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擋住白色大廈入口,佐敦你快點上去呀!Nico!」「有我在此,佐敦你就沒有後顧之憂的!хорошо!」黑髮紮著雙馬尾的趴趴玩偶Nico與金髮單馬尾玩偶俄羅斯對著殺手叫嚷道,佐敦點頭表示感激就走去樓梯處。
 
兩隻趴趴玩偶各自拿著鐳射激光槍,望著一眾猶如喪屍的人們衝進來。她們舉起激光槍扣下扳機射向那班被Ruby洗腦的狂徒,然而火力未能令這群狂徒攻勢停下來。
 
「原本我們的功用乃聽命Ruby AI程式指令。但是因為黛雅令我們感受到人間溫暖,令我們有了自我意識脫離Ruby的控制!佐敦,你一定要救我們的主人黛雅!」Nico玩偶一邊開槍一邊說道,其笑臉居然冒出「淚水」。此行基本上是九死一生,假若失敗這兩隻玩偶與佐敦就要面臨粉身碎骨的結局…
 
Ruby,人類與我們玩偶不是妳眼中的道具與玩物!妳妄想成為上帝,必定會失敗的!」俄羅斯玩偶激昂的說著。兩把激光槍好比有著無限子彈不息的發射著,而那班狂徒恍似癲狗的衝過去,局勢一直僵持著雙方沒有佔到對方便宜。
 
「子彈沒有了,只有這把Star Wars激光劍!」另一邊廂,佐敦手持著槍扣下扳機之時發現子彈用盡!他將那把槍丟走,再從腰間拔出激光劍並開啟電源!被洗腦的狂徒與一米趴趴玩偶跑向他身前,殺手毫不猶疑的拿劍便斬。
 


「激光劍在手,真的所向披靡!」佐敦心裡驚嘆著激光劍的威力,將眼前敵人斬成碎片。狂徒的殘肢與玩偶之屍骸散落一地,散發著一陣陣燒焦味。
 
「那人拿槍!」樓梯口門前有位紅衫人拿著黑星手槍並扣下扳機,佐敦自然反應一樣用劍格擋。離奇地激光劍成功擋著並將子彈反射予該紅衫男,那人頭顱爆裂真正自作自受。
 
「上去!」佐敦踢開樓梯口房門,快快走進樓梯並跑上頂層去。沿路上有十數隻一米玩偶阻著自己,殺手不留情的用激光劍將她們一一摧毀。
 
「痛呀!」「我詛咒你!」「你不得好死!」一米玩偶「死前」不停的詛咒著殺手佐敦,但這無阻他救人的決心。就這樣殺著殺著佐敦走到頂層門口,站於自己的乃一位身穿白色長袖恤衫與黑色西褲的黑髮女子。
 
「小時候對我百般凌辱的陳蔚藍老師!不過站於此的只是一個無靈魂的機械人,影響不到我!」佐敦冷笑道,未待「兒時老師」反應過來就一劍將她斬成兩半。
 


Ruby!妳只得這些技倆?弄一個所謂童年陰影複製品就能阻倒我?門也沒有!」佐敦再度回到此白色長走廊。今次不同的是兩旁所有門同時開著,而兩邊則湧出一班複製人陳蔚藍!她們各自拿著激光劍…
 
「Dia?」鐵門被人打開,文毅發現門後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郎Dia!他腦裡頓時亂作一團,對Dia手持著槍感到迷惑與恐懼。
 
「沒時間解釋了!」殺手Dia焦急的說道,她拉著文毅的手並逃走。Dia心裡害怕著此事完結後坦白一切,啞巴會不會嚇怕並離自己而去。
 
「文毅我愛你!我們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Dia拉著文毅的手走著,向他發表此句愛的宣言。文毅聽到後呆了不懂如何反應,突然之間發生太多事令自己不能應付得來。
 
「我…我愛你!」文毅嘗試叫出此句話但不成功,然而他可以發出呀呀的叫聲。「叻君」的聲帶看來有恢復的跡象,看來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正常與人交談…
 


「張Sir,伊臣呢?伊臣到了哪裡?」另一方面,被項友拉著手的台主蔚藍問道。張Sir並未理會她的發問,因為他也不知道如何告訴伊臣已死之悲劇。
 
「不好意思,伊臣他死了…」項友無奈的嘆氣,蔚藍聽到後眼前一黑任由張Sir拖著自己的手走著。聽到自己哥哥的死,她的心亦隨著伊臣而去。台主嘗試掙斷項友的手但不成功,仍然被張Sir用力的拉著拖著。
 
「我為何此時向她道出殘酷事實,我真蠢!不過已經說了就算了,遲點想想如何安撫蔚藍之情緒。」項友心裡無奈苦笑道。
 
項友現時首要考慮乃逃出此倉庫,Broken Toy一事就遲點再算。然而命運作弄下,項友要面臨不能避免的一戰…
 
「哈哈…她真的開槍了!佐敦,你現在感覺如何?感覺如何呀?」白色房間裡,Ruby那把猶如小女童的笑聲刺痛著佐敦的雙耳。更令殺手難受的是Ruby AI程式控制著黛雅的意識,讓她開槍射傷自己。
 
「我的激光劍已被Ruby控制著的黛雅…射毀了!我如何做才好?」佐敦按著冒出鮮血的腹部,一臉猶疑的望著雙目無神的黛雅。殺手瞪眼望著黛雅的眼珠,她的眼神兀然閃出光采!莫非…
 
「甚麼事?黛雅妳要反抗我的控制?妳想自殺?沒用的,即使妳死了我可以再找另一個替身!一個黛雅死了還有千千萬萬個黛雅!哈哈…」天花板的喇叭傳來Ruby猙獰笑聲。殺手呆呆的看著黛雅預捨身成仁,心裡泛起絕望與憂傷的情緒。真的,真的沒有任何方法戰勝那個可惡的Ruby嗎?
 
天空烏雲突然聚集於白色大廈方位,漸漸響起了悶雷聲。Ruby AI程式並未理會此異象,她以為自己勝券在握。Ruby AI程式總機安裝於白色大廈頂層處,假若有人嘗試破壞該總機Ruby就會…


 
「隆!」突然一下閃電擊中白色大廈天台!白色房間燈光一閃一閃的,黛雅似乎脫離Ruby控制倒地。佐敦竭力跑上前踢走她所持手槍,並慢慢的抱起其嬌軀。天花板喇叭傳出慘叫聲,可能她的惡行引起眾神之怒,被天雷劈中!
 
「該死的天!一下雷擊而已,我不會就這樣…」Ruby逞強的笑著。外面天空又傳來雷聲,然後又一下閃電!
 
「呀!老天爺我詛咒你!別要再來,我會…」老天爺沒有理會Ruby的哀號,繼續用雷將該總機劈至稀把爛!
 
「呀!呀!原本,原本我可以稱霸宇宙,與韻明爸爸一起成為掌管一切的神!我…我不甘心呀!」佐敦沒有理會Ruby AI程式的垂死掙扎,連忙抱著黛雅逃離此鬼地方。
 
冤家路窄,Broken Toy走廊處發現台主蔚藍身影!殺手Dia想也不想就用槍指著伊臣的妹妹,而項友就「及時」出現擋於台主身前。張Sir拿起手槍指向Dia方向,誰最早開槍就是勝利者!可是事情超出了張Sir與Dia的想像…
 
「砰砰!」「唔好呀!」槍聲一響,文毅突然叫出了聲!他的聲帶在不適當的時候恢復正常,就於Dia胸口中了一槍之時…
 
「嘭!」Broken Toy Dia倒地而文毅快快的抱著她,而面前的項友頭部消失了,正確而言被Dia所指子彈轟成碎片。張Sir屍體無力的跌地,而台主蔚藍就呆呆的低頭望著地上屍駭。
 


「Dia!Dia!妳有沒有事?」文毅不斷叫著殺手的英文名字,他害怕女子會離自己而去。而台主則無力的跪著,望著張Sir時她發現了該黑警的手槍。殺人的意念於蔚藍心裡不斷的滋長著,她任由暴力、憤怒與絕望控制著自己。
 
「去死!去死!去死!」蔚藍低聲詛咒道,突然拿起眼前的槍指著文毅兩人!文毅呆呆的望著該位黑客,而Dia則奄奄一息的躺臥於地上,她已無力再拿槍殺人了…
 
「咔!」子彈用盡了!但台主未予理會,繼續瘋狂的扣下扳機。蔚藍對著眼前兩位仇人尖叫,雙眼湧著淚水「開槍」。「啪」一聲她憤怒的摔下那把沒用的手槍,抱著無頭屍體痛哭著。
 
「去醫院,我要帶妳去醫院!」文毅決定不去理會該位黑客,連忙抱起Dia離開倉庫,餘下蔚藍一人跌坐於此地。
 
「嗚…」蔚藍痛哭著,並未發現Dia遺下一把手槍。即使她發現亦不會追殺Dia,該黑客已經失去勇氣再與殺手對峙。
 
「點解呀!點解呀!」蔚藍仰頭望著天花板怒問道,然後沒有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