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找灘叔,黛雅與他在一起。不過現時有一班被Ruby控制的警員及市民,難道要殺死他們?」他心裡焦急著。都市裡殺手佐敦駛著車前往灘叔所住地方。之前中介人致電殺手表示黛雅與他一起很安全,但收線時電話另一邊傳來打鬥聲。佐敦擔心兩人會遭遇不測,連忙駛車到來救他們。
 
「我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我怎能棄黛雅兩人於不顧呢?」佐敦喃喃自語。身後那數輛跟蹤他的汽車已跟丟了,殺手不希望之後路上再遇見那數隻一米趴趴玩偶。Tesla汽車速度兀然的減慢下來,佐敦感到奇怪而望望軚盤處的速度計,發現一項驚人的事實。
 
「頂!緊張關頭無油!我要徒步走過去!」佐敦心裡怒罵這輛不可靠的Tesla汽車。車輛因為燃油用盡,垂頭喪氣般停下來。殺手無奈的拿著手槍,緩緩的走下車。街道上大部分市民由於受到Ruby AI洗腦,變成喪屍一樣緩慢的行走。
 
「劫後餘生一樣的場景!」佐敦心裡感嘆著,而這慘況乃他自己不小心促成的。挽救對殺手而言太難了,現時他只可保護著自己僅有的東西。
 
「他們眼神散渙,見到我也沒有發瘋衝向我。現時這班朝晚晚五工作的人,變成如字面一樣行屍走肉!漫無目的呼吸及走著!」佐敦心裡無奈苦笑,他居然對促成此末日境象感到悔疚。
 


「殺人!我要殺人!」佐敦聽到突如其來的怒吼聲,轉頭一看見到一位軍裝警員用槍指著自己!殺手即時反應過來先發制人,開槍轟殺該瘋子。忽然之間有十數名「敵人」從不同方位站起來,手持著槍指向佐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Ezi6YGBMQ

「仆街!」佐敦快快的找了小販車當掩護物避開他們所射子彈。「砰砰」槍聲此起彼落,子彈飛向佐敦蹲於後面的小販車!眨眼間傳來「咔咔」表示沒子彈的響聲,佐敦鬆了一口氣。
 
「原來那班被Ruby洗腦的連換子彈也不懂,仍舊亂按下扳機!」佐敦對此情形哭笑不得。他從小販車後方站起來,一槍一槍為那班被控制的行屍走肉來個「安樂死」。
 
「吼!吼!」於佐敦換彈匣之際,幾位身穿紅色T-Shirt的男子拿著開山刀跑向他身處方向。他們留著口水,應該又是被Ruby AI控制的扯線木偶。
 


「走開!」佐敦大喝一聲,將身前小販車踢去數名紅衫男身前。「嘭」一聲紅衫男用刀劈開小販車,木碎散落一地。殺手無心戀戰,快快的跑去灘叔那邊。
 
「我愛維尼!維尼但卻極刺激!」一位紅衫男叫著共匪習近平的花名,一馬當先衝向殺手。佐敦拿著瞄準該「喪屍」,一槍該人頭部如水彩般化開。
 
「噗!」那條屍體被踢向其餘的紅衫男,他們被屍體撞至倒地。佐敦拚盡全力跑去灘叔所住大廈,轉彎走到巷子裡。
 
「沒辦法了!」佐敦用Parkour技巧跑上牆,再搏命般跳去對面牆!殺手重覆著這動作極快的跳上去,不消一會兒就跳上灘叔所住大廈天台!
 
「好辛苦!好累!」這樣上去天台消耗了佐敦不少體力,令他心裡大呼救命!佐敦喘著氣走去天台門口並將門打開,傾盡全力走落樓梯。
 


「應該…應該到了!」佐敦來到灘叔所住單位門前,他上氣不接下氣的用萬能匙開門。一打開門殺手聞到一陣血腥味,單位裡似被人搗亂的模樣。佐敦走著走著行去客廳,看見灘叔躺於梳化奄奄一息。他連忙的跑過去,同時發覺黛雅不在這裡!
 
「佐…佐敦。」灘叔竭力的吐出殺手的名字。佐敦想著是誰對付他們,而那班人是否抓去黛雅。
 
「我在此!」佐敦回應著中介人灘叔。
 
「那班被Ruby洗腦的人找到此處!你知道Ruby入侵互聯網,變成一個神,知道你與我的行動!那班被洗腦的殺上來,將我打個半死卻抓走了黛雅!我不知道…那班人嚷著是向佐敦你發的挑戰書!返回那幢白色大廈,與Ruby等人決鬥…」灘叔噴出鮮血,說著當時情況。佐敦此時竟然心痛得流下淚來,完美的殺手因為愛情與親情變得有瑕疵及致命弱點。
 
「你一定要救她!我…我不行了,沒救了!你要好好保護黛雅,於這凶險世界生存下去!」灘叔留下此遺言就斷了氣。
 
「嗚…嗚…」佐敦哭喪著臉抱著灘叔的屍體,他早當了中介人是自己的大哥。

「唔好…唔好呀!」佐敦抱著灘叔漸漸冰凍的屍體,對著天花板發出悲憤的叫聲!
 
N年前一位古惑仔於自己家裡發洩著自己性慾。古惑仔金毛於睡房裡玩弄著死去的女子,他用刀將她的眼珠挖出來,然後拿出自己的陽具預備插向該屍體眼眶!


 
「嘩,扯旗呀!屌眼窿真係返唔到轉頭!」人面獸心的金毛正欲姦屍之時,後背被人開槍射中!金毛躺臥於該條屍體上一命嗚呼…
 
「垃圾!」真正身份為Broken Toy的Dia走近金毛屍體,腦裡浮現他死前那把嘔心的聲音。Dia拿著槍轉頭望去房間的電腦顯示屏,畫面顯示著討論區講故台帖子「一個柒頭的喪生」,作者名為「叻君」。
 
「趁著空閒,未有人發現的時候看看叻君寫甚麼。」Dia以戴著手套的右手用著滑鼠,滾著頁面閱讀著。故事中男主角因為要拯救妹妹,答應神秘組織幹著不可告人的勾當。最後喪禮殺戳後男主被抓拿,於審問室發現自己妹妹竟然是警察!原來妹妹為著破案利用了男主角自己…
 
「計中有計!這個叻君寫得不俗,究竟是何許人也?」處理金毛現場後,Dia於街上走著並回味「一個柒頭的喪生」的故事情節。這位殺手想結識那位叻君,連忙用手提電話致電黑客台主。
 
「蔚藍,我有件事要拜託妳!可不可以查查那位叻君姓甚名誰?」殺手Dia懇求著台主蔚藍,對方無奈的嘆氣。
 
「又要幫妳用Deep Web找人!妳要殺他?」台主回應著Dia。其實台主蔚藍只知道Dia是位殺手,而不知道她是殺手界令人聞風喪膽的Broken Toy。
 
「不是,我要結識他!為了工作!」Dia欺騙台主蔚藍。就這樣Dia知道叻君真名叫關文毅,他於討論區裡算是懷才不遇的作家。所寫的故事無人問津,或是被人責罵。
 


「他應該要成名!怎樣幫助這位文毅呢?」Dia想著想著,慢慢策劃一個助叻君「大紅大紫」之大計。
 
N年後,Broken Toy決定於文毅所住地方附近的餐廳做侍應並接近文毅,然後模仿著他所寫新作《殺手無夢》之章節殺人。隨著自己與文毅相處,殺手漸漸愛上了此啞巴。怎能想到此殺手Broken Toy於感情路上只是隻單純生物,與異性相處就會對對方產生感情而無法自拔。
 
「我要那兩隻公仔!」那一天,Broken Toy (Dia)用彈弓刀架向凱光頸項恐嚇該人。想佔Dia便宜的店長嚇破了膽,連忙拿鎖匙幫她從機器裡拿了兩隻Lovelive趴趴玩偶。連Dia也被自己的行為嚇到,為了令自己及文毅開心而差點身份敗露。
 
「你叫伊臣,對嗎?樣子貌似歌手Eason Chan的男子!」回到現在,暗房裡Dia用槍指著雙手被綁於椅背坐著的黑警伊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