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明白了。」那人對項友答道,黑警聽到後就放下槍。待到項友真正離開後,藍衫連城門生慌張的跌坐在地上。
 
「這位張項友充滿著壓場感!聽聞他年輕時掃平了灣仔一帶黑勢力,看來別要惹此人和女子台主!」該門生喃喃自語。
 
「妳…妳呃我!妳假扮我所愛的台主欺騙我道出文毅身處哪方!Broken Toy妳很卑鄙!」另一方面,伊臣意識清醒過來對著眼前的Dia怒罵著。殺手瞪眼望著此賤人,她黑黑的眼珠猶如黑井一樣深不見底。眼睛乃靈魂之窗,而Dia的眼神猶如蓋上了厚厚的窗簾令人未能窺見她的靈魂深處。
 
「卑鄙?我有看新聞及懂一點點黑客技術!雖然我沒有你愛人台主那麼厲害!」Dia一提起台主,伊臣開始發難但被綁於椅子未能傷害殺手半分。Broken Toy側著頭看著黑警,其眼神令他越看越感到寒心。
 
「最近你們不是拘捕了尹子良嗎?那位於古詩井喪禮怒罵你們死黑警!不是嗎?」Dia冷冷的說道,而伊臣則如狂人般於椅子搖晃著。這位黑警憤怒得雙眼掉下淚來,屈辱與不憤侵蝕著自己意志。
 


「佢抵撚死!」伊臣嘗試向Broken Toy吐口水,但被她側身避開了。
 
「你們嫁禍尹子良家裡藏有兒童色情相片是嗎?那些違法照片應該是你要求台主下載,讓你用作辦案對嗎?」殺手Dia不斷追問著伊臣。他被問得急了,情緒失控開始胡言亂語。
 
「屌你老母!屌你老豆!屌埋你先人骨灰!」伊臣咒罵著Dia,心想這樣鬧著該殺手就會自己鬧到即刻暴斃。Dia任由黑警發洩著怒氣,好比小孩一樣發脾氣。
 
「像你如此的人,我真的第一次見到!可惜呀,你們所謂控罪及證據市民不會相信!警署被圍,你們猶如喪家之犬被逼逃離!有何感受?」伊臣想不到Dia會知道自己與項友被逼逃難遠離警署,開始發瘋大叫。
 
「好撚正!警署裡太多限制,逼問犯人不能過火!現時我們抓了文毅,可以叫一班男人好似肥良海虎漫畫情節,日日夜夜輪姦他!之後要剪掉他那話兒,逼佢含自己條撚!哈哈…終極侮辱!」伊臣理智全失的嚷叫著,卻換來Dia狠狠的一巴掌。Broken Toy雙眼變得通紅,似乎不能忍受伊臣侮辱其愛人文毅。
 


「屌妳!妳哭了!想不到妳這個冷血生物,會對此肉便器產生感情!好呀,狗男女姦夫淫婦!我祝你哋無仔送終,生生世世喺地獄被火燒,俾牛頭馬面日日玩屎忽屌屎眼屌閪窿!跟著…」「嘭!」Dia一拳打暈了瘋狗伊臣令他閉嘴。殺手鐵青著臉拿出一支微型噴射器,向著伊臣鼻孔射出神秘物件…
 
「我想項友不會如此有信心,自己一人等著我到來的。伊臣你會成為我送給他的第一件禮物!項友會不會安排了數十名黑社會招呼我呢?」Dia來回踱步,心裡計劃著如何進攻項友台主身處的倉庫。
 
不消一會兒,Dia抬著伊臣走去附近露天停車場。她搶去一輛紅色Tesla汽車,與暈去的伊臣前往拯救文毅。
 
「我又來了叻君!有沒有想起我呢?」另一邊廂,被困於監倉的文毅聽到門外傳出台主蔚藍的笑聲。
 
「放我出去…」文毅嘗試叫出此話,然而聲帶並未恢復正常的他發不出任何聲音。門外的蔚藍向他大叫一聲「吓」,似乎裝作聽不到文毅說話。
 


「你想說甚麼?哎呀,我不知道你是啞的!我又不懂得讀心超能力,不能聽取你的心聲!」文毅無法承受台主的笑聲,連忙雙手掩著雙耳。
 
「即使我聽到,我也不會理你!不過…如果你想望著我雙腳讓你解決性需要,我亦可以幫忙幫忙的!」台主繼續冷嘲熱諷著監房裡的文毅,啞巴心想此女子是位討厭的小惡魔。
 
「老友,有新嘢爆!」另一邊廂,倉庫入口處兩位紅衫黃金門生閒談著。他們身邊有其他身穿藍衫紅衫的古惑仔巡邏著,看看有沒有入侵者。
 
「聽聞那位美女台主是警察陳伊臣的妹妹!台主愛好與自己哥哥亂倫,因為這樣為他們帶來高潮與快感!真變態!」黃金門生對著他友人笑道。
 
「現時警察關係那麼亂的!聽你這樣一說,難怪我覺得那位女子台主奇奇怪怪的樣子。原來…」友人繼續與該門生討論著陳蔚藍及陳伊臣。那個秘密居然那麼快傳遍整個倉庫裡,項友對此懵然不知。莫非這是譚費仁存心將此秘密傳開去?
 
「有人殺上門!」那班人大叫,門口處有人「衝出來」!紅衫藍衫紛紛拿著黑星手槍向該不知好歹的開槍!槍聲停止後紅衫及藍衫人不約而同走近該入侵者旁邊,發現該人是陳伊臣!伊臣他奄奄一息,狠狠望著圍著自己的黃金連城門生。
 
「伊臣!屌佢個妹嗰條仆街!」「你小心被張項友那人聽到呀!」「台主是你妹妹呀!」嘈雜的聲音煩擾著伊臣,他不敢相信自己愛人乃自己的妹妹。
 
「轟!」伊臣突然人體爆炸!站於他身旁的門生全被炸到粉身碎骨!煙霧散去後地面留著紅色十字架的血跡,以及一堆堆斷肢。原來殺手Broken Toy為伊臣裝上了微型計時炸彈,當她將黑警推到倉庫門口後就會倒計時並爆炸。


 
未爆炸的時刻,項友走到轉角位發現議員費仁用著手提電話與某人交談著。
 
「好的,好的!」費仁一邊說著一邊微笑,項友偷看著該議員。
 
「那件事我會處理好的!你亦應該懂得如何幫忙幫忙!事成後…」項友偷聽著費仁,而該議員並未發現自己被人偷聽。
 
「究竟此人與誰交談?」項友開始對費仁懷疑起來,其實是該議員向連城黑幫商議酬金事宜。費仁議員無從預測,這次通話會成為自己的催命符…
 
「轟!」外面傳來爆炸聲!項友聽到後趕快跑去倉庫門口方向,而費仁冷靜的關上電話。他沒有理會外面發生何事,只是按著手提電話預備再打給黃金黑幫討論酬金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