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多月的大學生活後,我成功找到每一科的Groupmate,但全部都做不了朋友,甚至上課時也不會一起坐。

「啊.....又九點堂,好眼訓。」

起床後,我看看電話,只是八時五十分,但Ronald已經不見蹤影,這學霸一大清早去哪玩了。

我稍為梳洗一下,穿起拖鞋便下去上課。

宿舍生活就是這樣頹廢。



九時十分,剛踏入課室,發現只剩下幾個座位,你們是否生病了,這麼準時。

「唔該,呢度有冇人坐。」

「喔!冇呀你坐啦。」

好悶,今天還要學什麼古典詩詞。

「你地做左呢張工作紙先。」Professor說。



下次早點說,我只帶了平板電腦下來。

「..............」

我看著眼前的工作紙發呆。

「你...冇筆?洗唔洗借比你?」

旁邊的女生把原子筆遞給我。



「哦,唔該。」

下課後,我便獨自走回宿舍。

沒辦法,毒撚就是這樣。

糟了,忘記把筆還給那個女生。

明天再還好了,反正有課。

「喺邊呢.....」

翌日,我剛踏入課室便嘗試尋找那個女生。

稍為看了看之後便發現了她,她旁邊仍有空位,於是我順便坐了下來。



「呃,比返枝筆你。」

「呀!原來我唔記得左!」她的表情異常驚訝,仿似她才是忘記了還筆的人。

我隨便笑了笑。

「又做工作紙。」幸好我早已預備。

我瞄了一瞄她的工作紙,上面的名字是。

Kimberly Kwok?

中文課寫英文名,是否有點奇怪。



不過其實有學生編號就可以辨認。

反正大學生都是自由奔放,誰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