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
中文老師梁老師,是一個平易近人的老師,亦是少數仍然能夠容忍班上的男生興風作浪的老師。但我感覺到她的底線一次又一次地向後移,總有一日會有人’不小心’觸及到那條線,到時就不堪設想了。

其實我覺得中文課都很不錯,大概是因為我中文成績在班中名列前予,上課又會和Joey調位跟阿康一起坐嘻笑打罵,不必對着那個哈比人。

不過那些男生就總是唯恐天下不亂地在吵鬧,要是我當他們的老師,一早就把他們的操行分扣光,再踢出校門!

此外,因為調位的關係,胡基言就坐在我後方,每天都像隻打不死的蒼蠅在我耳邊不停叫,挑撥着我腦中的理智線。但和他吵架似乎也成了我的樂趣,大概是因為我總是嬴的那一方。

當梁老師叫我們拿出昨晚的功課時,不出所料地,邱淳又把他那隻男生不應該有的白哲雞手高舉空中。別說是回答問題,我敢打賭他十成連那張工作紙沒有帶。



「梁老師,我可唔可以去一去洗手間呀?」他用一把拍馬屁的聲音問梁老師,真是聽到都起雞皮疙瘩!
但梁老師早已習慣邱淳這個’間歇性中文堂失禁症候群’,所以都批准他去。

但在座的同學都心照不宣,知道他又漏帶功課,所以打算到廁所躲個40分鐘。要不然就扮身體不適,到醫療室報到。

20分鐘後
「男班長,你去男廁睇下見唔見邱淳。如果唔見就落埋去醫療室揾佢啦,唔該。」梁老師對着哈比說。
既然老師吩咐,那偉大的男班長又怎可以說不。只見矮小的哈比轉過頭,對着我們翻一翻白眼就慢條斯理地走出課室。



這時,一個穿著紅色制服的校工姨姨,敲一敲門。走進來交了一張字條給梁老師,然後就離開。梁老師盯着字條微微皺起眉頭,但好快又變回一貫的泰然自若,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

五分鐘後,哈比滿臉困惑地回到課室。
「我揾晒全校嘅男廁同醫療室都唔見佢喎,使唔使同校務處講?」
即是說……

邱淳失蹤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