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哋而家就有請最後一組表演隊伍壓軸出場!」,主持人仍然保持激昂咁講。

「佢哋就係被大部分同學稱為失散多年嘅兄弟!滿雲零同葉正希!」,佢介紹完之後,後台人員就示意我哋可以上台。

「呀!!!!雲零sir!!!!」 「希仔呀係!係希仔呀!」 「湖人總冠軍!!!!」

我哋上到台之後,台下竟然不斷歡呼...話說我係咪聽到有人嗌湖人總冠軍...

「咳...咁兩位而家可以開始表演...」,主持人講完之後就將支咪交咗俾我。





我望向雲零,只見佢已經坐好咗喺鋼琴前,用眼神話俾我聽可以開始,然後開始彈起前奏。

「呢首歌係《十號儲物櫃》,希望你哋會鍾意。」我微笑住講。

隨住早已熟悉嘅節奏,我開始演唱。

燕尾蝶 亦聽過吧
唱片已失蹤 多可怕
偶像派球衣 堂堂日版的街霸
亦忘掉借誰然後沒有還






好溫柔嘅節奏,好有共鳴嘅歌詞。

舊時傷心多赤裸
現時開心怎樣過
竭力娛樂 埋首工作
仍為快樂未怕忙
未來不敢想太多
問題不清楚 大可將錯就錯
若世間太過煩瑣 仍舊多簡單是我






唔知點解...我個腦入不斷浮現出一段又一段嘅回憶。

聖鬥士 發展太慢
每一個手辦都天價
某雜誌場刊 佔過櫃桶很多格
逐層又變成新玩具的架


「估唔到會係希哥呀...」,呢句嘢係愛盈嚟到我哋屋企,第一日開始同居生活講嘅第一句嘢。

舊時傷心多赤裸
現時開心怎樣過
竭力娛樂 埋首工作
仍為快樂未怕忙
未來不敢想太多




問題不清楚 大可將錯就錯
若世間太過煩瑣 仍舊多簡單是我


之後嘅嘢仲有社籃,聖誕前夕嘅表白,愛盈嘅醉酒事件...

瑣碎事 很多不理智 或那事實如此

一齊去簽書會,見對方嘅家長,慶祝生日,籃球比賽...

為誰傷心可唱隻歌
用來專心等待下個
拼命投入 重溫 嚮往
仍為快樂未怕忙
舊時空間比較多
未來的獎盃 未知低檔高檔




願每天有禮物給我
陳舊的可執拾過


總有各種各樣嘅日常,細微嘅浪漫...

而帶呢一種浪漫俾我嘅人...

令每件我都 可擺放

就係黃愛盈。

隨住雲零將首歌嘅​最後一個音彈完,我輕嘆一聲,隨即轉身望向喺後台一直默默咁注視住我嘅愛盈,為今日嘅表演畫上句號:

「黃愛盈,我真係好鍾意你,多謝你。」,我好少會咁真誠咁講多謝。





「我都係!」,佢燦爛咁甜笑。

喺台下觀眾嘅掌聲之中,我同雲零一齊行返後台。

一行落樓梯,愛盈就衝埋嚟攬住我。

「二百分!」,佢興奮咁講。

「點解嘅?」,我淺笑住咁摸一摸佢個頭。

「表演一百,表白一百!」,佢抬頭望住我講。

「多謝你。」,我輕吻佢柔軟嘅嘴唇一下。

「嘻...」,佢怕醜咁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