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與俄羅斯玩偶「死掉」了,而她們亦盡力將門外被洗腦的狂徒殺掉。佐敦抱著黛雅身軀跑去大堂門口預備逃出白色大廈時見到那兩隻玩偶之殘駭,心裡不禁黯然。
 
「對不起!」佐敦對著那兩隻玩偶哭道。時間無多了,再不找輛汽車去找相熟黑市醫生黛雅會有生命危險,而自己亦不會好過。殺手腹部滲著血,意識漸漸模糊。走著走著,他找到一輛黑色寶馬汽車。將黛雅放到助手席位置,然後自己坐上司機席準備開車逃出生天。
 
「唔嗚!」佐敦噴出鮮血,他心想自己快不行了。至少殺手想將黛雅駛到那位黑市醫生所在地,或是鄰近的醫院。雖然現時世界大亂,醫院能夠正常運作與該黑市醫生是否健在仍是大問題。
 
「去找醫生,去…」佐敦踏下油門就眼前一黑,頭部伏於軚盤上令響號不斷悲鳴著。此際該汽車的音響播著The Smiths 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而車子並未停下繼續駛著。寶馬汽車慢慢直駛到工廠區附近海岸,殺手與黛雅並未醒來任由車子駛著…
 
「To die by your side , is such a heavenly way to die…」歌曲不停的播著,而車子則衝向了海裡…
 
《殺手無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6CrPfjkS6Y


  
文毅成功於倉庫外附近找到一輛紅色Tesla汽車,他將Dia放上助手席而自己就坐去司機席。原本的司機於車裡遺下車匙,讓他能夠載著Dia駛去鄰近的博愛醫院。他死去的母親於該醫院接受治療,這次再來令人感嘆這是否命運的安排。
 
「Dia,妳要堅持著!」文毅一邊駛著車,一邊對著坐於旁邊奄奄一息的殺手叫道。車子橫衝直撞的駛出元朗八鄉直入大馬路,引起了馬路上兩位軍裝警員的注意。
 
兩位警員走進警車裡,預備跟著文毅所駕汽車以控告他超速及危險駕駛。不巧地文毅曾經嘗試考車牌,但每一次都失敗。現時此人乃「渣大膽車」無牌駕駛,被警察抓到就不堪設想。
 
「唔好…唔好瞓呀!」看著Dia快要不行了,文毅焦急的叫著。他腦裡浮現母親逝去當天的情景,想著想著淚快要湧出來。不能!他不能被眼淚影響自己駕駛,要到醫院將Dia交給醫生才可以哭一場!
 
「如果我當天沒有買CD而是早早去見母親最後一面的話,會不會見到母親醒來與我們說再見?」文毅駛著車心裡問著自己,對身後被警車跟著毫不發覺。


 
兜兜轉轉下紅色Tesla汽車駛到了醫院,幸好警車駛去附近時突然被某位不小心的司機撞到,令兩位警員就這樣跟丟了文毅他們。文毅抱著Dia下車,快快跑進醫院裡去。
 
「醫生,醫生喺邊呀?」文毅抱著Dia身軀於醫院大堂叫嚷著,兩三位醫護人員見狀快快跑到他倆身前。一位女護士將Dia身軀抱著,叫文毅於醫院裡等著。
 
Dia被醫護人員快快送去急症室,看來她情況危殆。文毅不理之前護士勸告緊張的跟著醫護與Dia走去手術室門口方向,快到門口時被護士阻著。
 
「先生你不能進去!」文毅聽到後無奈地於門前走廊等著。
 
「傷者中了槍!」「她快要不行了…」醫護盡力救著身軀漸冷的Dia,而文毅就無助的於走廊處來回踱步。那一天母親逝去的悔疚與心痛向他襲來,令自己眼淚終於忍不住。


 
「差人做嘢!差人做嘢!」之前跟著文毅所駕汽車的兩位警員走到醫院門口,看來他們嘗試於這裡抓拿「嫌疑犯」。門口的醫護人員及某些市民聽到後,一臉憤慨的走到兩人身前。
 
「Popo走嚟呢度做乜嘢?」一位身穿黑裙的女子向著那兩位警員怒問道。
 
「我哋嚟捉犯,你條八婆係咪想阻差辦公!」那兩位警員向她罵道。
 
「呢度無你要捉嘅犯,唔該你哋離開!」一位男醫護勇敢地向那兩位警員落逐客令。一班醫護人員及數名市民慢慢將兩位警員逼離醫院門口,而該兩名警員則逼於無奈轉身悻悻然的離開。
 
另一方面,醫生出來了。文毅見到醫生身影則跑向他身前,渴望該人會為自己帶到好消息。
 
「先生,好遺憾…」然而醫生為文毅他帶來壞消息。文毅聽到後就心碎掉了,他的世界就這樣崩潰…
 
「陳蔚藍於元朗八鄉嫌疑殺警被捕。」討論區出現這個帖子,網民紛紛討論著此單新聞。
 


「一位女子會這樣神通廣大殺了兩位警察?而倉庫裡那兩班紅衫藍衫怎樣解釋?」網民「除暴Go」問道。
 
「警方查案真是如TVB新聞一樣是是但但!紅衫藍衫為何死掉沒有解釋,而該議員為何被殺又草草帶過!雖然那位譚費仁真是死不足惜…」網民「比卡超局長」回應。
 
「離奇地倉庫發生案件後,有位女子於博愛醫院傷重不治!這位女子是中槍身亡,而警方則以被黑幫尋仇輕輕帶過!該死去女子會否與陳蔚藍殺警案,以及紅衫藍衫死掉有關?」另一位網民「方丈玩石頭記」分析著。
 
「聽說那位陳蔚藍是該名陳伊臣的妹妹!越查越奇怪,此單案件會不會如徐步高案件一樣…」一眾網民不停的討論下去,很快的推至1001帖子被鎖,網民另開新帖討論。陳蔚藍殺警案就這樣成了一宗懸案,儘管警署裡的人知道乃江智尊嫁禍陳蔚藍讓她做替死鬼,以掩飾自己與此事有關。
 
「真奇怪!那個叻君又會沒事的?難道討論區admin沒有出賣那位網民的資料?陳蔚藍原來是之前三單殺人案的真正兇手,但她…」網民於新帖裡討論網民叻君與陳蔚藍的關係,但漸漸網民不再討論叻君改為於帖子裡控訴警方隱瞞真相…
 
數個月後文毅復工,而他的殺手無夢連載完畢就決定封筆以後不寫了。殺手無夢完結後無人聯絡出書事宜,當時的熱潮來得快退得亦快。文毅覺得即使有出版社幫他出書,自己亦會拒絕。他不想因為此篇故事再度勾起傷心回憶。
 
「喂,兒子!我為你預備了晚飯!」文毅爸爸傳送了Whatsapp,該人看到後就打著字。
 
「好的!我乘車過來!」文毅以Whatsapp回應道,他決定從此頓飯開始慢慢修復自己與父親的關係。文毅不想逃避著父親,他想好好的陪著父親以彌補之前自己的過錯。


 
「樂隊浮花重組。」文毅用手提電話瀏覽著討論區留意到此帖子,他不理會走上去巴士。
 
找到了座位,他就拿出耳機插去手提電話的3.5mm插口並戴著。音樂響起,是王傑親自作曲作詞的《多少次》。
 
「多少次,無意之中來到這熟悉的街口…」文毅聽到此曲後望著那間熟悉的餐廳,猶如看見Dia那熟悉的身影。聽著聽著他不禁流下淚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PfFEzFIe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