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
四樓的走廊滿目蒼荑,地上有一條又一條的血路由5E課室伸延至物理室,地上還留有一些肉色的不明物體,濃烈的血腥味朝我們來襲。
「當睇唔到,幻覺嚟㗎啫,嚇我唔到嘅……」我閉上眼睛,掩着鼻子試圖為自己壯膽。

「依埃…」四樓的生物室傳來開門聲,在夾雜着幾聲埋怨的肅靜環境下,連如此細小的開門聲都足以嚇得我們魂飛魄散。

一隻青蛙,不,是一隻怪物!一隻曾經被解剖,全身血肉模糊,比正常人大兩三倍的巨型青蛙。一道被放大幾倍的刀傷直直橫過牠的腹部和頭部,傷口流淌住半凝固的血塊,被5E課室閃爍不斷的燈光反射出些許血光。

傷口中的內臟搖搖欲墜,可以清楚見到腸道和胃部被肋骨勉強包着,稍大動作都會一湧而出。青蛙的胸口一下一下地跳動着,薄薄的皮膚下透出快要掉出來的心臟。牠破爛的蹼長出了利爪,感興趣地望着在樓梯口的我們。



怪物就這樣站在原地和已經嚇壞的我和賢仔對望,牠醜陋的嘴巴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可怕的微笑。我不停深呼吸,用力克制着尖叫的衝動,但原本大膽的賢仔已經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尖叫。

我奮力在四處遊走的識中抓着一絲理智,緊緊不放。
「走……走啊!」我推住呆若木雞的賢仔向上跑,與此同時,怪物恰似發狂地發出一聲怒吼。

怒吼伴隨住一堆混亂的尖叫和腳步聲,我聽到有人在說救命和髒話,但我已經徹徹底底地豁出去,跟從人類生存第一原則:逃生。下方的尖叫聲彷彿離我很遙遠,一切一切都與我無尤。而我眼中只有一個目的地—實驗室。

~1月2日開始改為19:30更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