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妳滿意嗎?」檸檬茶喝完後,佐敦向著黛雅笑問著。啞巴雙眼望著佐敦並點了頭,他又點頭回應著。
 
「我有事要出去,不需預留我午飯,OK?」佐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其後再走向門口。今次黛雅沒有阻止佐敦,任由他離去。「嗙」一聲,大門被關上。黛雅走去木桌拿走兩隻剛才盛裝著三文治的碟,然後於廚房洗碟。
 
「忘記那兩包飲盡的紙包垃圾。」黛雅心想。洗完碟後,她走去客廳拿走那兩包垃圾,再將其拋進垃圾桶。
 
接著,黛雅開了客廳裡的電視機。電視機乃黛雅唯一娛樂,每天她就這樣看著電視節目,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
 
黛雅不用上班,因為表哥灘叔每個月都會寄錢給她。她不用擔心生活費問題,只需好好過日子,不用知道那筆錢灘叔怎樣賺取到。
 


「好了,錢放好了。快要到一時了,不如回去吧!看看灘叔有沒有寄那部Nokia電話!」佐敦走回黛雅所住地方。
 
「這次好了!真的收了一部Nokia手提電話。那就證明有新工作!」佐敦拿著Nokia手提電話返回黛雅住所,今次灘叔將手提電話及目標人物相片放到鄰近商場的儲物櫃裡。
 
「今次目標人物,看來不似是黑道人物。」佐敦於大廈後樓梯看著那幅相片,相中的男子戴著黑色粗框眼鏡。
 
「那個Broken Toy…我父親怎樣牽涉其中?」車裡伊臣向著司機項友問道,交通燈剛剛轉了紅燈,白色豐田汽車於交通燈前停下來。
 
「這是一匹布那麼長的故事…」項友慢慢提起他與伊臣父親光亮追捕Broken Toy的往事。
 


「又有一位黑道人士死掉了,殺人手法相當熟練。」警局裡光亮向著同僚項友說道,項友點頭表示同意。
 
「今次的殺人手法又與之前的差不多一樣,看來是專業殺手。那班專業殺手,會有一套方式令目標人物置諸死地。細心查查死者,就會知道是哪位殺手的傑作。」項友向著光亮笑道。
 
「那個殺手,根據我線人的線報,叫做Broken Toy。聽聞無人見過他真面目,除了死者。委託人要指明Broken Toy殺其指定人物,要將資料放到某一大廈信箱。交錢方式…又要派人去商場或是公園放下報酬,讓殺手自行收取。總而言之,連委託人也沒有見過那位殺手!」光亮說道。
 
「你的線人知不知道Broken Toy匿藏地點?」項友向著光亮問道。
 
「次次線人給我的線報,一不是過時,就是不準確!而今次線人信誓旦旦,說這個線報千真萬確…」光亮向項友報告Broken Toy匿藏地點,兩人決定這晚來個突襲,將殺人犯繩之於法。
 


「需不需要要求增援?」夜裡,項友駛車來到Broken Toy所住唐樓對面街口。坐於乘客席的光亮猶疑著,但又覺得殺手只得一人,兩人足夠應付。
 
「項友,不需叫增援!Broken Toy那麼喜歡埋伏人,今次我們警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下車吧,不用擔心。」光亮瀟灑的笑著,開了車門下車。
 
「不是呀,光亮!我有一股不祥預感…算了,我相信你的判斷!」項友心裡想著,他跟著光亮走去唐樓方向。
 
「我的兒子剛剛大學畢業,他向我說自己要投考警察!我記得他小學時寫我的志願,寫要當上警察。那篇作文九十七分,乃全班最高分!」光亮將唐樓鐵門打開,談起他的兒子伊臣。
 
「作文九十七分?你的兒子真厲害!我次次作文,也是僅僅合格!最高分那次拿了六十四分,寫了甚麼反而記不起了!」項友搔了頭答道。
「捉拿這位Broken Toy後,我才向你談談我引以為豪的兒子!實在老懷安慰…」光亮笑道,兩人慢慢走著樓梯。眨眼間,兩人走到Broken Toy所住單位門前。
 
「你懂不懂得開鎖?」項友向著光亮問道,兩人心知踢門會打草驚蛇。
 
「今天我早有預備,帶了兩條髮夾!」光亮拿出兩條髮夾,然後嘗試弄開門鎖。數分鐘後,門鎖已被光亮弄開。
 


「很快就解決那位殺手!」光亮說道,然後靜靜的推開木門。兩人慢慢的走進單位,徐徐的步向客廳。
 
項友向著光亮搖頭表示沒人,其後兩人搜了單位裡差不多所有房間,沒有發現Broken Toy的蹤跡。最後項友兩人來到最後一間房門前,光亮一馬當先走上房門預備將門打開。
 
「砰!」房裡有人開槍!子彈穿過木門,打中光亮額頭!項友一臉驚愕,無助地看著光亮倒地而亡。接著房裡那位相信是Broken Toy的殺手不斷開槍,項友移去另一房間避開槍擊。
 
「Calling 總台,要求增援!」項友向警局要求增援,此時槍聲停了下來。項友覺得今次要拚了命,為光亮報仇。他衝去殺手身處房間房門前,用力一腳踢開門!
 
「人呢?仆街!到了哪裡?Broken Toy!我要報仇!」項友拿著槍指著窗口,殺手早已逃之夭夭了。單位裡只餘下光亮的屍體與失去伙伴的警察,其身後門口被子彈射出一張笑臉,似是嘲笑項友光亮兩人不自量力。
 
項友走到光亮身前,全身酸軟的跪地。他望著光亮死不瞑目的樣子,右手幫他閉上雙目。
 
「對不起,我應該儘早要求增援!」項友對著光亮屍體痛哭,他的生死之交就這樣與世長辭了…
 
「之後有沒有關於Broken Toy的線報?」伊臣忍著淚向著項友問道,聽到光亮如何慘死令他再次憶起當時喪禮時愁雲慘淡的情景。


 
「除了他繼續殺人,再沒任何線報!那個線人後來橫屍街頭,相信是Broken Toy做的好事!」項友說到此處,車子已駛到了警局。
 
「張Sir,你先回去!我去便利店買東西!」伊臣下車向項友說道,然後走去便利店。途中,伊臣拿起手提電話瀏覽討論區。他發現有篇於講故台發佈的帖子上了熱門,按下連結一看究竟。
 
「真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叻君那篇殺手無夢其中一個情節,與新界之虎之下場差不多一樣。」伊臣對「叻君」的網絡連載小說不以為然,其後走進便利店。他怎會知道,這篇故事與項友追捕的Broken Toy有著莫大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