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台主正於自己所住工廈單位用著電腦瀏覽討論區。此黑客於討論區各個分區裡看看有否新奇過癮的帖子以供她消磨時間。沒有伊臣的時間對她而言不算難熬,但總覺得缺少甚麼似的。
 
「其實我不是愛他,只是愛他的身體!雖然伊臣次次不懷好意的望著我雙腳腳趾…」台主納悶道,並下意識的向著自己所穿著的黑色Teva涼鞋望了數眼。她心想女人腳趾有甚麼好看,並憶起那位與她好比雙生兒的加百列。
 
「之前那位被殺的妓女加百列,記得那位網絡作家於帖子裡張貼她穿上Teva涼鞋的Gif圖檔!原來他與伊臣一樣是戀腳癖!」台主想起有趣的事,發出「嘰嘰」笑聲。
 
「但得知最後那位加百列被人捏死,那幅GIF真的有點心寒!」台主嘀咕道。她無聊之下,按下「叻君」關文毅的《殺手無夢》帖子。帖子裡叻君連載著最新的故事情節,台主決定由頭到尾認真再看一次。
 
「灘叔!我想了又想,決定幹完此單殺人工作就退休。」佐敦拿著Nokia手提電話對其中介人說道。
 


「你個人渣,你食咗我表妹先咁講話退休呀!有無搞錯!」灘叔突然對著佐敦怒吼,令佐敦嚇得呆若木雞。當佐敦一提起他表妹黛雅,那個表哥就會異常緊張。
 
「難道要我繼續做,令她過著沒有安全感的生活?」佐敦裝作鎮定的回應。
 
「對不起,我說笑嚇嚇你的!還好呀!唉!個個男人知道黛雅是啞巴後就離她而去。是你才對她這樣不捨不棄!雖然被殺手愛上就有點那個…」灘叔電話中聽似欲言又止,令殺手感到疑惑。
 
「有甚麼事?」殺手問道。
 
「你要小心Ruby AI Youtuber,聽聞她的威力大得可以將一個人洗腦成為她的奴隸,或是變成一隻喪屍失去所有思考能力!現時成個城市有部分人已成為她的跟班走狗…」灘叔勸告殺手小心。
 


「這次目標黃韻明,Ruby AI Youtuber失控與他有關。他既然是發明此程式的技術專員…又是科學家,為何不懂得阻止現時慘況發生?」佐敦向著灘叔問道。
 
「想從中得到利益吧!可能…最壞情況,他想靠著此AI程式Ruby,毀滅整個城市。作為一個中介人,這類瘋子我見識不少!」灘叔無奈的笑道。
 
「我沒有看過那個Ruby Youtube影片,不用擔心!」佐敦回應灘叔。
 
「最怕有人會強逼你觀看!我想黃韻明死後,所有事會平息下來!有緣再會!」灘叔關上電話。佐敦將手上Nokia手提電話拋到地上,「嘭」一聲手提電話自爆。
 
「真的很老土!若非有某某模仿故事中殺手殺人手法,我想此篇大作會無人問津!」台主一邊看著,一邊投訴「叻君」所寫故事爛俗。
 


「Nokia手提電話…居然會自爆!不是殺手佐敦將那部Nokia拋到地面,地面反而會碎裂嗎?」台主繼續從故事中雞蛋裡挑骨頭,作為讀者她有著這權利去評論「叻君」故事優劣。
 
「慢著…佐敦?想不到人名會抄襲吳鎮宇的電影茱麗葉與梁山伯!更可惡的是,叻君這個網名是吳鎮宇另一套主演電影旺角揸Fit人的主角角色名稱!抄抄抄…」台主不滿的跺著腳。
 
佐敦從某個停車場偷走一輛車。那輛車是紅色Tesla汽車,有著全自動駕駛功能。殺手用著熟練手勢令汽車啟動起來,然後踏著油門駛著車子離開停車場。駛到停車場出口之際,他看到一些怪異的事情。
 
「某輛車有隻…一米高的趴趴玩偶?此玩偶坐在駕駛席,怎麼的一回事?」佐敦瞪眼望著不遠處的黑色寶馬汽車,那隻一米高Lovelive玩偶於車輛裡不停的擺動著。
 
「彷彿有著生命力一樣,她看似要駕車離開此處。」佐敦心想道,他望向前方不再理會那隻玩偶。殺手離開停車場後,黑色寶馬汽車突然有動靜。玩偶猶如司機一樣,駕駛著汽車。
 
佐敦駛著汽車前往黃韻明所在的工廠區,車子到了高速公路。沿途上,怪異令人不安的事情開始發生。他從車窗看到高速公路上,有數隻一米高Lovelive玩偶好比司機一樣駕著車輛飛馳著。
 
「一隻啡色頭髮,樣子呆呆的。另一隻粉紅色頭髮,綁著偌大的雙馬尾笑著。另一隻…金色單馬尾,與我之前夾的俄羅斯玩偶差不多一樣。不過變成一米高大小…」佐敦於車裡,隔著車窗望著高速公路上的幾位「司機」。幸好的是那幾位司機沒有作出任何反常動作。
 
佐敦專心的駕駛著車輛,從車窗旁的倒後鏡再看了那位粉紅色雙馬尾「司機」,一個名字浮現於他腦內。


 
「那隻粉紅色雙馬尾也是叫Ruby,莫非是Ruby AI Youtuber追殺我?」佐敦感到一股寒意,大力踏著油門加快車輛速度。為了逃離那幾位奇怪的司機,超速犯法也在所不惜。憑著高超駕駛技術,佐敦大大拋離那數位司機絕塵而去。
 
「目標人物,我們跟丟了。」玩偶Ruby發出聲音,她居然會說話。
 
「不用緊張,他逃不出我們Ruby的五指山。」車輛裡響起一把像是女小童的笑聲,場面有著難以言喻的不協調感。
 
「我擺脫了她們的跟蹤!那數隻玩偶與我之前和黛雅於夾公仔店遇見的店員極其相似!來到工廠區,應該不用面對她們吧!」佐敦排除萬難,來到黃韻明身處的工廠區範圍中。佐敦下車並關上車門,預備於工廠區來回穿梭追尋那位科學家。
 
「一個人影也見不到…」佐敦細聲說著,慢慢於行人路走著。四處也是破舊的工廠大廈,灰灰暗暗的色澤令人感到不太舒服。殺手走到街角處,留意到一幢白色建築物。那幢白色大廈與周遭的工廈格格不入,猶如萬綠叢中的一點紅。
 
「黃韻明這個發明Ruby AI的科學家,應該匿藏於這幢白色大廈。殺入敵陣!」佐敦心裡笑道,慢慢走進那幢白色大廈。殺手於這個街角處消失,工廠區一片肅殺氣氛。忽然有數隻一米高Lovelive趴趴玩偶,正確而言是機械人慢慢冒出來。
 
「其他人呢?」一隻藍色頭髮,笑容怪怪的玩偶問道。
 


「應該快要到來。」另一隻黑色頭髮,高傲笑著的玩偶回答。
 
「又有一隻…」白色大廈裡,佐敦從樓梯口走上頂層。他發現大廈差不多一個保安也沒有,卻有著數隻Lovelive一米高玩偶。他並非知道自己已跌進一個陷阱裡,恍似甕中之鱉。
 
「救命呀!那個叻君真的瘋了,連Lovelive角色也抄!機械人、Toy Story!叻君故事裡一點原創要素也沒有!我要於帖子裡鬧他鬧個狗血淋頭!」台主叫嚷著,預備打著字發表回應。回應打了一半,她那誘人的手指停了下來。
 
「他是那兩宗殺人案的嫌疑犯,我發表回應鬧他豈不是打草驚蛇?不能令伊臣所查案件節外生枝!」台主迅即冷靜下來,繼續閱覽「叻君」故事裡接下來的情節。地板有蟑螂爬著,快快的爬到台主那滲著汗水的右腳腳趾並停留著。
 
「有點痕痕的,不理了…」台主心裡說著,絲毫不理會地下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