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咩事呀」我驚慌又無奈地說,樣子非常可憐!


「咩事?你個八婆同老師報串,搞到我地比人罰,你想點同我地解釋呀」美麗話畢,她們立即把我包圍起來,頓時我感到驚惶失措,很想擺脫她們,然之後逃回家中,但可惜她們人多又力大,我根本完全無力反抗,最後被這些女生挾持住走,她們是鄰班的女生,跟經常騷擾我的同學是相識的,而她們所在的班別是全校操行最惡劣的,上課不專心、欺凌等等已經是輕微,聽過有傳言有些人吸煙甚至吸毒,總之是三五成群無過好人。


這班也有些女生特別關注我,經常對我作出不禮貌的舉動,當中以美麗這個MK妹為主要的領導者,欺凌者。


她們在路上不斷耍樂和說粗口,又大口大口的吸煙,令不少路人也側目,有些師奶也看到我低下腦袋,看似十分不願意跟著她們,於是便攔截著美麗她們,並且肯定的問:你地班友係咪蝦緊這個女生,快D放人走啦,真要命,有書不讀,係要欺負同學?這個四十多歲的主婦勸喻美麗她們讓我回家,又問我是否並不想跟她們在一起,我微微點頭,但隨即她們用兇狠的目光看我,有人在小小聲地告訴我,如果再報串,以後也沒有好日子過,又恐嚇把我的醜事告訴全校,於是我只好對這個主婦說:姨姨不是啦,她們是我朋友啦,沒有……欺負我。無奈之下好心的主婦只好離開,我在遠處看到她搖搖頭,相信她應該覺得我受到壞學生的欺負,但我不願意不配合的態度,所以作為陌生人的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有離開。但我沒有想到這一個做法,害到自己又被陌生人強姦。






美麗把我帶到一些娛樂場所之中,雜亂無比的音樂,燈光四射的場景,令到我這個世界只有溫暖的家以及上學的小嬌娃大開眼界,但看到如此多的陌生人,再加上現場這些人很多看起來並不是善男信女,由短裙熱褲的女朗,到金毛紋身大漢,各式各樣的也有,我由被帶進這個地下場所的一刻,便感覺不少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好像我並不屬於這個地方,是個異類。有些男人甚至對我淫笑,我十分驚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