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咗大概十五分鐘之後,巴士終於都到咗站,之後愛盈帶我去屋苑嘅閘口,我先驚覺眼前嘅竟然係...

「...比...比華利山?」

「係呀~做乜呀?」

愛盈自然嘅反應同我嘅驚訝成咗好大嘅對比,點解一個住得咁好嘅女仔要搬出去同人迫一個細咁多嘅單位....

「無...只係我成世人都冇嚟過呢啲咁高貴嘅地方...」





我盡量控制住驚訝表情令自己望落自然少少。

「嘻嘻~你好得意呀~」

愛盈講完之後輕輕一吻我塊臉,竟然俾一個咁可愛女仔話自己得意,我塊臉好似有少少熱...

之後佢帶我行咗大概五,六分鐘之後,終於都去到佢屋企門口,只見佢解完一層指紋鎖之後再輸入密碼,然後再解鎖多次指紋,道門就開咗,返個屋企竟然要咁麻煩...

入到去擺好對鞋之後,我哋就去咗客廳,只見一個滿頭白髮,容貌凔桑,但仍保持俊氣嘅男人係到睇緊報紙,而佢旁邊有個望落只有三十歲,皮膚白哲,容貌同愛盈大概有五分相似嘅女人望向我哋,順帶一提佢哋兩個都着住好平凡嘅居家服裝。





「返嚟喇小盈~」

「媽咪~爸爸~好耐冇見~」

愛盈活潑咁行過去攬住伯母,而世伯移開咗少少份報紙,偷偷望咗我兩眼就繼續望住份報紙,不過世伯都幾風趣,竟然會將份報紙上下倒轉嚟睇。

「坐啦希仔~」,伯母溫柔咁講。

跟住我就坐咗去愛盈隔離,聽佢哋傾下計。





「係喇,阿...希,你諗住讀完書做啲咩?」

世伯突然放低上下倒轉嘅報紙,望住我雙眼問。

「...作家,寫多啲書,改變下時下人們嘅固有想法。」

畢竟我仲有好多題材想慢慢寫。

「夢想,興趣可以搵到食?」

又係呢個現實嘅問題。

「夢想只想而不實現終究也只是夢,而實現到賺錢需要時間,首先要令人們明白文字有價。」

唔知點解我突然講咗句咁型嘅嘢。





「實在太好喇!將個衰女嫁俾你都無問題!嗚~」

世伯激動到好似想喊咁。

「過...過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