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鬧鐘猶如雞鳴聲般響起,喚醒文毅這位上班一族。美好的一天開始了,像他這樣的市民預備上班賺錢。
 
「咦?鬧鐘那麼快響的?」睡床上的Dia睡眼惺忪,看來她這次睡眠質素極差。文毅轉身望著仍在迷糊狀態的Dia,突然偷襲吻向這位伴侶。

「嗚!Honey你真壞!我未預備好你的Morning Kiss!」Dia笑道,並拿起枕頭作勢要拍打文毅。他傻傻的笑著並格擋著另一半的反擊,似乎樂在其中。
 
「夠了夠了!我要去梳洗!我父母應該比我們早起床,可能等著我們吃早餐!」文毅恍似逃難一樣跳落床,離開睡房走去廁所。文毅逃兵的模樣,令Dia哭笑不得。
 
文毅與Dia梳洗過後,兩人走到客廳。客廳裡的收音機播著電台節目。電台DJ剛剛播放陳百強的名曲《長伴千世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JOSvujFwPU
 
「就讓我心永遠的交給了你,浪漫愛火我每夜回味。」收音機響起陳百強完美的歌聲,文毅記得這首歌是父親最愛歌曲。
 
「吃飯了!」文毅母親早已預備好每人一份雞扒滑蛋,附加一杯咖啡。文毅望見自己母親,心裡泛起一股違和感。
 
「之前不是於醫院…可能我未睡醒,將自己所寫的小說與現實混淆!」文毅雙手輕輕拍拍自己臉頰,慢慢的坐於餐桌旁,心裡奇怪感覺一掃而空。面前的父親正在翻閱免費報章,母親走到他身邊輕拍其膊頭。
 
「父親,吃早餐!看報紙遲點才看!」母親勸著父親,父親無奈的將免費報章拋向身後的梳化。四人拿起刀叉,開始享受這次精緻的餐點。
 


「比大家樂的雞扒餐更好!鮮嫩多汁!」文毅心裡讚嘆著,臉上難掩欣喜之情。Dia一邊吃著一邊偷看另一半的側面,母親看著她忍不住笑了。
 
「剛剛新婚,還在蜜月期!」母親笑道。
 
「當然,每日也在熱戀中狀態!」文毅一邊咬著雞肉,一邊回應著母親。父親望著兒子,拿起杯喝咖啡。
 
「老公,你決定接著的Honey moon去哪個國家?」Dia突然問起文毅去哪處渡蜜月,父親聽到差點噴出咖啡。
 
「Honey Moon渡蜜月?唉我豈不是有一段見不到兒子你?」父親不捨的說著。
 


「現時科技發達,老豆你可以靠著視像通話與我倆溝通!不管是否分隔兩地!Honey去日本好不好?」文毅問著身旁的Dia,她思考著是否同意還是提議另一個好去處。
 
「日本啊…去大阪還是東京?」Dia問道。
 
「去東京,想上去東京鐵塔!一起上去拍張世紀大合照,證明自己乃世上最幸福的男人!」文毅想也不想就這樣回應。
 
「阿仔,做人不要太招搖張揚!之前叫你不要每每將與Dia的合照放上Facebook,以免別人妒忌詛咒你!」母親苦口婆心的勸告著。
 
「阿媽,不會的!況且我也不信那些詛咒會害到我們家庭!」文毅回答母親叫她不要擔心,母親搖了頭沒有再作回應。
 
「沒有人可以詛咒我們!如果我見到誰人詛咒我們,我去殺死他!」Dia開玩笑說道,文毅對這個玩笑驚多於喜。
 
「妳…妳真的殺人?」文毅一臉慌張的問著Dia,她微笑著。
 
「我說笑而已,用不用如此上心!」Dia忍不住笑了起來,家裡其餘三人亦同時大笑起來。之後大家八無禁忌,於餐桌上有話直說。


 
「叮噹!」家裡門鈴突然響起,全家人心裡想著誰人如此早拜訪他們。文毅喝完他的咖啡,站起來走去大門前。
 
「速遞送貨?但現在還那麼早?」文毅心裡疑惑何人那麼早走上來,他扭開門鎖並打開大門。
 
「砰!」文毅額頭突然中槍,訪客居然為他們送來一發子彈!這位不幸的男人倒在地上,家裡Dia三人兀然於客廳裡消失。
 
「碰!」文毅從睡床滾落跌在地上,突如其來的惡夢殺得這位啞巴一個措手不及。文毅慢慢爬起身,坐上睡床。他四處張望,仍是熟悉的睡房。
 
「我夢見…夢見死去的母親安然無恙。夢見自己搬回去與父親母親一起居住。還…還與Dia結婚。明明很甜蜜的夢境,突然我被人殺死,所有事結束了。甚麼惡夢來的?」文毅驚魂未定,心裡不息的尖叫著。
 
「會否我寫小說過度投入,小說撕殺情節於我夢中出現?」文毅腳步蹣跚的走到電腦枱前,開啟電腦看看討論區。
 
「少女家中被人殺害,父母涉嫌疏忽照顧兒童導致她死亡罪名被警方拘捕。」某網民於討論區張貼這篇新聞,有人發現這位少女古詩井乃惡名昭彰的Blade。
 


「真慘!啞巴,被父母禁錮於家裡叫天不應!」
 
「難怪她於討論區行為恍似瘋子!之前恐嚇某某要殺死他,原來想警方上門令她脫苦海!」
 
「我好像見過他父親,之前西鐵站穿著白衫追打市民!現時竟然被自己人拘捕,惡有惡報!」
 
「這位父親記得之前是警察,後來不知因何原因不再做…」網民紛紛討論著古詩井的父親,無人理會古詩井的死法與關文毅所寫的故事差不多一樣。
 
「那個古先生之前出現撐警集會,於台上高呼對示威者殺無赦!會不會他請人殺死自己女兒?」某網民發表這個推論。
 
「Blade…即是死者也是五毛!她支持解放軍鎮壓香港,雖然…」網民爭論著死者生前於討論區的反社會行為。
 
「她被父母長期虐待,精神狀態不太穩定!她與我們受壓迫的香港人一樣,也是中共管治下的受害者!」
 
「有無人知道古詩井…即是Blade的喪禮何時進行?我是她的幼稚園教師,看見她這樣我有點內疚!她於幼稚園就讀時,我發現…她好像有被人虐打的痕跡。我沒有理會…」另一位網民發表回應。


 
「有沒有搞錯!你早一步發現,就不會有這樣慘況發生!」某部分網民開始聲討這位教師。而文毅則看著這個帖子,不知怎樣才好。
 
「新聞報道古詩井乃被人用鍵盤活生生打死,實在太巧合了…我間接殺死了她?」文毅心裡對自己小說情節於現實發生感到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