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烈日當空,陳伊臣偷偷的去台主所住的工廈處。原本伊臣約了這位黑客今晚再相逢,但該黑警已忍不了自己之慾火,要找此女子發洩一下。
 
「好熱好熱,追查Broken Toy一事遲點再算。現時最重要的是與台主來一個天人交戰!」伊臣一邊淫笑,一邊走向工廈大堂電梯。電梯門關上,伊臣仍然獰笑著,嚇得旁邊戴著眼鏡的女子蹲下身子顫抖著。
 
「叮!」電梯停下並打開,該四眼女子一個箭步遠離伊臣。該黑警沒有理會該四眼女子對他的厭惡,繼續沉浸於自己的性幻想中。
 
「亞力,這個人想幹甚麼?他對著閉路電視…似對著我們笑!」工廈保安室裡,四十多歲的保安望著年輕保安亞力問道,他一臉驚恐。
 
「你想多了發哥,可能此人想到開心的事而笑!不過他的笑容很猥瑣!」亞力指著面前顯示電梯畫面的電視機笑道,發哥聽到後點頭。
 


「到了到了!快快快!」電梯門一打開,伊臣以九秒九速度跑向台主所住單位門前。黑警焦急的按下門鈴,然而無人應門。伊臣以為台主可能如廁未能及時應門,他繼續等著。
 
「為何還未到?」伊臣開始感到不耐煩了。當他再次按下門鈴之際,其手提電話不合時的響起來。無奈的拿起手提電話,屏幕顯示乃拍檔項友的來電。
 
「張Sir?」伊臣疑惑地按下接聽鍵。
 
「伊臣,你在哪?」項友向他問道,似乎父親友人要找自己去查案。
 
「我在工廈處問自己線人關於那位殺手之線索…」伊臣對著項友說謊,對方突然沉默令他感到一絲不安。
 


「別找你的線人,來與我會合。老地方等!」項友以命令的語氣說道。
 
「收到。我會好快來!」伊臣回答,項友聽到後就關上電話。伊臣放好自己手提電話後,慢慢蹲下身子。可能要今晚才能與台主相會,或者這次可能被逼爽約。他期待今晚與台主「研究」新的性交方式,甚至經黑市購入毒品與她一起分享,令兩人性交時更投入。
 
「要與我會合?有Broken Toy新線索?他媽的殺手,打擾我要去性交的雅致!」伊臣暗暗鬧道。
 
佐敦終於殺出重圍,逃出那幢詭異的大廈。然而他並未逃出生天,街道上白茫茫一片,似暗藏殺機。佐敦謹慎的走著,雙手握著槍以防萬一。
 
「要找回那輛車,才可以逃出這個鬼地方。」殺手心裡警惕著自己,街上的霧似不肯散去,還要令佐敦迷失方向。走著走著,佐敦感到身後有一股殺氣!
 


「噗!」僥倖避過某某的偷襲,回神一看發現原來有人想以車將他輾斃!車子停下對著佐敦,他發現車輛裡一隻Lovelive趴趴玩偶坐於司機席,依舊保持著甜甜的笑容。玩偶興奮的雙手拍著軚盤,似乎準備將佐敦送上西天。
 
「哇哇哇!」玩偶叫嚷著,駛著車子衝往佐敦方向。殺手一個翻滾,及時開槍射穿該車輛的車胎。追殺者的車輛翻側飄離殺手身邊,撞向某間工廠大廈大門並爆炸噴出熊熊烈火。
 
「咦!聽似有數輛駛過來,快快離開…」佐敦心知此地不宜久留,連忙跑著走去泊了紅色Tesla汽車之所在地。數輛汽車於工廠區徘徊著,似乎找不到獵物佐敦的蹤影。
 
「人呀,人呀,人呀!」某隻紅色短髮玩偶叫嚷著,所駕駛車輛速度不斷加快。「碰」一聲此「女子」不小心撞到垃圾桶,令她感到不悅。
 
「冷靜點!Ruby主人已連接至世界各大互聯網,她現時好比上帝監視著世人。那個小小殺手自然未能逃過她法眼!」紫色頭髮,掛著壞壞的笑容之玩偶回答道。這些玩偶靠著「內聯網」方式遙距溝通。
 
「車仍然在此!」找到了逃生工具。佐敦快快的走上Tesla汽車,用熟練手勢開啟此車引撃。有幾隻玩偶司機發現了殺手身影,連忙駛著車趕往此獵物旁邊,務求包圍著他。
 
「頂!」佐敦踏著油門,紅色跑車似飛般駛著。其餘追兵見狀,紛紛駕著車跟著此殺手。雖然佐敦難以逃出她們魔掌,但這班趴趴玩偶要與他玩玩追殺遊戲。
 
「有一夢便造多一夢,直到死別都不覺任何陣痛!」Tesla汽車車廂裡兀然響起「哥哥」的歌聲,唱著《夢死醉生》。佐敦嘗試關上車裡音響但未能如願。


 
「張國榮,收聲!」佐敦右手握著軚盤,左手拍打著汽車音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gS3S0V0s4
 
「釋放尹子良!釋放尹子良!」警署外,聚集了一眾身穿黑衣的市民。他們不滿警方插贓嫁禍尹子良於社會製造白色恐怖,響應網上號召包圍警署行動。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人群裡一位女子高聲叫道,其他人仕跟著她高呼此口號。充滿義憤的叫聲響徹天際,感動得蒼天也流下淚來。突然落下豪雨,而圍著警署的黑衣市民並未散去。有的淋著雨任由雨水落在自己胸口,有的就撐起黃傘,場面令警署裡的「懦夫」不敢走出來向市民交待。
 
「突然落大雨!不怕,警署的停車場不是露天!」伊臣於項友所駕之車裡笑著。項友兩人現時駛往被市民包圍的警署,顯然不知道自己正是今次激發民怨的罪魁禍首。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們依舊不會反省自己過失,覺得自己所作所為是正義的。
 
「I've got bad intention, I intend to Knock you down, These stones I throw…」車裡播著The Stone Roses Bye Bye Badman,伊臣雙眼突然發出閃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VwLhV1oY1c
 


「我記得這首歌!此歌講述1968年法國動亂,當時示威者向警察拋擲石頭,並深信自己能夠推翻法國政府!」伊臣講述著歌曲創作背景,對項友而言此曲只是對他們香港警方的「贈興」。車輛兀然停了下來,項友看到前方有著無數名市民冒雨圍著警署。猶疑間,項友將車倒後並轉去另一方向。
 
「你幹甚麼張Sir!撞死他們吧!」伊臣愕然的望著項友,司機沒有回應。項友沉默著將車駛離警署,似乎逃避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