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蟑螂爬上去台主右腳腳背,令她感到有點不適。穿著Teva涼鞋的雙腳腳趾不自覺的抖動,令那隻停留於腳背的蟑螂嚇破了膽。再不離開的話,牠就會被台主所穿的涼鞋鞋底壓死。
 
「慢著,樓梯頂層門口被一隻一米高的Lovelive的玩偶擋於我面前…」殺手望著門前的一米「巨人」暗暗的叫道。玩偶似乎不是之前高速公路那種會動的機械人,只是一隻塞滿棉花的死物。佐敦當機立斷,雙手將那隻阻著他的玩偶一抱,然後將它擲向背後的「深淵」。
 
「嘭!」佐敦轉身扶著樓梯欄杆望下去,那隻玩偶消失於那暗黑黑洞之中。他不再理會那隻死物回頭推開那道樓梯鐵門,門裡映入眼簾的是長長的白色走廊。走廊兩邊乃一扇扇白門,裝潢令他想起Matrix第二集通往虛凝網絡創造主的大廈。
 
「想不到居然會有這麼超現實感覺的走廊!奇怪的是走到這裡,仍是一個人也沒有。除了那十多隻的一米趴趴玩偶,想了想令人心裡發毛…」佐敦思忖著。他放慢腳步走去長廊的盡頭,該處應該是他最後一位要殺掉的目標。
 
長廊靜得連殺手那放輕的腳步聲也清晰可聞,他開始懷疑著自是否墮進黃韻詩的陷阱,盡頭的是數位身手了得的保鏢迎接著他。但現時已經沒退路,無法完成任務迎來的是無數同行的追殺。另外被追殺的同時,中介人灘叔和他的「未婚妻」黛雅會有生命危險。以前一無所有,他不介意隱姓埋名避開同行的追擊,然而愛情的出現令自己要思前想後。
 


「哇!廢話真多,有點想去小睡。嗚…右腳,好像有…」台主忍受不住雙腳的痕癢,彎著身低頭看看是否有昆蟲於她雙腳範圍爬行著。那隻蟑螂似乎感應到一股來自台主的殺意,逃命般爬走。快快的越過台主左腳腳背,然後消失於該單位裡。黑客低頭一看,沒有發現類似蟑螂的害蟲。可是她發覺自己右腳腳背、腳趾抽蓄著。
「似乎抽筋了,會不會剛才有蟑螂爬過我的右腳?腳趾好像停止抽搐了…」台主望著停止抽搐的右腳舒了一口氣,跟著挺身視線望回電腦屏幕。她讀到故事中佐敦走到了白色走廊盡頭。
 
「右腳感到有點麻痺,過了一會兒應該沒事的。好的,我要看看叻君你如何完結這段章節!」台主不耐煩的嚷著,嘗試擺動著右腳腳趾驅除那種麻痺感。
 
「黃韻明…」佐敦推開盡頭那道白色房門,跟著走進去並順手將房門掩上。房裡他聞到一股異味,面前突然煙霧瀰漫。殺手驚覺自己中計了,可能聞到有毒氣體。他用左手捏著鼻,慢慢的走著。
 
「殺手佐敦,你終於到來了。」房裡響起一把清澈的男聲。殺手神經質般用握著手槍的右手指著,試著用雙眼找尋著最後一個目標。白霧漸漸散去,佐敦見到一位身穿白色類似醫生袍的短髮男子於椅子坐著,身後放著白色木枱,枱上放著一部白色蘋果筆記簿型電腦。「科學家」與他身旁的物品猶如融入了這間白色房間,只得這位殺手衣著與此處格格不入,像似暗示他是位外來者。
 
「黃,黃韻明。你在玩著甚麼把戲?」佐敦用槍指著科學家黃韻明問道。韻明並未回答,對著殺手露出笑容令他心裡一寒。


 
「為何不即時開槍殺我?殺手不是要眼明手快,看見目標就動手嗎?」韻明反問著這位前來奪命的skinhead男子。
 
「佐敦,你開槍吧!別再呆等…」殺手心裡催促著自己快按下扳機,而韻明的那種壓場與神秘感令他不敢異動。兩人繼續對峙著,韻明不用任何武器就令佐敦停下來令人感到荒謬及有點深不可測。
 
「你害怕著。你那疑惑的臉容令我知道,你心裡有個疑問要由我去解答。不然的話,沒有得到解答而我死掉了,你就帶著那個疑問直到自己回歸塵土。」韻明望著佐敦笑道。
 
「無!我無疑問!我沒有事要問你!」佐敦對抗著心裡的疑惑與不安全感。其實他深信只要處理掉韻明,Ruby AI程式就會自動關掉。但來到這裡,自己的信念慢慢動搖。是否要韻明親自關掉那個Ruby AI程式?殺死韻明Ruby AI程式會仍然繼續維持著?他自己究竟要問韻明甚麼問題?
 
「你身邊的人有沒有看過Ruby AI Youtube Channel的影片?」韻明再問。


 
「灘叔好像說過自己沒有看過Ruby Youtuber,但黛雅呢?黛雅的鄰居有沒有看過呢?」佐敦心裡問著自己。
 
「我好像不記得與你,或其他人說過。Ruby對她的觀眾所施的洗腦效果是永久性的!我停止那個程式運作,只是令局勢不再惡化下去。但那班早已被洗腦的人們,繼續被那個不存在的Ruby控制著自己思想…」韻明繼續解說,但他的態度恍似表示著出面亂局與自己無關。
 
Ruby現時不再是一個AI程式,而是一個概念!一個令人類失控,四處破壞的意念。太難解釋了!假如你只想完成你自己的任務,即管開槍!如果你想這個…想結束這場鬧劇,我只能關閉這個Ruby AI程式。其他事恕我愛莫能助!」韻明看似想佐敦停手,讓他幹自己要幹的事。
 
「你後面的電腦能否連結至Ruby AI程式總機?」佐敦向韻明問道,他認為該目標嚷著不能解除洗腦效果只是說謊。
 
「我幫你解決這個AI,你能夠饒我一命?」韻明詢問著。
 
「你傻了,你生存我如何向中介人與顧客交待?但我可以賜你痛快一死!」佐敦搖著頭叫道。
 
「我明白。」韻明連人帶椅轉身面向電腦屏幕,佐敦繼續指著這位科學家。他對科技等技術一竅不通,只能相信韻明能平息這一切。
 


「這個叻君,佐敦為何不殺韻明?對話莫明奇妙,令人覺得這位作家靈感早已枯竭,靠著亂寫來撐著劇情!」台主對「叻君」拖劇情的行為感到不快。她決定暫時不看,反而靠著自己黑客技術駭入香港各區的閉路電視。她要扮演著上帝,觀察著「世人」於街道、商場或家裡做甚麼事。
 
「你們想去哪裡,與誰人交談,我一一都知道。我要看看你們這群螞蟻,如何於這殘酷世界上生存!」台主作狀的笑著,猶如一位患上「中二病」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