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風和日麗的時候。台主躲於窄巷處從手袋拿出一副平光眼鏡並戴上,然後返回大街上前往文毅與某女性身處的商場裡。
 
「商場冷氣真涼快,令人身心舒暢!」台主慢慢推開商場玻璃窗並走進去,一陣涼風吹走了她的悶氣與煩躁。她記得現時文毅與那個女人正於西餐廳裡進食,想像他倆二人世界的幸福模樣就令該位黑客情緒好比快要脹爆的紅氣球。
 
「現充去死去死…」台主於商場走著並喃喃自語。她算是有幾分姿色,但那副平光眼鏡卻遮去臉上的光彩。旁人見到台主,看了一眼就不再理會。
 
「到了西餐廳了…」此人到達西餐廳門前。她決定走進去監視文毅兩人,同時點餐果腹。台主幸運地找到文毅兩人身後的位置坐下來,男侍應拿了餐單給她就慢慢離去。她裝作拿起餐單望著,不時偷看著文毅與那個女子在做甚麼。
 
「咦?那個女人很面善。」台主望到文毅面前那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Dia,她心想著自己之前從哪處見過Dia。
 


「不記得了。找個機會,待他們走出餐廳,我假扮叻君文毅的女友。學著TVB電視劇的爛俗劇情,趕走那個白裙女子!搞錯,她猶如仙女下凡…」台主用餐單遮掩著自己臉容,暗暗詛咒著文毅兩人去死。世上總會有人妒忌別人美好生活,更會渴望別人的幸福生活快快終結後變得不幸。
 
「仆街!身後十數架車輛尾隨著我,似乎要撞死我!」佐敦望著車窗旁的倒後鏡,趴趴玩偶來勢洶洶令他感到焦躁。他腦裡兀然浮現自己駛著的Tesla汽車有著全自動駕駛功能。
 
「讓這輛車子的AI程式做我的司機!我拿著手槍對付她們…這班算是機械人的東西!」佐敦心裡已下決定,於車裡開啟全自動駕駛模式。現時這輛車有著一位隱形司機,佐敦可以分心對付身後的敵人。
 
殺手開了兩邊車門車窗,上半身探出左邊車門外面。佐敦望見一輛橙色汽車正在駛近他自己,手指按下手槍扳機。
「砰砰!」橙色汽車及車窗中了數槍,那輛汽車似失去控制的翻了倒在地上。佐敦閃回車廂裡喘著氣,慢慢換著已為數不多的彈匣。彈匣換好了,一輛黑色汽車駛到他Tesla汽車旁邊。黑色汽車突然向著Tesla汽車一撞,衝力差點將佐敦拋出車外。
 
「該死的趴趴玩偶!」殺手怒了,他從未被敵人逼到如此凶險地步。佐敦向著旁邊黑色汽車開槍,該輛車冒著煙速度減慢。


 
「又一個倒下了,好極。」佐敦低聲道,而敵人並沒給他一點喘息機會。突然殺手聽到玻璃碎裂聲,連忙彎下身躲著座位處。佐敦後面有輛紫色汽車駛著,而該車輛擺著機關槍!
 
「槍聲停了下來。還有沒有武器?咦,座位下放著手榴彈?」佐敦不去探究為何車裡有手榴彈。他拿起其中一顆拔出保險絲,上半身再度探出車門並向著那輛紫色汽車拋去。手榴彈徐徐滾去紫色汽車車底,「轟」一聲爆炸。紫色汽車連同裡面的趴趴玩偶飛往天上,再狠狠的跌在路面。
 
「應該返到市區,但是還有追兵…」佐敦從車窗倒後鏡望到仍有幾隻趴趴玩偶駛著車跟著自己。
 
「我回到市區,算不算是自投羅網?」心裡泛起疑問,思疑著市區裡可能有受到Ruby洗腦的人類會自己不利。數輛汽車跟著佐敦向市區方向進發,而佐敦不知自己正前往地獄。
 
「文毅與那女子要走了!我還未吃完這碟肉醬意粉…」台主含著意粉,無助地望著Dia幫文毅付款。可能Dia認為別要難為啞巴,自己可以請一次客。付款後,Dia兩人離開餐廳。


 
「唔該賣單!」左手拿著紙巾抹著嘴,右手舉起並叫喚著侍應。過了一會兒,台主離開了西餐廳。她發覺自己跟丟了文毅兩人,對此心有不甘。
 
「頂!人呢?」台主四處張望,找尋著啞巴與美女的身影。
 
「文毅抱歉,我似乎遺下銀包於那間西餐廳!你在此等我!」Dia於電器店門前望著文毅笑道,他點頭回應。明明Dia沒有遺失銀包?
 
「那麼冒失!」文毅望著Dia漸漸消失的背影,心裡甜甜的笑著。
 
「白行一趟了,回去吧!」台主放棄了,覺得自己浪費著時間。她朝著商場出口方向走去,突然她被人拉著手拖著走!
 
「你幹麼?咦,是妳?」台主發現Dia拉著她的手,強行將她拉去某處。那個面孔異常熟悉,令台主終於記起此女子真正身份。
 
「Dia,妳想怎樣?」商場後門的窄巷處,台主望著Dia問道。她記得這個Dia曾經拜託自己,查網絡作家「叻君」的真正身份。世界原來真的很細小…
 


「我來逛街而已,絕非要搶去妳的愛郎文毅!」台主以笑掩飾著自己心裡恐懼,她知道當Dia一發怒自己會有生命危險。
 
「廢話!」Dia額頭貼著台主額頭怒道。她的右腳腳趾突然不自覺的抽搐起來,看來自己真的被Dia嚇倒了。
 
「蔚藍!妳之前幫過我,我很感激!但我現時只想與文毅一起,無人可以阻礙我們!妳不能,其他人不能。」Dia叫著台主真名蔚藍。這位黑客冒著冷汗,天空忽然陰雲密佈。
 
「妳沒可能,沒可能與這個正常人在一起!他知道妳的真正身份,肯定嚇個半死並離妳而去!」蔚藍叫嚷著,卻換來Dia的一記耳光。
 
「妳別再跟著我們,我不是說笑的!」Dia轉身推開商場後門離開,餘下台主蔚藍於此窄巷處。台主紅著眼低頭望著地面,發覺右腳白襪被腳趾公弄穿了。
 
「嘩!」大雨傾盤而下,台主仍然呆站著。她的淚水與雨粉同時灑在地上。
 
另一方面,被市民包圍著的警署裡有數名警察商討著。他們要決定如何處理這位尹子良,一位帶來麻煩的疑犯。
 
「殺掉他!粉皮,你來幹!」數人指著一位男警察粉皮,他無奈點頭接下今次Dirty Job。


 
「開門!」拘留所裡,粉皮叫著自己同事打開尹子良身處監房的鐵柵。鐵柵開啟,粉皮雙手握著藍色USB線走進去。他要殺掉尹子良,再佈置成此疑犯自殺的假象。他與其他警察不知道,此舉令事情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