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友向警署裡熟人要求「增援」後,那班黑警立即從黑道找合適人馬幫忙。黑警不知道項友要人其實來對付Broken Toy,因為張Sir說謊嚷著要人馬對付反送中示威者。
 
「那個項友聽說他找到外國勢力大本營,要人集中於他身處倉庫討論如何進攻。」警署署長江智尊對著其下屬討論對策,該女下屬一邊聽著一邊點頭。討論完後那位女下屬致電某位「好幫手」。
 
「你好!」電話另一邊答道。
 
「譚費仁議員,有事要你幫忙。關於反送中…」女下屬為何要拜託那位立法會議員?
 
又一天過去了。早上有輛旅遊巴駛往該警署,巴士裡坐滿了身穿「我愛香港」藍色T-Shirt的男仕,他們是黑幫組織「連城」之門生。巴士播著一首歌曲,由校長接班人李克勤、好勝Gigi梁詠琪及蝦蛟老母陳慧琳演唱的《熱愛基本法》。
 


「這律法,尊重它,珍惜它,欣賞它!」連城門生熱情的唱著,儘管那班不是唱家班出身唱得不太悅耳,有的更加唱到走音令人側目。旅遊巴站著藍衫人拿著咪高峰唱著,以為自己是歌神張學友賣力的唱著。
 
「國家每日強盛 ,角色早肯定,香港祖國力拼繁盛且安定!」拿著咪高峰的他以震耳欲聾的聲線唱著,那不是歌聲而是魔鬼的叫聲。然而車裡的門生聽到後越唱越興奮,延續著這場鬧劇令司機猶如置身於此地獄中。
 
「基本法,熱愛基本法!」旅遊巴裡好比萬人大合唱的演唱會,但這樣令司機感到恐怖與嘔心。他們走音、大叫、讀歌令這個前「浮花」樂隊主音的司機想將車撞向牆讓全車人陪他一起歸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RwGsok4K8
 
「真不應該接下這工作,想死!」司機暗暗的投訴著,幸好旅遊巴已駛到警署裡。一眾藍衫人紛紛走下車。
 
另一邊廂,又一輛旅遊巴駛往警署。巴士裡反而坐滿了紅色T-Shirt人仕,他們身份居然「連城」敵對組織「黃金」。難道智尊等黑警想兩幫派人仕冰釋前嫌,傾力對付「敵人」?


 
「香港始終有你,讓萬眾掌聲響一世紀!」「黃金」門生唱著由陳少琪填詞的《香港始終有你》,而陳少琪亦是達明一派的前御用填詞人。達明一派粉絲怎能預料陳少琪會為殺人政權填上如此垃圾的歌詞…
 
「感謝你,小天地,創天地。盛夏冷冬各種天氣,不捨不棄,才會了不起!」「黃金」門生猶如男高音一樣唱著,歌喉竟比「連城」那班人唱得更好!旅遊巴司機乃前「浮花」樂隊低音結他手,對他們唱著如此「垃圾」歌曲不以為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gqRqrCMhKw

「好了,我們到了!下車!」黃金門生同叫一聲,浩浩蕩蕩的走落車。於警署看守的兩位軍裝警員望著一班黑社會走去警署,交頭接耳討論著。
 
「好像是兩個幫派來警署,幹甚麼事?」戴眼鏡的男仕問著臉上貼著膠布的男子。
 


「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兩個幫派分別是連城及黃金!可能來此大和解吧!」膠布男回答道。此人臉上傷了的原因乃之前追捕示威者於街道跌倒,弄傷那不俊俏的臉。
 
「連城!你來做甚麼?」「黃金!你找人殺了我的新界之虎,這筆帳今次一定要算清楚!」「計你老母,算鳩數喇屌你老母臭閪!」警署會議室裡,紅衫藍衫兩幫人大吵大鬧,看似會釀成大亂鬥!
 
「你班仆街同我收聲!」猶如洪鐘的聲音叫停那兩班古惑仔,更嚇得他們紛紛坐回自己座位。原來該人正是江智尊,他身穿白衫制服走到主席位並坐下來。
 
「今日叫你們來,正是要你們做一次良好市民,打倒外國勢力!」江智尊說著連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言。不過這不要緊,那班「傻仔」黑社會就可以了。黃金與連城門生聽到外國勢力,紛紛起哄。
 
「打倒美帝!打倒資本主義走狗!」兩班渣滓叫嚷著,姿勢好比猩猩。智尊看見他們忘記了幫派仇恨後心裡冷笑著。他其後公佈打倒外國勢力大計,人力如何分配云云。兩派人聽後不約而同點頭,智尊心想此班人真容易控制!
 
「事成後,你們的大佬會提早出獄。大家可以合作,令香港更繁榮穩定!」至尊誠懇的笑著,場面猶如《黑社會以和為貴》結尾一樣詭異又心寒。
 
「詳細情形,譚費仁會好好與你們解釋及安排!」智尊笑道,之後一位身穿黑色西裝樣子貌似年輕時期的King Sir男子走進來。此人正是譚費仁議員,乃一位激進親中共議員。他主持近日的撐警集會,之前地鐵站毆打示威者及市民的疑似策劃者。
 
「大家好,我是譚費仁議員!現在國家需要你們…」一輪討論後,譚費仁與部分連城黃金門生來到項友蔚藍身處倉庫處。


 
「我記得你張Sir!當時沒有你,我就不可能當上議員了!」房間裡費仁握著項友的手。議員所指的事乃當時項友插贓嫁禍前議員馬偉力女兒馬詩美藏毒,令該前議員被逼退選。就這樣費仁成功當上立法會議員,於立法會妖言惑眾染紅香港。
 
「舉手之勞,況且我與那位馬偉力議員有新仇舊恨…」項友對著費仁笑道,兩人各自坐在沙發椅面對面望著。兩人交談著計劃,項友欺騙費仁說殺手Broken Toy乃反送中示威幕後黑手。
 
「我明白了。Broken Toy會來到此地,我們埋伏他香港就會回復繁榮穩定。呀,我見到那位女子陳蔚藍。你沒有告訴她與那位陳伊臣嗎?那件事…」費仁提起項友向伊臣蔚藍隱瞞的秘密。
 
「甚麼秘密?」項友面帶不悅的問道,費仁沒有理會繼續說著。
 
「伊臣父親陳光亮於外面有位私生女,名叫陳蔚藍!即是那位身穿白色恤衫與黑色西褲的女子。伊臣知不知道她是自己的妹妹?蔚藍又知不知道…」費仁自顧自的說著,項友聽著冒著冷汗。
 
「光亮當時說他很後悔背叛自己妻子,還說著離棄那位第三者及自己私生女很後悔!光亮哭著對我說他一定補償她們…」項友思緒回到那不堪回首的記憶,他要向光亮妻子及伊臣隱瞞此事。但項友決定解決Broken Toy後,就向伊臣坦白關於蔚藍的真正身份。

「伊臣出去那麼久,還未回來?」項友心裡對伊臣「人間蒸發」生疑,他當然不知道故人兒子被Broken Toy逼問其愛郎文毅被困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