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臣「人體爆炸」炸死數位黃金連城門生後,倉庫裡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原本兩個幫派有新仇舊恨還未算清,因為要他們「大佬」可以提早出獄才被逼合作。現時兩派各自死掉幾位成員,他們互相猜忌是誰將此倉庫位置洩露予入侵者。
 
「我一早說過連城不可信的!當時他們大哥連畢誠只不過是我們黃金一個小頭目,後來意圖奪權才被趕出來!」
 
「去死吧!黃金大哥害怕我們大哥功高蓋主,才將他趕出來!我們尚算爭氣,於此小小香港打出一片天!現時黃金已經不行了…」倉庫裡紅衫與藍衫爭吵著,場面充滿著火藥味。另一方面,項友走到門口處見到血紅色十字架。有位身穿紅衫的黃金門生呆呆的望著十字架,項友感到出奇走去問問所為何事。
 
「那個十字架,正是陳伊臣的殘骸!」黃金門生向項友宣佈故人兒子回歸塵土,黑警聽到後嚇得呆若木雞。現時Broken Toy究竟身處倉庫哪處呢?
 
「Broken Toy我屌你老母!我…我明白此殺手為何那麼快找到這地…」項友腦裡浮起譚費仁的臉容!他轉身跑去找該議員算帳,儘管他與伊臣的死毫無半點關係。紅衫黃金門生繼續站在紅色十字架上,看守著門口。有隻蟑螂慢慢爬上他所穿長褲,該人低頭望到後嚇到尖叫!
 


「曱甴呀!曱甴呀!」該人嚇得大吵大嚷,連Broken Toy從天花板向他跳下來也全不發覺!殺手Dia右腳一踢,將紅衫男狠狠踏在地上。黃金門生頸項被Dia踏斷一命嗚呼!
 
「文毅我來救你!那班黑社會與剛才那個警察真蠢!」Dia心裡冷笑著,慢慢朝著項友所跑方向走去。
 
「仆街啦你!你出賣我們!」「不是,你們黃金出賣我們!」「一日二五仔,一世二五仔!這班連城門生如他們大哥連畢誠一樣,反骨之相!」「屌你黃金!無料扮四料仲侮辱我哋大佬,去死喇!」倉庫某處,紅衫藍衫突然拿著槍互相指著對方!兩派黑社會合作關係破裂,放下成見根本是妄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AlZvfPYc5M
 
「砰砰…」開槍了,他們真的開槍了!明明還未遇到Broken Toy Dia卻自相殘殺,盡顯中國人的劣根性。紅衫藍衫各自找著掩護物擋著,現時場面好比War Game愛好者於倉庫裡競技,不過他們用真槍。
 
「你們將情報賣給入侵者!垃圾!」某位紅衫黃金門生高聲怒罵著連城門生,對方不甘示願將手榴彈回敬他們。


 
「收膠呀!你們那幫人肯定沒有上討論區,連收膠是甚麼意思也不清楚!」藍衫連城門生挑釁黃金那班人。「轟」一聲,手榴彈爆炸炸死了好幾位黃金門生。Broken Toy以靈巧身手經過此地不被人發現,看見他們狗咬狗骨忍住笑。
 
「敵人在此呀!不理你們了!」Dia於暗處心裡大笑著,她要找文毅被困於哪處。沿途殺手殺掉擋於自己面前的連城和黃金門生。倉庫裡看守著文毅的台主聽到附近傳來槍聲,連忙逃命將啞巴留於監倉裡。
 
「她似乎走了!是誰到來此倉庫?」文毅於監倉裡想著,好快他就知道何人救自己…
 
「那麼快殺到來?外國勢力果然是外國勢力,我應該要求他們派解放軍!」另一邊廂費仁聽到外面撕殺聲喃喃自語道。一位身穿藍衫連城門生走到議員身邊,應該是他的親信。
 
「此地不宜久留!」親信對著議員說道,聽到後就跟著那人走去倉庫秘道方向離去。不巧地快到了秘道門口處,該親信被某人一槍射爆了頭!


 
「有話好好說!」費仁議員雙手舉高轉身望望那偷襲者是誰,只見那人卻是項友!
 
「你剛才是否通風報信,匯報Broken Toy文毅被困於此?」項友因為伊臣死掉失去常性,竟然想殺掉費仁!
 
「當然沒有!你太多疑了!你現時這樣怎能做伊臣的榜樣?」費仁並不知道伊臣死去,微笑著提起那人名字。項友聽後大怒,瘋了似的向費仁議員連開數槍!
 
「你去死!你去死!去死呀!」項友將費仁的頭部轟成肉碎。他望著議員的屍體喘著氣,憤怒仍未平息下來。張Sir堅信著譚費仁議員出賣他與伊臣,他之前看到的那通電話就是「證據」。
 
「你呃我!剛才打電話…不是致電Broken Toy來殺我與台主嗎?你這個賤人!」項友向著費仁屍體吐口水,然後背向該死人離開找尋台主蔚藍身處何方。
 
「蔚藍可能有危險!」項友瘋狂的跑著,他不能讓友人私生女被殺手奪命!
 
回到連城黃金撕殺現場,此處牆壁、掩護物已被子彈弄致滿目瘡痍。兩幫派人仕已死得七七八八,屍體遍佈一地。慢慢有兩位古惑仔站起來,分別是藍衫人與紅衫人。他們各自拿著開山刀,預備來一場生死相搏。
 


「連城正一二五仔!」紅衫人拿著開出刀,腳步浮浮的走去藍衫人面前。他的對手狀態不太好,一看而知已到瀕死邊緣。
 
「你呢個食古不化的黃金古惑仔,做乜不去老人院走嚟呢度獻世?」藍衫人嘗試用言語激怒紅衫人,令他露出破綻令自己可以得手。兩人各自握緊開山刀,向著眼前的敵人一劈!
 
「他們…他們互劈!現在動也不動,應該死掉了!」現場中原來有名藍衫連城門生假扮屍體。他緩緩站起來見到兩人用刀劈中了對方頸項,他們呆站著而鮮血不斷噴出來。
 
「應該…算了別理他們!」該人快快逃離現場,心裡暗自慶幸他是這裡的倖存者。該藍衫人跑著跑著,看見一位身穿白色長袖恤衫與黑色西褲的女子。
 
「她應該是台主,想不到死裡逃生後會遇到美女!」藍衫人色迷迷的望著台主蔚藍,突然被人一槍爆頭!
 
「張Sir!」屍體倒地一刻,台主看見了項友的身影。張Sir快快的跑去光亮私生女面前並握著她的左手,然後迅速的跑起來。
 
「現時要保護你的女兒,光亮!」項友心裡說道,希望光亮在天之靈保佑他們捱過此場大劫。
 
「鐵門開了!」文毅望見鐵門被人打開心裡驚訝道,他怎會想到救自己的是自己的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