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咻,我們到了。」

「請務必讓我學會這麼便利的技能。」

「對不起,我雖然能使用【傳送門】,但我無法教會任何人,真的非常抱歉,成敬大人!」

「那也沒辦法了。可惡。」

利用培莉的【傳送門】,斯爾丹洞穴甚麼的甚麼都不用穿過成敬一行就來到了內帆城。



二人走在內帆城的大街裏閒聊着,在外人的角度,大概是一對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男女在約會。

「和成敬大人這樣並行着,感覺就像是普通的情侶一樣呢。」

培莉展露出燦爛的笑容。平日高貴凜然的身姿,還有現在毫不虛假、真摰率真的笑容,讓成敬眼前這位美少女變得耀眼無比,一個不留神的話肯定會被她擄走芳心,就像街道上的行人一樣,不論男女老少,全都被培莉美麗的身影迷倒。成敬明明擁有相當高級的異常抗性,卻無法抵受培莉的魅惑,一湧而上的幸福感差點把他的意識沖走。

「啊、啊⋯⋯」

從對岸恢復意識的成敬掩飾着自己小鹿亂撞的內心。



「哼哈,心動了嗎?」

樂在其中的培莉露出加倍狡猾的可愛笑容,在成敬的近身處微微前傾,從胸膛附近探出頭來以略微害羞的視線窺探着成敬。能夠如此激烈地衝擊着他人的理性,所謂名符其實的美少女大概就是這種高殺傷力的可愛生物。每一個動作,一舉手一投足都挑戰着成敬理性的極限。

「快走吧、酒館就在前面。」

承受不住那份強大衝擊的成敬只好移開視線向培莉認輸。

「嘻嘻⋯⋯」



培莉愉悅地笑着,然後繼續和成敬並排走着。

氣氛因應着二人的沈默,稍微變得安份了一點。不太習慣與人單獨共行的成敬,被培莉那不分敵我的精神攻擊害得無法找到合適的話題。

二人之間的空氣非常寧靜。

(該說些甚麼啊⋯⋯)

「說起來,成敬大人你們接下來有甚麼計劃嗎?」

培莉率先打破了沉靜的空氣,打算打開話匣子的成敬卻是被動的一方。

「也沒甚麼計劃,可能會回到公會接些任務賺點錢吧,畢竟當初就是因為沒錢申請冒險者才會接下這個任務。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未華子的手臂。」

「⋯⋯也是呢。」



培莉好像有甚麼想說,不過還是只做了簡單的回應。

二人的對話再次終結,氣氛再度被沉默主宰。

(啊啊⋯⋯好尷尬啊⋯⋯)

偷偷窺視培莉的成敬察覺到對方也在注視像自己,二人的視線重疊了數秒之久。

成敬突然想起了培莉數分鐘前的話。

——就像是普通的情侶一樣呢。

(難道說⋯⋯?!)



成敬把停留在培莉身上的視線移開,培莉卻依然盯着他看,不自覺發熱的臉頰讓成敬變得更加不好意思。

「那個,成敬大人⋯⋯」

「是?」

嘴上雖然沒有透露出半點動搖的樣子,成敬那顆不安定的心在欲言又止的培莉把話說出口前就已經快要從口裏跳出來。

「完成委託以後,能陪我一會兒嗎?」

(這是約會的邀請嗎???!!!)

有點受寵若驚的成敬再度把視線投向那位提出約會的美少女身上,二人的視線又再度相交。儘管培莉看起來很害羞,但她卻非常勇敢地直視着成敬,絲毫沒有臨陣脫逃的念頭。如果這是突擊式的真情吿白,在這種氣氛之下恐怕成敬已經接受了。

「⋯⋯不行嗎?」



小狗般渴望的眼神、略為不安的表情,還有墾求着的聲線對成敬造成會心一擊。

(這種可愛的生物一定不是人類對吧?)

猶如看到白翼與光圈的成敬被療癒得快要失去意識,由剛才到現在無間斷的連續攻擊,徹底讓成敬的理性崩堤。

「嘛、反正雫和未華子跟雅典娜去㹶街了,肯定不會這麼快就回來⋯⋯」

這也是二人單獨相處的原因。看見雅典娜失落的未華子打算和她到街上散散心,雫不放心二人所以便跟着她們一起去,結果就把工作全部丟給了成敬和培莉,雅典娜則是一邊喊着『不要』一邊被二人拉走。

被培莉楚楚可憐的眼神望着的成敬感覺到非常害羞,一邊搔着頭一邊別過頭去用較小的聲音繼續說道。

「所以、陪你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成敬很好奇對方會有怎樣的反應,最後還是偷偷看了看培莉。聽到成敬的答覆後,培莉露出更加令人狡猾的表情——拼命強忍着狂喜,卻又不小心溢出一點點的微笑,就像個乖巧文靜的小孩一樣,一舉一動都讓人感覺到純真。

「嘻嘻⋯⋯成敬大人真是溫柔。」

「快點走吧。」

先無視『快點把事情弄好然後去約會』這一層含意,不太習慣接受他人好意的成敬催促培莉加緊腳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就是莫奈的使者嗎?」

「⋯⋯戴銳堊國王陛下?!」

內帆城水上酒館上層的貴賓房裏,一名陌生的男子無視着驚訝的培莉向成敬問道。

「嗯,你就是收件人嗎?」

「是的。」

簡單的確認後,成敬小心翼翼地把放在衣服裏側口袋的信封拿出來。

「那麼,既然信件抵達了,我就先行退下⋯⋯」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把甚麼給我?」

男人的視線停留在成敬的銀環之上。

「這個?莫奈說絕對不能摘下來的。」

「蛤?她甚麼也沒跟你說嗎?」

成敬眼前的男人——戴銳堊掛着比培莉更震驚的表情。

「你摸摸銀環的右側,它應該有一顆按鈕。按下它。」

成敬半信半疑地打量着戴銳堊的可信度。戴銳堊感受到質疑的視線,便催促了一下。

「快點按吧,莫奈那傢伙比任何人小心,不可能會弄出自殺手環。」

成敬雖然信不太過他的話,不過為了盡快完成委托,還是乾脆地按了下去。

「你好~在下是莫奈是也~」

⋯⋯

⋯⋯

⋯⋯

空氣沉默了三周。一周是培莉無法加入對話的沉默,一周是戴銳堊不耐煩的無語,而剩下一周就是成敬吐槽的前奏。

——這是甚麼蠢材的說話方式⋯⋯?美少女和昭和武士你倒是選一個啊⋯⋯

「看到這個投影錄像的你大概已經把信送抵收件人之手,對吧~☆」

富具現代感的投影架構着莫奈的身影。

「真是一樣讓人煩厭呢。」

戴銳堊感嘆道。

「那麼,把白銀劍的召喚銀環摘下吧~白銀劍好用嗎?」

「好用是好用,還挺能打的,不過可以進正題了嗎?」

成敬一邊不自覺地回應了莫奈的話,一邊把銀環遞給戴銳堊。然而,聽到成敬的答覆,戴銳堊的臉開始發青。

「啊啦,他要發怒了呢~忘了說你不用說出口回答剛才的問題,不然某人會大發雷霆的~不過你應該回答了吧~?對吧~」

作弄人的語氣使成敬心煩,不禁想馬上召出白銀劍砍她。

「回到正題,其實這把『白銀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鑰匙哦~要是它壞了的話,內帆城的所有人都會死掉哦~」

「?!?!?!?!?!」

成敬感受到超級強烈的殺意,馬上靠直覺往旁邊躲開了殺意。在成敬剛才所處的位置上,有無數把白銀劍刺了出來,就像陷阱機關一樣。

「你這傢伙!!!!用別人的貴重物品戰鬥很爽快對吧???」

——那個,你現在不也是一樣嗎?

成敬雖然非常想吐嘈,不過還是把卡在喉嚨的話語呑了回去。

「不、真的非常抱歉。」

成敬一邊回想戰鬥的場面,一邊奉上真摯的道歉。要是那時候用白銀劍擋住了班在狂暴狀態的拳頭,數十萬人就會因此而死,光是想一想也讓人害怕得顫抖。

——莫奈,這筆數我回來再和你算。

成敬在心中的算帳簿上添上莫奈的名字。

「嘛嘛~別生氣嘛戴銳堊~說到底他可是把『鎖』和『鑰匙』送到的人呢~要是他不來你們早就死清光了。」

就如聽得到成敬和戴銳堊的對話,莫奈用着輕鬆的語調把嚴重的事態輕輕帶過。說到這裏,戴銳堊把殺意收起。

(看來戴銳堊很信任莫奈。)

「就是這樣,說明就交給你了~一条成敬,如果你想把剩下的報酬收入囊中,就把戴銳堊的任務接下吧。以上~」

莫奈的錄像結束,

——果然沒有這麼簡單嗎?

一早心裏有底的成敬無奈地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那麼我就來說明一下,可以的話請法拉羅斯公主也聽一下。」

「啊、好的。」

短暫的停頓後,戴銳堊開始了漫長的說明。

簡單直白來說,信就是『鎖』,銀環就是『鑰匙』,只要把信上的蠟和魔法用『鑰匙』解除後,『鎖』的真正形態就會現身。據戴銳堊所說,『鎖』的真身是魔導防護炮,而『鑰匙』就是炮彈。目前戴銳堊所處的國家——段月國被魔獸族盯上了,七十萬魔獸族大軍在段月國西北方向30公里處移動,大約再三日就會到達內帆城,所以才會以同盟國的身份向同樣來自段月國的莫奈借下能以一敵七十萬的終極兵器。但由於第一發的彈藥填充速度耗時需久,射程範圍也只有一公里,所以身手不凡的成敬就要擔任守護的責任。

「當然,我們這邊也會給予對等的報酬。除了戰鬥所得的經驗值以外,我們願意支付1枚紫鐵幣給你們。所以,請救救我國。」

戴銳堊認真地低頭請求着成敬。一個國家願意付出接近0.5%的國庫資產拜托一名初次見面的冒險者,可想而知情況有多危殆。成敬也並非冷血之人,沒可能能夠看着數十萬人死去而無動於衷。

「我知道了。好吧,我接下這個任務。不過,我有個條件。」

「是甚麼條件?」

「把80%給我的錢以我的名義拿去改善軍事設備、基礎建設、國民教育等等的國務事項。作為交換,當我需要幫忙的時候,你們必須要第一時間協助我們。」

戴銳堊由不安的表情轉化為驚愕不已。

「如果是不會導致我國國民大量死傷的協助,我們樂意接受這個條件。」

「我們只是需要一點點的後盾而已,在必要時候說兩句話就已經能幫大忙了。」

「那好吧,交易成立。」

「交易成立。今後拜托了。」

培莉看着正在握手的二人,不知不覺地產生自己走錯地方的感覺。

「成敬大人,讓我知道你和別國的契約真的好嗎?」

「也許不太好,不過也沒辦法,不可能把你一個人拋在旅館裏。」

成敬之所以想要國家級的後盾,全因成敬看穿了阿爾法德對自的執着。然而,讓身為王女的培莉卻在場旁聽一切,就如把自己的弱點暴露在敵人面前,無謀至極。但是,旁聽的人只有培莉的話,就一切都沒問題。

「只是,我相信培莉你明白我為何這樣做。」

「⋯⋯對不起。」

秒速明白的培莉不自覺地道了歉,把戴銳堊弄得一頭霧水。不過,懂得洞言察色的戴銳堊沒有刻意深究。

「我差不多該走了。三日後的護衛任務,就交給你了。」

「啊啊。」

語畢,房間就只剩下培莉和成敬。

「真是位不太像國王的國王呢。」

「雖然有點失禮,不過我也是這麼想呢。」

二人相視而笑。

「我們也走吧,成敬大人。」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