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臣用鎖匙將面前鐵門打開,項友走進去就將文毅拋去裡面暗房。張Sir走向啞巴面前再向他吐口水後離開暗房,伊臣其後將鐵門鎖上。暗房裡餘下文毅一人,面對著四面冷冷的牆壁。
 
「好痛…」文毅心裡慘叫著,張開口嘗試大叫但發不出任何聲響。聲帶仍未復原的他即使遇到危急亦不可向人呼叫求助。他緩緩睜開眼望見鐵門底下有光射進此暗房裡,忽然鐵門底下有個小小的門被打開。文毅心想鐵門裝上了類似貓門的設置應是用作放進物件予房裡。
 
「那道小門開著了,他們想送飯給我吊著我性命嗎?」文毅倒地望著小門。門外有兩人站著,而傳來的聲音文毅因為神智不情已未必聽得清清楚楚。
 
「台主,妳的職責是坐在門外,用手提電話看著攝影監房裡文毅的閉路電視畫面。我交另一條鎖匙給妳,如若文毅想自殺,妳就用鎖匙快快開門救他!不能讓此人以死來保護殺手Broken Toy。」伊臣吩咐站於他面前的台主,並手中的鎖匙交予她。當然伊臣自己亦留著一把後備以作不時之需。
 
「沒有性交,甚麼也沒有!現在要我幫你看守這位大作家!伊臣你太過份了,此件事完了後別再…」蔚藍向伊臣投訴,正欲放出狠話時卻被伊臣按著她嘴唇。
 


「事後我們結婚吧!我母親應該不介意妳的身世,可能會很喜歡妳的!」伊臣對台主作出承諾,其實只不過是他挽留該黑客芳心的謊言。他想著處理完Broken Toy為父報仇後,繼續將台主當作自己身邊的工具人。
 
「真的?好吧!」台主紅著臉點頭,並親吻了伊臣的嘴唇。他摸著自己嘴唇並笑了起來,伸了左手輕撫台主的臉頰。
 
「妳坐於此,我要與張Sir商量之後要怎樣做。」伊臣臉上掛著性感的笑容,就轉身離去。蔚藍摸著自己臉頰來回踱步,回味著伊臣要向她結婚的甜言蜜語。
 
「冷靜下來,我有重要任務!」蔚藍心裡告誡著自己,雙手輕輕拍著自己臉頰。接著她將椅子搬到鐵門門外,蹺著腳坐了下來。台主低頭望見了鐵門有道小門開著了,想起了文毅於暗房裡…
 
「房裡的叻君會不會經那道小門看到我雙腳?他是否好像伊臣一樣有戀腳癖?但伊臣叫我提防文毅自殺。會不會要我…」蔚藍望著鐵門底下小門胡思亂想著,而房裡文毅不太想看著小門外那對穿上Teva涼鞋的女人雙腳。因為這樣勾起他一件難受的往事…
 


小時候,文毅與母親逛街時突然被位瘋女子從後抓著。母親想截著那瘋女子但未能,只能喘著氣望著該人抓走自己寶貝兒子。
 
瘋女子聽說早年喪子,憶子成狂下將文毅當成自己死去的犬兒。該人其後將文毅禁錮於暗房裡,當他猶如一條狗般養著。文毅從房門門縫處看見一對穿著黑色涼鞋的雙腳,他知道這是將自己禁錮著的瘋女子。
 
面對此極端環境,文毅嚇得變成一個啞巴未能說話及尖叫。每一天,文毅心裡祈禱著警察快到來救走他,帶他回到母親的懷抱裡。
 
「警察!」惡夢總會有終結的一刻,某天警察找到了文毅被禁錮的地方。那道房門打開,文毅看見幾位英勇的警察走到他面前,他們最後救走了自己。當時警察算是真正人民英雄,並非現時那班猶如項友伊臣的敗類。
 
「哥哥,我很害怕!」文毅看到大門旁的黑色涼鞋,嚇得心裡大叫,面貼著該位男警的胸部。瘋女子最後被送醫去精神病院,而文毅回家後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正常與人對話。
 


「救命!救命呀!」台主現時穿著的黑色Teva涼鞋令文毅他感到害怕與嘔心,他倒在地上雙手按著頭震著心裡大叫。於監房房外坐著的蔚藍不知道她所穿的鞋子,會令文毅嚇得猶如受傷的小兔子。
 
「閉路電視裡的文毅做甚麼?倒於地上按著頭,他害怕?莫非文毅記起剛才被張Sir兩人虐打?」台主拿著手提電話看著監房裡的文毅,她不知道其實該啞巴被自己再度引起創傷後遺症。
 
「現時怎麼辦?餵飯給那位文毅,再抓來再審問?」另一房間裡,伊臣問著項友。張Sir沉思著,繼續虐打該位叻君不是辦法。
 
「給文毅紙及筆,叫他知道多少就寫上去。反正他是啞巴…」項友回答道。伊臣托著下巴來回踱步,似乎想不到更好的辦法。突然此人靈光一閃!
 
「台主在此,叫她色誘那位文毅好嗎?」伊臣的提議令項友面露不悅。
 
「你瘋了,要一位女子色誘那個無惡不作的渣滓?」項友突然對他怒罵,令伊臣感到驚愕。
 
「張Sir,你不是為求復仇不擇手段嗎?」伊臣反駁著張Sir。
 
「那個台主是你的…」張Sir欲言又止的樣子令伊臣疑惑了。項友心裡不想伊臣於此時勢得知驚人秘密。


 
「台主,只不過是我生命其中一位過客。逢場作戲而已!張Sir你真奇怪,由你第一次見到台主就開始有反常…」伊臣嘻皮笑臉的說著,忽然被項友摑了一記耳光!伊臣摸著臉頰,呆若木雞的望著張Sir。
 
「對不起!復仇後,我會再解釋!」項友拋下此句話就離開房間,伊臣仍未能從被掌摑一事中回復心神。
 
「台主只不過是我性玩具,為何張Sir會因為她而對我大動肝火?」伊臣對此哭笑不得。之前伊臣被項友責罵或掌摑因為工作未達到其要求,但因為女人而被打對伊臣而言真是第一次。
 
另一方面,今晚屯門良田村有人入侵。來者身手極其敏捷,連村裡那隻嗅覺靈敏的狼犬也未能察覺到。
 
「想不到當日於撐警集會嚷著叫人用鐵通、藤條打示威者,真的發生了。他們懷疑我聘請黑社會於地鐵毆打示威者及市民,真的與我無關!」村屋裡,一位中年男子坐於電腦枱前。突然感到身後一陣疼痛,他慢慢轉身看到一位拿著槍的神秘殺手。
 
「李畢祥…」殺手唸著他的名字,原來他是文毅所做公司的老闆。
 
「妳是都市傳說的那位Broken Toy…」李老闆道出該位殺手的稱號,Broken Toy微笑並對他開了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