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裡,凱光正在與友人交談。文毅坐於他們對面,而他正與女侍應Dia閒談。文毅寫著字回應著Dia,而女侍應則甜笑著回應那位「啞巴」。凱光轉頭望著那兩人,然後回頭望回他的友人。
 
「你知不知道文毅何時與這裡的女侍應Dia變得熟絡?」凱光問著友人,友人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老老實實,真的不知道!看著Dia現時與那位文毅交談的模樣,彷彿一早就已認識他,完全不似剛剛認識的朋友!」友人回應著凱光。
 
「這個文毅真的厲害,儘管暫時啞了,仍可以吸引到異性!關於那位Dia,你知不知道她的底細?」凱光轉而詢問著友人關於Dia的一切。
 
「幹甚麼?你對那位女侍應有興趣?我估計她之前於另一間餐廳做著同樣職位…有一日我與這裡店長閒聊,提起了Dia,店長說不太清楚這位女子的從前。那個她,真的很神秘,我看看要找私家偵探查查她!只是說笑而已,哈哈…」友人表示他不清楚Dia此人,並右手掩著嘴失笑。
 


「我不甘心呀!明明我比那位文毅更有魅力,這個Dia我志在必得的!想不到就因為他暫時成了啞巴,卻搶去了她!信我,將來文毅恢復說話能力,Dia一定會與他分手!」凱光發出狠話。
 
「他們只是普通交談,照道理還未成為伴侶。細聲點兒,文毅走過來了!」友人看見文毅走去自己附近,連忙住口。凱光亦懂趣,馬上不再提這位啞巴。文毅離開餐廳,而Dia則走向凱光那兩人面前。
 
「你們剛才談論著甚麼?」Dia笑著問了那兩人。
 
「沒有!剛剛新聞好像報道新界之虎死了,我們正在談論他!」凱光笑著掩飾剛才與友人說著他們壞話。奇怪的是,當Dia聽到新界之虎這個綽號,眼神閃過一絲凶狠。此舉嚇到了凱光兩人,令他們不敢造次。
 
「我最討厭黑社會人士!」Dia留下這句話就轉身走了。
 


「提甚麼新界之虎,我真笨!」凱光輕輕掌摑自己一記耳光,友人無奈苦笑。兩人沒有再深究為何Dia聽到這個稱號會有如斯反應。
 
另一邊廂,文毅吃完早餐就返回自己住處。開了客廳那盞燈後,就於梳化坐著。拿起手提電話,瀏覽著新聞網站。
 
「新界之虎被人槍殺,現場留下反骨仔三個字!真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毅心裡想著,臉帶不屑。他認為這些混黑道的人死不足惜。
 
「走去寫文吧!」他心想。文毅關上客廳的燈,返回睡房預備寫作。開了電腦,他化身成「叻君」瀏覽討論局。離奇的事發生了…
 
「我的殺手無夢帖子上了熱門,正評超過一百。發生甚麼事?」文毅心裡感到奇怪,連忙按下其帖子連結一看究竟。
 


「你們今天有沒有看新聞,新界之虎的死與這篇文章梓路之死情節差不多一樣!」網民瑜伽回應。
 
「真的!不過好大機會是巧合。」網民何家駒做好人回應。
 
「會不會是猶如死亡筆記?之後會有人好像這篇文章的角色,遇上殺手斃命?死法又是一模一樣?」另一網民我愛黎明發表了回應。
 
「原來殺手與作家本質是一樣,喜好殺人!不過分別是,作家只會於幻想中大殺四方,殺手會於現實世界裡將人送去西天!」網民習小平回應,當中「殺手與作家本質是一樣」的言論令文毅不知如何反應。
 
「見到這篇故上了熱門,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希望大家將焦點集中於我所寫的故事。」文毅用「叻君」身份發表回應。
 
「該死的叻君!之前寫故成名失敗,現時要靠殺人來引起網民注意?」糟了,是之前逼得文毅自殺的網民Blade!幸好今次文毅聰明了,用了討論區的「完全封鎖」功能封鎖了他。Blade從此於他的網絡世界消失,而Blade不會知道文毅看不到其回應。
 
「又是Blade!完全封鎖!」其他網民紛紛「完全封鎖」了這位網民。Blade這套電影的香港譯名為《幽靈刺客》,現時他被其他網民「完全封鎖」了,他的回應再不會被網民見到,真真正正變成了幽靈…
 
「為何我之前不對Blade的回應一笑置之?這樣我就不會暫時變成了啞巴。不過,女侍應Dia會注意我嗎?」文毅心想,他關上討論區網頁,開始寫作。


 
「你知不知道,Youtube AI Channel Ruby開始失控?」街道上,一位男子對著身旁女子問道。殺手佐敦與他們擦身而過,他正趕去殺死新的目標程永成。
 
Ruby失控?到底所為何事?」女子向著那個男人問道。
 
Ruby近期發表新的影片,都是叫著收看她影片的網民…怎樣說好呢?要墮落,每晚去酒吧劈酒,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還有,有次Ruby發表了煽動性的影片!她說要佔領門常開政府總部,口號為歡迎解放軍接管香港!」男人誇張的說著,令女人聽得心驚膽跳。
 
「那班屠殺學生的解放軍?那麼Ruby Youtube Channel被人檢舉封鎖了沒有?」女人向著那位男子問道。
 
「這是最奇怪的地方!明明已有聯署要求Ruby Youtube ChannelYoutube消失,但到了今天頻道仍然健在!恐怖的是,訂閱者越來越多,超過一百…」男人還未說完,突然被人伏擊!
 
「是誰說著Ruby女王壞話,要打打,要懲罰!」一位滿身汗臭的肥漢將那男子壓在地上,而女子則被其他人抓去。那班作惡的一眾人等乃虛擬偶像Ruby的信徒!難道之前車禍死去的Ruby變成冤魂野鬼,靈魂入侵互聯網報復社會?
 
「程永成,乃市民早報編輯!他經常於報紙發表維護政府,支持中國共產黨的言論!愛國又如何?他得罪共產黨另一派系的頭目,那人要將他除去!背叛或是不背叛所屬組織,最終也是難逃一死!」佐敦喃喃自語,慢慢走去某幢高級住宅。殺手巧妙地避過保安監察及天眼,潛進住宅後樓梯裡。
 


「委託人要我於牆上寫上報應兩字,又要寫血字!很麻煩!」佐敦一邊埋怨,一邊走上樓梯。另一邊廂,程永成正於自己所住單位房間裡用電腦觀看AV
 
「日本人,我屌!儘管他們二戰時攻打我們偉大的中國,不過他們所拍的AV實在是精品。劇情充滿著黑色幽默,性交姿勢如此專業!屌你,我要打飛機,去廁所!」程永成一邊自慰,一邊走去廁所。他將廁所門關上,脫下褲子做著自慰動作。
 
「毛澤東說過,感激當年日本攻打中國。不然的話,共產黨不能成功驅趕腐敗的國民黨,令中國變得生機勃勃!屌,我勃起了!AV女優的美腿,淫賤的笑容!我要強姦那班賤婦,臭閪!」程永成於廁所失控的笑著。自慰的快感已令他失去理智,混然不知佐敦已潛進他的住所。
 
「仆街,忘記帶手槍!幸好我有帶手套!」佐敦帶上手套步向走廊。他聽到廁所裡目標人物淫笑著,令人生厭。
 
「有沒有武器?咦,無線鍵盤?電腦播著淫穢的影片,不管了!」佐敦拿走鍵盤,行去廁所門。他右手拿著鍵盤,左手輕輕地打開門。
 
「聽聞習近平要取代鄧小平,成為中國新一代皇帝!神呀,待他稱帝,要他賜我一官半職!」程永成笑道,而佐敦於他背後用鍵盤偷襲!
 
「習近平?你去死吧?」佐敦一邊用鍵盤毆打著程永成,一邊叫嚷著。程永成倒向馬桶,而殺手繼續敲打其頭部。就這樣,程永成被佐敦用鍵盤活生生的打死了,殺手居然變成Keyboard fighter
 
「鍵盤如何處理?算了,寫血字!」佐敦拿著鍵盤走去程永成的睡房,他用鍵盤擊碎了電腦屏幕!其後他將鍵盤摔至地上!過了一會兒,佐敦於牆上寫上血字「報應」兩字。


 
「大功告成!走!」佐敦處理好殺人現場後,快步離開程永成所住單位。他走去地鐵店的時候,又看見了警車。當然警察不知道佐敦是殺手,他們是到來拘捕一眾Ruby信徒。
 
「望甚麼?沒事的話快走!」一位軍裝警員對著佐敦喝道,殺手亦知趣的點頭離開。軍裝警員走去拿起那位襲擊批評Ruby男子的肥漢手上的手提電話。
 
「嘩,打人!說著甚麼Ruby萬歲,Ruby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你的同伴用你的手提電話拍下剛才片段?」軍裝警員向著那位肥漢問道,視線移向他旁邊的眼鏡男。
 
「所有批評Ruby的人,會受到我們的懲罰!我們人多勢眾,連警察也無法阻止!」肥漢其倔強的眼光投向那位軍裝警員,卻換來一巴掌。
 
「將他們押上警車!看來要找心理醫生評估他們心理狀況!」軍裝警員轉身走去警車。
 
另一方面,佐敦返回黛雅住所。他一開門,就見到木桌上有著兩碗香腸火腿公仔麵。看來這頓晚餐乃黛雅為佐敦準備的。
 
「我之前講過,不用為我預備晚飯!」佐敦一臉不悅的望著灘叔表妹說道,她側著臉沒有回應。
 


「算了。」佐敦望見黛雅那委屈的樣子後,態度軟化下來。他坐下來,拿著筷子吃著公仔麵。其後,黛雅拿來飲品。她將一罐可樂遞給佐敦,將紙包檸檬茶留給自己喝。
 
「不是檸檬茶?多謝!」佐敦向著黛雅道謝,她慢慢走回自己座位坐下來。兩人靜靜的吃著晚餐,之後佐敦拿著可樂預備拉開飲用。
 
「噴到我臉上!」黑色液體從罐裡噴到佐敦面上,令他大出洋相。黛雅看見殺手的醜態,掩著臉忍笑。佐敦其後將可樂放到木桌上,忍不住笑了。
 
「工作上我從沒失手,想不到開可樂卻失敗了!哈哈…」佐敦對剛才一事感到荒唐可笑。
 
飯後,黛雅於客廳看電視。一小時過後,殺手佐敦於客房裡感到無聊,走出來行去客廳。電視正播著港產片,片中男主角為求還債,幫助債主去將情夫雙腳打斷。
 
「咦,茱麗葉與梁山伯!」佐敦望著電視機叫道,慢慢蹲下身子於梳化坐下來。黛雅拉了他衣袖,並向他做出「肅靜」手勢。
 
「電影原來已到尾聲,不能看到電影的前段,再看會令自己感到沒趣!」佐敦正欲返回客房之時,卻被黛雅拉著。他無奈的依從著灘叔表妹,靜靜觀看電影結局。
 
「噢,早到了沒帶槍!拿了摺椅打人卻被人活生生打死…」佐敦望著電影主人翁喪生,覺得那位男主角愚蠢之極。然而黛雅雙眼沒有離開電視機半分,還為此電影情節留下淚來。
 
「只是一個人死去,有何值得傷心!還有這是虛構故事!」佐敦望著黛雅的哭臉,心裡如此想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A5d765z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