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有幾位奶共嘅,一係俾人拉,一係俾人隊冧!」討論區裡網民契哥普京於某熱門帖子「香港有人用死亡筆記?」發表回應。
 
「之前新界之虎,就是數年前佔中時期毆打示威者的古惑仔!撐警集會他與一眾門生打算捧場,不幸地被人請走了。黑社會講愛國,人哋唔鬼理你!嫌你個底唔乾淨!」另一位網民綠卡舊移民附和。
 
「可憐那位古詩井,就這樣被殺了!雖然他父親,被拘捕那位粉皮…但是這位少女也是受害者。可能死對她而言是一種解脫…」網民袁花花仆街死於帖子答道。
 
「李畢祥實在是…哈哈!那麼愛支那,支那共匪沒有派他一個保鑣!就這樣於良田村被殺,抵死!聽聞抓不到兇手,黑警好撚廢!」網民支那有傻閪於帖子裡諷刺警察。此帖子裡大部分網民對港共政權及黑警冷嘲熱諷,嚷著今年內共產黨一定倒台。台主蔚藍看著此帖子冷笑,心想這班網民因為匿名才會大放厥詞。
 
「有種就去天安門高呼天滅中共,平反六四!嘻嘻!」蔚藍低聲笑道,之後打了一個呵欠。
 


「那個文毅又被抓去問話!幻想一下我是伊臣!我將紙及筆交予那位文毅,看他會不會供出Broken Toy任何資料!如有任何不滿意,我會掌摑他!推他落地,用腳不停的踏他的頭!踏頭不好,踏到他變蠢就…他會失憶記不起Broken Toy了!」蔚藍投入自己的妄想,掩著嘴忍笑。
 
「不如我自動請纓去審問叻君文毅吧!剛才那位張Sir與伊臣抬他出去之時,此人望到我其眼神相當驚懼!似乎這位文毅害怕著我!雖然不知我做了甚麼事令他怕了我。咦…」台主想著想著,低頭望了監房那道未關上的小門,記起昨日或是前日文毅望到她所穿的鞋子…
 
「伊臣有戀腳癖,而文毅就不是。回想起閉路電視他的動靜,似乎當一看見我所穿的涼鞋,就驚恐症發作。感激那道沒關上的小門,令我知道文毅此廝的弱點!哈哈…」蔚藍心裡大笑著,穿上Teva涼鞋的右腳腳趾恣意的擺動著。她腦裡浮現出文毅於監房裡望見自己腳趾,害怕得癲癇症發作的模樣。此位臭婆娘實在是心理變態,除了如伊臣一樣的戀腳癖或受虐癖之外,所有人會對她反感並怒罵此人「死臭閪」。
 
「寫呀!」另一方面,房間裡伊臣項友望著文毅及他身前的木枱。木枱放著紙及筆,看來是要啞巴他寫上任何關於Broken Toy的訊息。
 
「我根本不知道Broken Toy是誰。」文毅於紙上寫了此句話。項友看到後怒撕紙張,一腳將文毅踢落地面。
 


「張Sir,之前台主對我說此廝有女朋友。好像叫Dia!」伊臣冷冷的說道。項友聽到後快快的走到伊臣面前暫時不理文毅。該啞巴聽到自己另一半的名字後嚇得全身一震,生怕Dia會遇上不測。
 
「不關她的事!不關她的事!你們殺就殺我吧!」文毅心裡怒叫著,但他心聲即使伊臣兩人聽到也不會理會。伊臣與項友交談著,對話聲令文毅感到鼓躁及鬱悶。
 
「台主看過文毅所住附近的閉路電視,我亦看過。知道了那個Dia一舉一動及行動模式。她於餐廳做侍應,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快到放工時段。」伊臣笑著向項友報告,並偷偷望了文毅一眼。那個陰險的眼神嚇到了文毅,伊臣要「對付」Dia!
 
「另外,Broken Toy發覺文毅這個軍師失去蹤影,一定會找他!更有可能,會找到這裡殺人滅口。因為這個文毅知道太多關於Broken Toy的資料,他死了就可以保守秘密!屌,我們怎樣逼問,也不能從該啞巴問出任何資訊!」伊臣向項友暗示要找更多幫手,以防Broken Toy找到此廢棄倉庫。
 
「無啦無啦!Dia妳快點走,我死了不要緊妳不要去找我!忘記我吧,塵世中有更多好男人…會有人與妳一起生活,照顧妳一生一世的。沒有了這個我,還有其他人對妳好的…」文毅心裡感到絕望,認為自己會葬身於此地。經過無數次被伊臣兩人虐待,文毅身心已傷得體無完膚,心理狀態回到之前飲滴露自殺一樣生無可戀。
 


「Broken Toy殺手會找到這裡?這樣更好!我們有文毅此人作餌,他不來自己真正身份會曝光!殺手一定要來,我項友等得他很苦!數年間我與你所受到的痛苦,一定要該人好好感受一番!」項友情緒激動的回應著伊臣,伊臣聽到後點頭笑了。
 
「好興奮!抓到Dia,殺掉Broken Toy!我要於文毅面前強姦Dia,再將那對狗男女送往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地獄!他們罪大滔天,天堂也容不掉他們!」伊臣瘋狂的笑著,笑聲令文毅瘋癲。文毅拚命的掩著雙耳,不讓自己聽到那個賤人醜惡的笑聲。
 
「喂,仆街!我們會找到你的女朋友!想我們放過她,快快記起Broken Toy是誰!」項友轉頭對著文毅叫道。
 
轉眼間,伊臣來到Dia工作之餐廳附近。他於餐廳旁邊等著Dia放工,然後就跟蹤此女子。項友對伊臣相當有信心,所以就讓他獨自一人執行任務。項友自己就與台主蔚藍看守著倉庫監視文毅。
 
「那臭婆娘出來了!」伊臣看到Dia走出餐廳,他快快的從後趕上跟蹤著她。對面街口走著的凱光看見Dia,又偷偷的跟著她。
 
「當日妳這樣對我,今次我要找妳算帳!」凱光一邊走著,一邊喃喃自語。Dia對自己即將面臨的困境懵然不知,仍然心情愉快的走著。伊臣覺得自己跟蹤技巧高超,因為Dia沒有發現他。此黑警腦裡放映著自己於文毅面前姦殺Dia的幻想場景,竭力的忍著笑走著。
 
「屌!屌!屌!」伊臣腦裡只有強姦與性侵犯,他的行為和心理與黑社會無異。Dia走到一條窄巷處,伊臣沒有生疑的走過去。走進窄巷發現沒有Dia的身影,伊臣驚訝的四處張望。
 
「嘭!」伊臣感到身後被人襲擊,一陣暈眩就倒地失去知覺。身後的Dia拿著曲尺手槍望著倒地的伊臣,抬頭一望見到另一位跟著自己的凱光!


 
「Oh my god!今次仆街喇!」對面街道站著的凱光驚呼,他怎能想到自己會遇上此暴行!「啪」一聲,Dia那把裝上滅聲器的手槍冒出煙,對面街的凱光額頭中槍倒地。
 
「啊!那次於自己夾公仔鋪…我真不應該得罪這個身手了得的Dia!說著要性交易,才會給她那兩隻趴趴公仔!我真笨!被她恐嚇…唉。媽媽,我還未對妳說聲抱歉。我要被妳緊緊的抱著…不要…」凱光回想起以往種種一切,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然而即使凱光意志如何強橫,也避不過死亡…
 
「我要人!」另一邊廂,項友致電警署裡熟人要求「增援」,不管幫手是黑還是白。他記起六四屠夫鄧小平所言︰「不管白貓黑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