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御生講完就轉身走,夏學謙閂上大門
「真瞹眛呢~」凌御生手插褲袋,望住已經閂咗嘅大門講道
喺屋內,夏巧莘除咗對鞋,然後就拖住腳步行番入房
夏學謙望住夏巧莘嘅背影冇講任何嘢,只係默默咁行番去梳化坐低,腦袋中一片空白
啱啱打開門嘅瞬間,望到夏巧莘剛好吻上凌御生,夏學謙睇到成件事嘅經過,嗰個視覺上嘅震撼…尚未可以平伏落嚟
夏巧莘拖着腳步從睡房行番出嚟,走向廁所
「今晚真係夠瞹眛呢…」夏巧莘望住鏡中嘅自己,微微揚起嘴角
凌御生從升降機中行出到大堂,離開夏巧莘住嘅大廈
先啱啱踏出大廈,凌御生嘅手機就響,佢從褲袋拎出,不屑咁望住螢幕上嘅聯絡人名稱然後㩒咗接聽
「喂…」凌御生嘅聲線瞬間就沉咗落去,低沉嘅聲線中夾雜着不滿


「你又去咗邊呀?仲唔番嚟?」一個低沉嘅聲音溢出滿滿嘅霸氣
「嗯,宜家番嚟。」凌御生冷冷地講道
凌御生講完就掛咗電話,將手機塞入褲袋,行番屋企
行咗十幾分鐘,凌御生行到去一幢私人住宅前,然後喺玻璃門前㩒咗密碼,然後門就打開咗
大理石嘅牆身同地板,外面有保安室,行到入大堂仲要轉個彎先到升降機位置
升降機到達咗要到嘅樓層之後停低咗,打開咗門,凌御生拖住沉重嘅步伐,行到去屋企門前,拎出鎖匙打開屋企嘅淺啡色木門
「番嚟啦…」凌御生細聲講道
電視開住,正播放緊綜藝節目,喺梳化上坐咗一個男人,渾身散發住霸氣嘅氣息,呢個人,係凌御生嘅爸爸
「又飲酒飲到成身酒氣…」凌御生嘅爸爸緩緩開口道,「你媽知道會唔中意。」
本來凌御生都冇特別覺得點,但一聽到呢句嘅時候,不禁輕輕握緊拳頭


「你唔好用阿媽嚟大我,話阿媽唔中意…你連阿媽中意啲咩都唔知啦…」凌御生嘅聲線夾雜咗不滿,將對鞋塞番入鞋櫃之後就轉身行去走廊
「你企喺度。」老豆一下子就企起身,凌御生企咗喺走廊口,「你咁樣同老豆講嘢㗎咩?」
「阿媽仲喺度嘅時候,你日日就掛住社團嘅嘢,你有冇陪過阿媽呀?」凌御生擰轉身,同老豆對望,「阿媽唔喺度啦…你又係日日掛住社團嘅嘢!咁有咩分別啫!你宜家仲提阿媽做咩啫!你補唔番㗎啦!一切都補唔番㗎啦!」
「衰仔你講咩呀!」作為江湖大佬嘅火爆老豆,一下子就一拳打落凌御生嘅臉頰上
「我講咩有咩所謂啫…」凌御生淡然咁講道,已經完全習慣咗比老豆打,「阿媽講嘅嘢,你都冇辦法再聽,我講咩根本就唔重要。」
「你…!」老豆瞪大眼,指住凌御生,嬲到出唔到聲
凌御生毫不猶疑咁就轉身行去自己嘅睡房
老豆一個人企喺客廳,心中後悔緊啱啱又再次出拳打自己個仔
凌御生同佢老豆嘅關係一直都唔好,自從佢媽媽過咗身之後,兩父子嘅關係更加係急轉直下
以前佢媽媽仲喺度嗰陣,總算有個人緩和一下兩父子之間嘅關係,但媽媽唔再喺度之後,屋企只剩低佢兩父子,冇人再做中間呢個角色,兩父子嘅關係就再冇好過…


凌御生番到入房,然後深呼吸坐低喺床邊,佢望向放喺床頭櫃上放喺木相架入面嘅相
喺凌御生嘅腦海中,媽媽死嗰陣嘅情境仍然瀝瀝在目,因為呢個原因,佢更加冇辦法原諒老豆…
凌御生稍稍整理一下情緒,然後拎起放喺身後嘅居家服,喺衣櫃嘅櫃桶中拎咗內衣褲,然後行出睡房,走向廁所
凌御生剛踏出房門,見到老豆企喺露台,手中夾住一支點着咗嘅煙,佢望咗一眼之後就轉身行去廁所
老豆獨自企喺露台食煙,食咗兩啖之後,將煙掉到煙灰缸中
佢嘅雙手搭喺露台嘅欄杆,右手摸着套喺左手無名指上嘅戒指,一臉情深嘅樣子
「冇你喺度…我同阿仔完全冇彎轉…」佢望住套喺無名指上嘅戒指,手輕輕撫摸着,「你仲喺度嘅話…你話有幾好呢…」

IG Link: https://www.instagram.com/nd_cotttoncandy/?hl=zh-tw
回應link: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_-FcIiKv9bnDe_pWTFd9B7sEtdiGEnKZoJeq5rjmK9JUZA/viewform?usp=sf_lin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