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臣叫我下去,莫非帶我去時鐘酒店放鬆一下?」電梯裡台主蔚藍心裡笑道,嘴角向上揚一副開心的臉。蔚藍於下降去地面的電梯裡站著,對電梯何時才到而感到焦急。
 
「叮!」電梯門打開,台主走出去步往工廈大堂出口。踏出街道,望見一架陌生的車輛與不太友善的司機張Sir。她預備離去之際有人從後叫停。
 
「台主!我來接妳,為何要走呀!」蔚藍聽到熟悉的聲音就轉身,伊臣從該陌生的車輛裡走出來。台主對伊臣特別為她準備房車感到極其幸福,但她不知道其實伊臣要自己為張Sir處理一些不見得光之事。
 
「我以為這輛車…」台主受寵若驚的走向伊臣。他好心的為台主拿起手袋,迎著她上車輛後座。其後伊臣亦走上車,坐於台主旁邊。
 
「咦!她莫非是…」項友從倒後鏡望到蔚藍的面容,臉上露出驚愕神色而後座伊臣兩人並非發現。張Sir實在想不到,那個她居然與伊臣纏上了…
 


「兩人做著甚麼事?伊臣與蔚藍親熱著!衰仔居然…他想與蔚藍發展禁忌之戀?」項友一邊駛著車,一邊望著倒後鏡。司機似乎知道蔚藍身份以及一些關於她的「秘密」,與伊臣有著密切關係。
 
「台主妳塗上了黑色腳甲油!坐上車,腳趾震著一動一動的!好挑逗!」伊臣望著台主穿上Teva涼鞋的雙腳腳趾,毫不掩飾自己的戀腳癖,更不理會項友對自己的觀感。張Sir聽著伊臣與蔚藍的淫穢情話,心情相當矛盾。
 
「好不好對他說其實那位台主是你的…算了別提了!解決文毅及Broken Toy才說吧!雖然對伊臣與蔚藍相當殘忍…」項友喃喃自語,伊臣與台主當然聽不到。兩人相互擁吻著旁若無人的模樣,令張Sir為之側目。
 
「文毅,我要去那間店鋪逛逛!」商場裡,Dia指著該間影音店鋪。文毅聽到就點頭並與她一同走進去。他想不到Dia會對唱片或電影感到興趣。
 
「想買CD?」文毅用手提電話傳送Whatsapp予Dia,她拿起手提電話望了此訊息就轉頭看著此啞巴。
 


「不知呢?」Dia模稜兩可的回應道,文毅對此句話摸不著頭腦。這位作家似被Dia迷倒了,沒再理會自己所寫作品間接殺了兩個人。Dia於影音店鋪裡走著走著,店裡響起The Cure名曲。Dia從放了外國樂隊的唱片架裡找著The Cure的專輯,並拿起了於1989年推出的Disintegration。
 
「The Cure?店裡響起了Lovesong,這首歌不是Adele唱嗎?為何變成一位男子唱的?」文毅心裡對此感到怪異,他不知道其實Adele只是Lovesong翻唱者,原唱的是The Cure的Robert Smit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s_qOI0lzho
 
「多謝付款!」櫃檯店員對著Dia笑道。她拿著The Cure CD遞給文毅,啞巴愕然的接著,想了想才發現這是Dia送給自己的禮物。他心裡責罵著自己的遲鈍。
 
「當是今次約會的紀念禮物!」Dia對著文毅單眼,他笑著點頭。兩人繼續逛商場,慢慢的走到一間夾公仔店門前。
 


「休息一天!真不好運!要下次了…」Dia望著「休息」門牌及告示搖頭嘆息,文毅其後跟著她離去。
 
「雨停了。」Dia望著商場玻璃窗說道,文毅未能發聲只可點頭附和。時間差不多了,約會終要完結。她與文毅走出商場,預備說再見。
 
「文毅,下次要你主動約我,安排約會!」Dia右手指著文毅額頭,他只懂點著頭答應。Dia回以一笑後,就轉身離去。文毅再次望著Dia背影消失於自己眼前後,就回頭踏上回家的路。
 
「碰!」文毅被某位不小心的司機撞到!他失去意識,無從預計之後會遇到好比置身地獄的慘況…
 
「嘩!」房間裡項友用冷水淋醒沉醉於剛才約會回憶的文毅。這位啞巴醒來後發現自己置身於陌生地方,眼前有張枱及兩位凶神惡煞的「壞人」。
 
「不能動…」文毅發現雙手被人從後綁於椅背,他不能離開所坐座位。項友掛著冰冷的面容走向文毅,他決定率先折磨此人一番。
 
「Broken Toy在哪裡?」項友瞪眼望著文毅問道,但啞巴豈能回答他?張Sir一早知道他雙手被自己綁著,沒有紙筆手提電話與廢人無異。項友只不過想捉弄這個「知情不報」的網民,他還預備了無數手段逼問此人…
 
「我問多你一次,Broken Toy在哪裡?」項友右手捏著文毅的臉頰,然後掌摑了他一巴。伊臣望著項友虐待文毅,一臉漠然的站著。他認為這位文毅與Broken Toy「同流合污」乃死有餘辜,儘管文毅對Broken Toy全不知情。


 
「仆街!」項友左拳擊中文毅的腹部,啞巴無從反抗被虐打著。張Sir不停的打著文毅腹部,直到他嘔出黃膽水。項友並未因為自己毒打文毅感到舒了一口氣,仍未知道Broken Toy所在及身份。
 
「嘭!」項友將文毅頭部撞向枱,響聲連房外企著的台主也聽到。蔚藍守候著伊臣數人身處的房間,聽著房裡嘈雜聲聽得驚心動魄。
「伊臣明明答應我今晚…為何會變成這樣?我要看守這個廢棄倉庫,要我處理那個叻君關文毅與那所謂的Broken Toy!我不想牽涉其中!」蔚藍心裡暗罵著,怎能預料伊臣會為自己準備如此難忘的約會。
 
「我只是一介普通市民,為何會遇到此事?那兩人是甚麼人?為何我會被他們虐打?」文毅心裡問著,而項友則不停地虐打著他。文毅連人帶椅倒地,項友想一腳伸向他頭部被伊臣從後拉著。
 
「你這樣會殺死他!他死了我們就失去任何關於Broken Toy的線索!」伊臣阻止著項友繼續虐打文毅。他的行為並非同情文毅,只是不讓項友過了火位弄死了唯一一位「知道」Broken Toy線索的嫌犯。
 
「嗚…不要呀!」台主雙手掩著耳,低頭望著地板顫抖著。雖然她於Deep Web觀看無數條違法虐殺人的影片,但當自己置身於暴力旁邊就嚇破膽。隔岸觀火與置身於火場裡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砰!」伊臣撞開門,與抬著文毅的項友走到倉庫裡的「監倉」處。台主望著伊臣等人離開自己視線,突然感到腳部一陣痕癢。向下一瞟發現一隻蟑螂爬上自己右腳腳背,她感到有點嘔心。
 
「走呀!走呀!」台主叫著,準備要弄死牠。蟑螂感到危險,飛快的逃離蔚藍右腳消失於倉庫走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