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天空掛著恍若鐮刀的月光,刺眼的白光照向大廈的窗戶。窗戶裡的睡房空無一人,然而卻播著嘈雜的音樂。
 
「Feel it closing in, the fear of whom I call.」睡房裡的CD機響起Joy Division歌曲Digital,據聞此曲乃該樂隊於1980年Live演出最後一首歌。該Live結束後,樂隊主音Ian Curtis自殺身亡。單位大門被人猛力拍打,可能是居民對這裡大聲播著音樂不勝其煩,要上門投訴,但是無人應門。那位住戶到了哪裡?
 
該單位廁所裡,有位男子拿起消毒藥水滴露。他扭開瓶蓋,其後將液體直灌喉嚨。這人竟然想告別這個世界!
 
「Day in, Day out!Day in, Day out!Day in, Day out!」Joy Division主音不斷咆哮,聽似要將他內心不安叫出來,教人心寒。單位大門終於被人強硬撞開,那人身穿灰色背心,戴著黑框眼鏡。四眼男子拿著木棍,怒氣沖沖的奔向走廊處,看來要找那自殺男子算帳。
 
「媽的!叫了你很多次,聽音樂不要那麼大聲!看來要給你一點教訓!」四眼男子一腳踢開廁所門,他眼前有名男子倒在地上!消毒藥水跌於地板,而該自殺男子則口吐白沫,於鬼門關徘徊。
 


「糟了!我來叫你不要那麼大聲,不用自殺!我不想被人懷疑為殺人兇手!電話,電話在哪裡?」四眼男子心裡驚叫,恐懼情緒蓋過了剛才的憤怒。他焦急的跑向客廳,拿起該處電話話筒。
 
「喂?九九九?有人喝了消毒藥水滴露暈倒了,我們在…」報警過後,自殺男子被送往鄰近醫院。他因何事自尋短見?
 
經過急症室醫生搶救後,那人拾回了一條命。只是他於病床醒來後,發現自己不能說話,喉嚨腫痛無比。
 
「關文毅先生。」醫生拿著那自殺男子文毅病歷,文毅在醫院接受數星期治療後,終於可以出院。他現時與醫生會面完畢後,就能離開這裡回家。
 
「你的聲帶受損,可能要數個月後才能說話。這段時間你生活可能比較麻煩一點。期間儘量不要進食刺激性食物,最重要的是避免煙酒。」醫生目無表情的叮囑著文毅,他猶如啞巴一樣對著醫生點頭。
「要數個月才能說話,難道要我瑟縮於家裡度日?我如何上班?」文毅心裡充滿無奈之情,自殺未遂的代價乃令他於這段時間變成啞巴。這人暗暗責罵著自己的愚蠢,同時經過一次自殺後他開始懼怕自尋短見。文毅已失去勇氣再死一次。


 
出院後,文毅決定向公司申請數個月長假。上班需要與同事及上司溝通,暫時成為啞巴的他,差不多失去工作能力。他於紅綠燈前拿出手提電話,用Whatsapp程式與人事部同事聯絡。
 
「Mary?對不起,我要申請數個月病假。醫生與我做了聲帶手術,未能說話。」文毅手指按著電話屏幕,心裡害怕人事部同事Mary拒絕他的病假申請。他打算回家後用手提電話拍下醫生紙及請假紙,以免被上司批評他沒有跟從程序放假。
 
「好的,記著事後補回醫生紙及請假紙正本,好好休息。」Mary批准了他的病假。那人視線投向手提電話屏幕苦笑,希望數個月後自己職位不會被人取代而失去工作。
 
「於香港這個都市,上班就是一切。不能上班,與殘疾人士無異。」文毅內心吐著苦水,越過交通燈。
 
橫過數條街口,文毅回到自己所住大廈。他於地下大堂靜待著電梯,計劃著於這段假期做甚麼事。


 
「租借電影光碟?去外地旅行?不能,去外地旅行太麻煩。我現時變了啞巴,萬一要問路的話…看電影,現時沒有心水選擇。唉!」電梯門打開,文毅低頭想著走向電梯處,差點撞到了出來的四眼男子。
 
文毅對著四眼男子鞠躬表示抱歉,他抬頭望到那四眼男子一臉驚恐,看來他生怕文毅突然做出任何傻事。
 
「先生,你冷靜點!不要亂來!生命滿希望…」那個救命恩人尷尬的笑著,然後快步離開大堂。文毅他看著該四眼男子背影,心裡百感交雜。保安看見四眼男子奇怪舉動,徐徐的走向文毅面前。
 
「你與凱光發生了甚麼事?」保安極力掩飾著自己的好奇心,向文毅詢問他與那四眼男子凱光之事。文毅他搖搖頭,表示沒事發生。電梯門再度開啟,他走向電梯,留下保安茫然的站於大堂裡。
 
回到家裡,文毅慢慢走去睡房。他想起自己買了網絡作家新出版的小說,自己還未觀看。他決定要細心閱讀,投入作者建構的世界裡。
 
「連他也出書了,即是證明你肯去寫作,就有機會得到出版社青睞。想了又想,我之前好像試過於網上討論區寫小說。之後因為人氣低落,並且工作繁忙,慢慢放棄了寫作。好不好於這段假期開始寫新作品?」他放下手裡的小說,腦裡浮現出一個想法。文毅構思著故事題材,寫愛情故事?還是色情小說?
 
「不要寫小說吧!之前有位網民不斷於討論區狙擊我,我變成啞巴都是他害的!」文毅想起之前於網上討論區的不愉快事,突然猶疑了。文毅走向睡床旁的CD櫃,拿出一張CD。他決定要聽聽音樂,放鬆心情。
 


「聽完音樂才考慮寫小說一事。」文毅心想。當他將CD放進CD機托盤之時,想起了之前凱光向他投訴聽音樂聲量過大。他於電腦桌上拿起一部Sony Discman,並將CD放進去,其後文毅他拿出耳機,並將耳機插進去Discman耳機接口。
 
「這樣便不會騷擾到別人。」音樂響起,將文毅與現實世界隔絕起來。他開啟電腦,一邊瀏覽著討論區一邊聽著CD。
 
「去吧前去吧,沿途雖風霜冰冷…」Discman播著陳奕迅sidetrack《今天等我來》,歌者恍似鼓勵著文毅不要放棄,幹自己想幹的事。歌唱完了,文毅心裡已有決定。
 
「決定寫作吧。不過待到明天再算,今天已有點累。」文毅將CD放回CD櫃,並收拾好耳機及Discm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qgFGqJz9yc
joy division digita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jRceR22Nbg
陳奕迅 今天等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