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上堂鐘聲終於響了,班主任拿起自己的物品走出課室後,一個淡黃色的紙團從後飛來,正當它以垃圾桶為目標將要筆直地插入去,卻撞到桶蓋以完美拋物線跌喺地下。
「噢,Katie神carry!」一把低沉嘅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他是金致豪,因為有着一頭啡金色的頭髮,大家都叫他金毛。我坐在第一行第一個位,最靠近門口的位置。我後面就是金毛,再後就是Joey,坐最後的就是煩得要命的胡基言。坐我旁邊的就是男班長,吳亦冬,因為他只有147cm高,所以大家都說他是哈比。他後面順序就是Katie,那個和我很稔熟的男生—阿康,最後的就是咸魚。

我們這最靠近垃圾桶的兩排,每天都以廢紙揉成的紙團充當籃球,垃圾桶當作籃球架投玩。但我從來都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只間中提供廢紙給他們,順便清一清書包和抽屜中的廢紙。我才不想因為違反課室秩序而被扣操行分,但同時這又令我難以加入他們的話題,成為一個邊緣人。

我斜眼看着男班長哈比把一個紙球掉到垃圾桶中,再興奮地舉起右手做出勝利的姿勢。其實他根本不算是一個乖學生,應該是說全級127人中沒有一個是乖巧的。



我轉頭望向課室角落一個空掉的座位,想起我們2B班只有31人,而那個從未回過學校,又莫名其妙出現在人名紙上的人,她好像叫張芷茹。一個老師不知去向,副校長避之不談的神秘學生。

11:05
轉眼間就到了放午飯的前一課,是最沉悶的音樂課,還要是連着上。在優美的音樂配上波濤起伏不斷的歌聲襯托下,音樂室中昏昏睡去的的學生竟顯得毫無違和感。

通常沒有太多人能夠專心地撐過一節課的頭五分鐘,除了打算修讀音樂的Moon和樂理很好的咸魚外,大部分人不是睡了,或者談天說地,就是在做其他課外事。

這個情況已經維持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教音樂的殷老師都也奈我們不何,無論她以扣操行分作威脅,抑或說笑話都無辦法招那些睡得像豬的同學的魂魄回來。唯一令她感到慶幸的就是我們還未進化到上課做功課,但這個情況不會維持太久。因為我肯定見到哈比偷偷地在做英文的剪報功課,咳…我意思是在抄英文功課。

12:14


「滴答滴答滴答……」音樂室中出現左難得的寧靜,連秒針移動的聲音都能清楚聽到。

班上每一個同學都全神貫注地看着殷老師頭上的時鐘,看着秒針一點一點向前推推移。而殷老師也當然分秒必爭,盡可能快速地把工作紙上的音樂史教授給我們,可根本沒有一個人在聽。

「滴答……鈴鈴鈴鈴……」當分針穩穩落在3字上,鈴鈴作響的鐘聲完美地配合,我可以保證下課的鐘聲喚醒熟睡中的同學的能力比鬧鐘還要強。
在鐘聲響完的一瞬間,全班同學頓時精神起來,還不等殷老師下課,就站起來大聲和她說再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