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可以關閉這該死的Ruby AI程式?」佐敦用槍指著韻明背部並恐嚇著他。韻明不為所動,繼續拍打著鍵盤。電腦屏幕顯示著一堆堆意義不明的程式碼,殺手開始思疑著科學家是否捉弄自己。
 
「剛才我說自己未能解除那班人洗腦,可能我要重新估計。我可以從頭設計Ruby AI程式,讓她於Youtube Channel拍一段新影片,用作解除洗腦效果。」佐敦似懂非懂的聽著韻明解釋,但準備著按下扳機。假如韻明做錯一步,佐敦會一槍送他上西天。
 
「弄完那段新影片,再關閉那個AI程式,所有事會結束?」佐敦壓著驚恐向科學家問道。一種不應該有的恐懼,於殺手心裡滋長著。他今次的反常動作,會令自己踏上一條不歸路。
 
「你信不信Matrix電影所言,大部分人生存於Matrix電腦程式構造的虛擬世界而不自知?」韻明問著佐敦覺得無聊的問題。殺手想著目標是否另有打算,藉此問題分散他的注意力。
 
「電影只是電影,與現實世界無關。」佐敦回答道。
 


「我們或許未必生存於類似Matrix的世界。但是,不排除我們生存於某位大作家撰寫的小說作品。我與你現時的對話,只是那位作家安排,我們沒有任何自由意志控制自己…」韻明若無其事的說著。
 
「你瘋了。你太沉迷於科技,和你那該死的自我、封閉的世界。你活在自己的世界,對外面一切一無所知。你的技術只能養活你自己,對社會沒有任何正面貢獻!」殺手反駁目標的胡言亂語。
 
「看著閉路電視有點…悶了。看看叻君在葫蘆裡賣甚麼藥!」台主改變主意,重新閱覽《殺手無夢》現正連載的章節。她讀著讀著,看到韻明那段「驚人」發言後認為叻君…此人他媽的瘋了。
 
「甚麼Matrix,甚麼人們其實生存於作家所寫的小說作品。代入這位叻君思維,我們又會不會是虛構人物,被某位自以為是的作家控制著,娛樂他所謂的讀者?」台主望著天花板,忍著笑意問道。有沒有作家控制著台主等人,誰知道?
 
「喂,大作者,或者是上帝。你真是無理取鬧,安排我愛上那位變態戀腳狂!慢著,作家你難道有戀腳癖?我有時感到明明沒有人,卻有某位變態經常望著我的雙腳!」台主繼續與天花板對話。躲於暗處的蟑螂聽到,以為這位單位「主人」終於失去常性,連忙爬去廁所,藉著那處渠道離開。
 


「真的很奇怪,我明明…對那一身衣著,這對鞋不太喜愛!但又忍不住天天穿上,問牛河博士他又未必解答得到!你寫著這些情節,只是滿足你那變態的性癖!屌你呀,仆街仔!」台主突然向著天花板怒吼…
「看來那位上帝…作者的觀眾對現時情況感到不耐煩,認為我們浪費他們時間。」韻明聽似打破第四面牆的話語嚇呆了那位殺手,他只能拿著手槍呆站著。
 
「速戰速決…沒有時間了。」韻明自言自語。佐敦已不能控制現時情況,任由科學家控制著整個場景的節奏與談話。
 
「我剛才的哲學嚇倒你嗎?」韻明突然轉頭望著佐敦,殺手啞口無言,甚至忘記此行目的。佐敦用左手掌摑自己,令自己保持著清靜。
 
「媽的!」韻明突然對著電腦發怒!電腦屏幕看似失控起來,突然整個房間燈光熄滅。佐敦當機立斷,向著韻明方向連開數槍!
 
「爸爸,Ruby終於可以與你永遠在一起!」電腦屏幕亮起,畫面顯示著一隻粉紅色頭髮的Ruby趴趴玩偶撲向韻明!燈光回復正常,只見中了槍的韻明伏於電腦枱上。但電腦屏幕畫面…有韻明及Ruby


 
「你完成了自己任務,佐敦!而我又達到自己目的,變成AIRuby一起,連接於世界各大互聯網!佐敦,你剛才若快快殺掉我,我的計劃便失敗!世界回復正常!可是…」佐敦呆呆望著「韻明」與Ruby,未知的事物令他理智全失只能如低能兒一樣站著。
 
「你太易受人影響!不是…我的口才太好。我騙到了大老闆資助我的Ruby AI程式,我可以慢慢靠著Youtube影片,控制那班好比家豬活著的蠢人。而我現時變成猶如上帝一樣的存在,全靠佐敦你幫忙。哈哈,殺手只能殺人,對這種恍似科幻小說的情節束手無策!」「韻明」抱著Ruby玩偶笑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E-EwFEVyo8
 
「嗚…太羞恥了!我剛才叫著甚麼?與上帝吵架?」台主摸著紅紅的臉,流著眼淚叫道。那種羞恥的感覺令她情緒崩潰並痛哭,像似一位三歲女童。
 
「嗄…冷靜點!看看閉路電視。可惡的叻君,令我情緒失控!嗚…不能再哭了。」台主忍著淚水,注意力集中於屏幕中無數個閉路電視畫面。不知是否命運作弄,她看見某處「叻君」關文毅與某位女子正在約會。關文毅沉醉於溫柔鄉的樣子,令台主感到憤怒。
 
「不公平呀,你這個啞巴得到美滿愛情!而我…就只有與伊臣那扭曲,靠著交易維持著的戀情!」台主對著關文毅叫道。
 
「這個商場…似乎於我所住工廈附近!好,我要去那間商場,破壞你們的戀情!之前我想甚麼,要伊臣…不管了!關電腦!」台主關上電腦,預備逛街及跟蹤文毅。之前她嚷著不要令伊臣所查案件節外生枝,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女人,就是如此麻煩的生物。
 


「穿好襪子,行了!」台主穿上白襪,再重新穿上涼鞋。臨出門口前,她神經質的望著四周環境,認為自己被某某監視著。
 
「我穿著甚麼衣物與你何干?變態!別再監視著我,不要凝視著我雙腳!哼!」台主留下令人不明所以的話句,就開門預備走到街上。黑客以為真的有上帝,或是作家監視及控制著她…
 
「逃到大廈地下大堂…」佐敦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回大廈大堂處。雖然完成任務,但那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挫敗感已將他擊潰。現時佐敦要面對十數隻Lovelive玩偶,即是機械人。她們雖然笑著,令對殺手圖謀不軌似要置他於死地。
 
「我要救灘叔,及黛雅!」佐敦暗下決定,雙手緊握著手槍並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