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可憐的少女,可憐的社會,可憐的香港制度!



外傳,梓欣校園欺凌事件。


今天,晴天。又是一個平凡又無聊的上學日子,我已經上了中學一年多,到了中二上學期。這是一所Band2中學,成績算好但學生操行平平,但我仍是難以適應環境,不管是功課還是人際,其他同學經常性地排斥和欺凌我,杯葛和花名已經算少事了,有時她們會推我入廁所,再用尿液弄污我全身。


我不敢告訴父母的,只好把衣服都用乾手機弄乾之後再回家。最近每星期我也十分害怕,因為我在這些日子也要去被果個衰人侵犯近二小時才能回家,否則他就把我的淫照放到網絡上,他喜歡就叫我上他家中,有時只是非禮或者裸體幫他做家務,有時是性交,他甚至試過帶朋友上來,最後我被他們輪姦,他們把錢掟在我臉上,把我當成援交少女和童妓的可僧樣貌令我十分仇恨他們,他們一邊飲酒一邊摸我發育中的胸部,我十分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污糟低賤。


回到家中雖然是父母的寶貝,但他們完全不知我被人侵犯了,我也不敢告訴他們。這個衰人強逼我假裝自願的援交少女,供他帶回家的古惑仔或者變態佬非禮甚至上床做愛,他們給我的錢則給個衰人獨吞,他只比我二十元當車費。害我回家被媽咪責罵晚歸。




幸好也沒有天天,但無定期的侵犯反而更加重我的痛苦、恐懼,十分害怕他突然要手機聯絡我,威逼我。


也因為如此,我在中二時的表現,由中一時全班第一名,一落千丈至尾五,同學更不停地嘲諷和恥笑,社工姐姐又十分煩,令我完全對人生、世界感到絕望。這天,陳偉琪她們又來玩我了。


「欣姐、欣姐」她們一幫人用一種反話式的語氣叫住了我,無奈之下我只好回應。「又有咩事呀?」「聽說你最近比人屌禍,係咪」,她們的語氣非常幸災樂禍,聽到她們用肯定的表情來問,我頓時感到十分害怕,為什麼她們會知道我被變態佬搞?大驚之下我只好否認,並且試圖立即離開,誰知她們包圍住我,又把我在酒店床上被摸胸吻嘴的全裸照片拿了出來,看到照片之後我整個人呆滯了,滿眼通紅。「唔想全校都知,唔該你以後唔好再了鼻屎,同埋再望陳永炎」說完之後她們又把我拉入廁所,今次更過份了。「放手呀,我……告訴媽咪」換來了她們無情大笑,以及一巴掌。




「死八婆、死淫西,搶我條仔,你係咪未試過比人打」大幫女生用膠桶把她們的大便小便裝起,再淋在我的頭上,之後我被脫光全身上下,再被拍攝影片。「望下鏡頭啦,我地陽光校花兼模範生係個淫蕩少女」,她們在我身上寫上我係淫蕩女孩的字樣,我再也忍受不了她們長期欺凌和言語中傷,於是反擊了。我先用拳頭揮向陳偉琪,再大力掌摑了剛剛進入女廁,經常性騷擾我的男生,區英偉。這個人性格奇怪,成績十分差,有些低低地,但時常來騷擾我、熊抱我,他十分喜歡跟蹤我放學,有時更有路上騷擾我,當街搞我條裙,又祉我校服和胸圍,害我一邊驚慌,一邊被路人嘲笑。有次在同學的起供下更強吻了我的臉部,他也是經常受欺凌的,性格自卑又容易受控制,因此是班女生用來欺凌我的幫兇。「死八婆你打我?」陳偉琪掌摑了我,再用腳踢我肚和腳,令我小腿流了血。


「死人自閉妹,你想死呀!」他用僖皮笑臉的態度說,並且衝上我面前。「吻她吻她吻她」D女生不停起哄和威脅他,這個智商有少少問題,沒有任何主見和基本行為能力的學障兒立即熊抱住我,我的力量不及他二十分一,此時我只感到絕望。


我被他捉住,完全無法爭脫,「好痛呀……呀呀,放手」,他大力扭我的手指,在其他人的呼喝下,他又吻我了,而這次我再也避開不了,被濕吻嘴唇長達三十秒。「鼻涕欣、綁住你來錫呀」,我又憤怒又驚恐又沮喪,同學在笑我唔知醜,我只好以淚洗臉,不停大哭了。




發生咩事呀?今天十分幸運,我班副班主任曾紀晶老師進入了地下女廁,結果卻發現到我全身濕透且裸體,更被一個男同學吻住嘴唇,這個老師其實一直也十分照顧和關心我的,她教授中文,而我中文成績又特別好,加上十分乖巧,因此她很喜歡我。

在發現到我遭受如此對待後,自然怒不堪言了,立即找來訓導主任和校長,因為事情十分嚴重,校方通知了我們的監護人以及是報警。曾老師帶了我去清潔身體,之後再幫我處理傷口。Miss曾,我……好害怕,她看到我情緒崩潰,知道了事情十分嚴重,先是輕輕把我抱在懷中安慰,再找社工把我送到休息室。


「如果他們再來搞你,要立即告訴我。」曾老師摸了我的頭,溫柔地說,我乖巧地點了頭。沒有同學再欺凌我了,這個中三應該可以過得好好,然而我不知道,長期侵犯我的變態佬,將會大幅增加對我的虐待。

今天被他玩了三小時,這個時候我全身校服早已濕透了,而且爛掉了裙子,我哭求他把功課都還給我,否則明天又要被老師罵了,他竟然淫笑地在我面前把功課也用尿液弄毀了,最後幫我整理下校服之後便推了我出門口,可憐的我站不穩,結果跌在走廊的冰冷地面上。「死靚妹,後天再找你呀,你試下再不乖,下次就連校服、書包都唔比番你,立即死返屋企。試下同父母講,就立即殺了全家」他大聲地恐嚇我。


當晚我哭着回到家中,媽咪留了飯給我吃,我騙她到了同學家做功課。


來到了第二天,我再因為欠交功課而被老師責罵,「上年你成績又好,又乖巧,為何現在上課既不專心,又經常欠功課,仲講大話?!是否要老師對你兇?」老師嚴厲地教訓了我,又當其他同學面說我這個行為是沒品,但我真的沒有說謊,我有做功課,只是功課被個衰人弄毀了。




欣姐,美麗她們叫住我的花名,看來今天又要受欺侮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