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曲折下,古詩井喪禮籌備完成。喪禮由她的親戚及部分來自討論區的網民準備,有的網民因為內疚而來,另外的乃死者生前的同學或教師。喪禮最終於紅磡世界殯儀館舉行,死者父母由於被拘留無法前來。
 
「聽說她小學畢業後,就被父母禁錮於家裡不准出來…」喪禮裡一位女子對於自己男性伴侶低聲說著。
 
「我姐姐…記得她之前於那位古詩井就讀的小學做過社工。她曾經質疑古詩井於家裡被父母暴力虐待,然而學校不讓她做家訪與報警…」那男性伴侶回應她。
 
「甚麼學校來的,為了校譽置學生安危於不顧。」女子憤怒道,兩人其後談論圍繞著古詩井的話題。喪禮另一邊,某位戴著眼鏡的男青年用著手提電話瀏覽討論區。討論區有則熱門帖子「黑警隨街打人」。
 
「甚麼來的?」男青年按下帖子連結觀看,帖子裡有著Youtube影片連結。影片中的主角居然是黑警陳伊臣,他於影片中對著市民叫嚷「認住我呀,仆街!」。想不到伊臣當日粗暴行為,被人攝下公諸於世。
 


「我認得他,他叫陳伊臣!我是他大學同學,那人是條淫蟲!」討論區網民「煙士A」發表回應。
 
「聽說他於大學因為經常偷看女性雙腳,有個花名叫戀腳狂!」另一位網民「我為情狂」附和著。
 
「那個伊臣,記得他父親於一次追捕行動當中中彈身亡。他何時下去,與其父親來個父子重聚!」網民「Dave Wong」回應著。陳伊臣迅即成為香港著名人物,差不多所有市民從影片中目睹他的「英姿」。
 
「死黑警!」四眼男子發出不屑的笑聲,他抬起頭望見古詩井的大頭照。
 
「我記得你父親是退休警察,不知遠在天國的妳對警察有何感想?」四眼男子心裡問著。
 


「Somebody killed little Susie, The girl with the tune…」喪禮中響起King of pop Michael Jackson的歌曲Little Susie,死者古詩井的英文名巧合地也是叫Susie,而非她的網名Bla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LI-K565UM
 
「第二名受害者,古詩井。」項友於車裡望著伊臣,一臉凝重令伊臣不禁冒出冷汗。兩位警察現正身處於世界殯儀館門外,他們認為她的死與殺手Broken Toy有著莫大關連。

「死狀與叻君所寫的簡直一樣!可能真的如你推測,藉著寫小說指示殺手去謀害被選中的目標。那些角色名應該是暗號…有可能那個叻君不只是一個人,有幫手助他安排。」伊臣與項友同時下車,他對著死去父親的拍檔說著。
 
「一個殺手,一個中介人,一個寫小說的做策劃…嶄新的殺人生意手法。寫小說的可能因此成名…」項友喃喃自語,他與伊臣慢慢走去舉辦古詩井喪禮的樓層。
 


「張Sir,我找到那位叻君真實身份!他叫做關文毅,我們可以藉著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名拘捕他!」伊臣於電梯裡向項友提出建議。
 
「證據太薄弱,況且太早抓拿他會令Broken Toy有所警惕!假如輕率太快拘捕這位關文毅,Broken Toy可能再度消失於香港,再也無法找到…」項友反駁道。
 
「我們於街上打暈他,抓拿他到偏僻地點再嚴刑逼供!」伊臣冷冷笑道。
 
「這個…」項友沉思著,而電梯到了三樓。兩人走出來,步往古詩井喪禮的地點。喪禮裡的人見到伊臣兩人,以為他們是古詩井的某某親戚。
 
「慢著,那個人豈不是陳伊臣?」喪裡裡一位四眼男子指著黑警陳伊臣,其他人一副突然醒覺的模樣。
 
「於馬路上突然打人的那位黑警!」女子於座位站起來,驚恐的叫道。
 
「來這裡幹甚麼,死黑警!這裡沒有你要找的示威者,你們連死人也不放過?」四眼男子對著陳伊臣兩人怒吼,此舉惹怒了伊臣此人。兩位黑警突然走近四眼男子,雙方對峙著。
 
「你叫我甚麼?」伊臣壓抑著憤怒問著那位四眼男子。


 
「死黑警!」四眼男子憤怒的回應道,卻換來一下重拳!
 
「死黑警打人呀!癡線架!」喪裡裡眾人起哄,並紛紛圍著伊臣兩人。
 
「差人做嘢!先生現在你涉嫌襲警,我們正式拘捕你!」項友冷冷的說道,為那四眼男子帶上手扣。喪禮裡的人無法忍受兩位黑警的橫蠻,嘗試圍著他們。
 
「不要讓他們走了!」某位女子大叫,其他人繼續圍著伊臣兩人。項友對他們「阻差辦公」感到不憤,突然從腰間掏出左輪手槍!

「砰!」項友對著天花板開了一槍,子彈反彈射碎古詩井大頭照的玻璃框。喪禮裡圍著伊臣兩人的紛紛散開。項友抓著那位四眼男子,用著左輪手槍指著其他人走著。
 
「小心我告你們暴動!」項友怒喝道,他為了報仇連專業精神也撇棄。兩人順利地離開,眾人沒有阻撓。
 
「砰!」審訊室裡,項友左勾拳揮向那位四眼男子。四眼男子無法閃避,連人帶椅跌在地上。眼鏡被衝力擊碎,變成扭曲的鐵枝。
 


「尹子良!」項友叫著四眼男子的名字。
 
「現在懷疑你串謀殺人,你聘請殺手將古詩井殺害!我們會申請搜查令,查查你家中的電腦、衣櫃…總而言之所有地方!」項友恐嚇著子良。明明他心知四眼男子與Broken Toy無關,但他要對言語侮辱警察的人受到一點教訓。
 
「我無嘢講,我要投訴你,我要搵律師!」子良支支吾吾的答道,項友不屑的對著他吐口水。
 
「垃圾!」項友拋下這句話就離開審訊室,伊臣從後跟著。其後子良就被警察拋去拘留所,讓他獨自面對幾塊牆及冷冷的鐵柵。
 
「我們會不會去跟蹤關文毅?」走廊中伊臣問著項友。
 
「遲點再算,我們要去寫報告。」項友回應伊臣。
 
「報告那回事,上司不會認真看的!等等!走得那麼快,我跟不上了!」伊臣叫嚷著,項友走到轉角位就消失於他眼前。與此同時,伊臣的同僚剛剛經過。
 
「咦,我認得你!你是否之後去搜查尹子良的家宅?」伊臣拉著那位男同僚,他點頭回應。


 
「好極,我有事物要送給你協助調查!」伊臣說著,將褲袋拿出一隻USB手指。手指裡藏有台主為他於Deep Web搜尋出的兒童色情照片及影片,以供插贓嫁禍之用。同僚接過伊臣那隻USB手指,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明白之後怎樣做吧!」伊臣拍了拍他的膊頭,就快快的走去水機方向。男同僚望著手上的USB手指,他知道一使用,那位尹子良就前途盡毀…

「別怪我,算是你不知趣得罪警察!」男同僚心裡無奈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