我一定會保護你們。所以,可以為我再次拿起你的武器嗎?」

毫無根據的片面之詞,理論上無法動搖任何人的內心。然而,或許是首次看見亮介的魄力,又或是勇者擁有鼓舞人心的能力,聽過亮介的一席話,眾人不知不覺地產生了想要相信的想法。大家心底裏最清楚,亮介的說話並沒保證,很大機會僅限於泛泛而談。但是,他是亮介,那個比任何人勇敢、正義、善良,又從未對人說謊的亮介,他是那個願意挑戰尤郯為大家爭取時間、斬殺蠻豬拯救了莉央、獨力擋住刺齒狼讓眾人能拾回小命的亮介。

「⋯⋯」

也許是被亮介的意志說服了,和久的表情稍稍緩和了一點,他想試着把最後的希望全賭在亮介身上。不只是和久,這裏所有能感受到亮介那份難以撼動的氣魄和執念的人,都跟和久抱有同樣的想法。

「我、我相信藤村同學。」

平日甚少參與群體討論的莉央,在這個關節眼上意外地率先發表了意見。

「如果是藤村同學的話、也許能辦得到。你看,我現在還能生龍活虎地跟大家說話,都是因為剛才藤村同學保護了我⋯⋯」

「我也認為亮介能辦得到。不為甚麼,只是因為亮介是我們當中戰鬥力最強。而且,我們想要活命的話,現在就只有這個選擇。當然,當中也抱含我想要想信摯友的私心。」

「啊啊、也只剩這個選擇了。藤村比我冷靜得多,頭腦也比我好上不少,要是剛被傳送過來的那時候藤村沒有勸阻我的話,我肯定會在那裏揍培莉一頓,然後被拋棄在野外死掉。我相信藤村。」

隨着莉央、勝久和征十郎的勸說,內心動搖不定的和久接下了亮介遞出的劍,全員決定把僅餘的信心和希望全部交給亮介。

「那麼我們就再堅持一下吧。現在我們的力量決定性地不足,剛才會敗給那頭犬,很明顯是我們的攻擊起不了效,我們需要一位魔法使。」

「果然還是非得說服班裏的人不可呢⋯⋯」

勝久一臉嫌棄地說道。自那天被尤郯襲擊以來,勇者一伙的民望就一落千仗,被標籤為『弱兵』,原先打算協助亮介戰鬥的同學大多數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甚至嚴重得在七人花光唇舌安撫才願意從房間出來吃飯,不過還是會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出來。

「沒辦法,看到那種畫面,任誰也一樣。」

回想起血肉模糊的屍體、腥臭的氣味,和久差點吐了出來。

「先試着說服一個魔法使職業的同學。等到我們把等級稍稍提升,再由我們帶他們安全升級。」

眾人同意亮介的方案,開始討論起各式各樣的策略和人選。

「阿爾法德啊,看來你是正確的,唯一能拯救人類的就只有一条成敬。」

一直偽裝成烏鴉監視着他們的撒修默默地下了個決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