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人追殺,又是小丑男!今次有兩個!」惡夢裡文毅不息的逃跑著,身後兩位戴著小丑面具與白袍的男子追趕著他。兩位小丑男各自拿著菜刀,一邊跑著一邊揮著空氣。
 
「叻君!殺人要填命呀!那兩位死者死得好慘呀!」兩位小丑男怒叫著,但這兩把聲未能叫停奔跑中的文毅。啞巴不停的走著走著,腦裡浮現出Dia的面容。
 
「我要去救Dia,她好像被困於面前的紅色大廈。」文毅心裡已有打算。他想著隻身闖進該大廈,將裡面被禁錮的Dia救出來。突然文毅手上變出一把金色左輪手槍,他想也不想就轉身指向後方兩位小丑男。
 
「砰砰!」子彈轟碎兩位小丑男所戴面具,他們紛紛倒地。文毅見到敵人被他擊倒後,才轉身跑向紅色大廈門口。一走進去大堂,無數位身穿白色長袖恤衫、黑色西褲的女子擋著他。所有女子樣子彷彿影印,場面極其詭異。
 
「那麼熟口面,何處見過呢?」文毅無暇理會,拿著左輪手槍見人就扣下扳機。無數位「複製人」中槍倒地,湧出鮮血染紅了大堂地面。「啪」的一聲,複製人化成無數灘血水,文毅以為自己置身於《The Shining》酒店裡。
 


「不理了!無論遇到甚麼敵人,也要闖過去!」文毅心裡說道。他一踏步,大堂血水好比摩西分紅海一樣為自己開出一條道路。不巧地,文毅感到身後有兩股殺氣!他回頭一望…
 
「報仇!報仇!」兩位失去面具的男子瞪眼望著自己,原來他們是項友伊臣兩人。「沒道理的,明明頭部中了槍仍能生存…」文毅心裡感到驚恐,拔足狂奔逃離那兩位有著不死身的怪物。
 
「人呢?Dia呢?」文毅於大廈裡不停找尋著Dia的身影。沿途遇到猶如之前身穿白色恤衫的女子複製人,文毅熟練般開槍射殺。然而她們好比項友伊臣一樣,有著不死身似的。
 
「殺死文毅,我會得到伊臣的愛!」「伊臣的愛只有我才能得到,妳們不要與我搶!」一班女複製人於走廊裡走趕著文毅,一邊跑著一邊爭執。走廊裡燈光一閃一閃的,女複製人的腳步聲恍惚隨著燈光閃著的節奏慢慢向文毅逼近。
 
「屌!怎樣開槍,子彈對那班女複製人絲毫無損!」文毅一邊跑著一邊用左輪向後開槍,心裡驚訝著為何那班複製人如斯難纏。
 


「噗!」燈光全數熄滅,文毅被突如其來的黑暗嚇致仆倒。離奇地女複製人的腳步聲全部消失了聽不見,啞巴對此奇景感到怪異。
 
「燈光重新開了…」文毅心裡叫道,走廊又亮起白燈。他發現所有人不見蹤影,而走廊盡頭有道房門。他認為這裡應是囚禁Dia的監房,慢慢踏步走去監房方向。
 
「裡面會否有人埋伏我?」文毅心裡思疑著,雙手握著左輪走近房門。「嘭」一聲,房門被文毅此啞巴踢開。走進去發現Dia蹲下身子抱著膝於房間角落坐著,看她樣子似乎受到不少虐待。
 
「我來救妳!」文毅心裡向Dia叫道,無奈Dia沒有超能力聽到他的心聲。女子伸出手讓文毅握著,然後跟著他離開這鬼地方。
 
擾攘中,文毅帶著Dia殺出重圍離開紅色大廈。他們於無人街道上找到了一輛Tesla汽車,心想終於得救了…
 


「噗!」有人用裝上滅聲器的手槍射向文毅背部!啞巴轉著身向後一望,只見Dia身穿白色恤衫及西褲用槍指著自己。那一下無聲的槍應該是Dia送給自己。
 
「Broken Toy…」Dia向著自己道出一位殺手的稱號!
「甚麼意思?」文毅心裡問著Dia,左手按著背部倒地。所有事物從自己面前消失…
 
「The wall close to me . It's so painful, stop it!」X Japan主音Toshl以一把慘叫的聲音唱著Alive,將監房裡的文毅從惡夢中嚇醒!他雙手掩著耳,看似難以承受高分貝的音樂,儘管這首歌動聽而令人痛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EsU-XQGgk

「伊臣真有品味,於監房裡播X Japan。還以為他會選擇Endless Rain,令我刮目相看!」房外坐著的台主蔚藍喃喃自語,她亦插著耳機「聽著」房裡發生甚麼事。由於文毅是啞巴,台主只能看著閉路電視聽到房裡所播的音樂。她想聽到文毅的慘叫聲與咒罵聲。
 
「之前叻君,即是文毅又被伊臣他們虐打。看來伊臣兩人未能從此啞巴身上問出任何關於Broken Toy的資料。」蔚藍拿著手提電話低聲道。她對繼續看著閉路電視感到無聊,連忙轉換手提電話畫面。台主瀏覽著討論區,發現熱門帖子是「李畢祥奶共狗被殺」,而李畢祥又是文毅的老闆。
 
「我記得李畢祥於民生日報所寫專欄,不停歌頌共產黨令人作嘔。他死去實在是今年一大喜訊!」網民我愛奶腳發表回應。
 


「應有此報!之前他於撐警集會嚷著要用藤條鐵通對付示威者,現時真的天有眼死掉了!」另一位網民B哥哥食屎回應著。
 
「真奇怪,他的死狀又與叻君所寫的一模一樣!最離奇的是,叻君近來停止更新殺手無夢。沒有任何征兆!莫非他被黑警抓去?」網民耀明好鬼勁擔心叻君近況。
 
「叻君?被我們禁錮了!不過我不會告訴你們聽!」蔚藍望著手提電話屏幕露出妖冶的笑容。她靈光一閃,記起之前恐嚇自己的Dia。
 
「我要告訴予伊臣關於那位Dia的資料…」蔚藍大聲叫道,想讓房裡的文毅聽到。奈何房裡嘈雜音樂聲蓋過了蔚藍的叫聲,或許聽不到是文毅的福氣…
 
「我於此被困了多久?一天,兩天?還是一星期?現時Dia怎樣呢?會不會為我刊登尋人啟事,還是忘記了我?」文毅心裡問著自己,他越想越害怕。
 
「他們!他們會不會找到Dia?抓去Dia對她百般虐待?不能,他們不能這樣做!Dia是我的一切!另外,我的父親會否…」文毅心裡不停的尖叫發狂,他渴望上帝聽到將他從此地獄裡救出來。然而上帝已經對世上發生的慘事分身不暇,實在是愛莫能助。
 
「房裡音樂似乎停了!喂文毅!我要告訴伊臣關於Dia所有事!你們怎樣對我,我要十倍奉還予你們!」房外台主蔚藍大叫著。文毅聽到全身一震,他不想Dia牽涉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