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居哥,你來了啦!美麗突然站了起來向剛剛走過來的男子打了招呼,他大約三十歲,有染頭髮,身上有狼紋身的獨特標記,似乎有所代表?你咪係美麗,點呀,來找我岸居哥也不打聲招呼先,你係咪玩野呀?我叫你做的東西做好了沒有。這個男子笑裡藏刀地說,美麗回應他外賣已經送左去了,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但直覺告訴我絕不是什麼正當事?正當我腦袋一遍混亂之際,突然間美麗一手捉住了我,我還不知道到底發生咩事就被她們帶了入去私人房間中。


今天是岸居哥的生日啦,你同我乖乖地,如果唔係比人溶左唔好怪我。說完美麗就迫我去坐在這個男人旁邊。你個靚妹丫,叫你送外賣果然太浪費了,居然咁本事同我找到件咁正的學生妹,果然好野,你老豆的街數我比多七天啦?!說完之後他便打發了美麗她們離開,之後更用手摸我大腿。


聰明的我大約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美麗這個不幸家庭長大的少女,被迫為父去還債,為黑社會帶毒品,最後更為了取悅小頭目的歡心,把我捉去送給這個面目可憎的變態。為什麼你要這樣對待我呀?我心中不斷想着,愈是憎恨她們,憎恨自己的弱小和自閉問題,憎恨眼前這個正在逼迫我飲酒的男人。我一邊被他摸胸和大腿,一邊在哭泣。我希望他可以放過自己,但結果更加引起他的慾望。


學生妹就是學生妹,真的是正呀!再大量酒精的作用之下,我開始感覺自己神智不清,不能夠昏迷不醒的,不能失去知覺,否則我又要受到強姦的。我看到他在身上不斷索吻,先是吸吮了胸部十分鐘,之後又脫光了我的衣服,吻在大腿內側和陰部之中,我亦感到有人吻在嘴唇上,大力吸吮使我無法呼吸。最後完全失去知覺,睡著之後我隱約聽到他們把我抬起,然後丟棄在後巷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