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3
「真係連前門都銷埋,洗唔洗咁絕呀!」Moon猛力拍打鐵閘。
「快啲過嚟啦!」咸魚在校務處門外叫我們。
此時,我們上方傳來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低鳴,同時原本燒得霹靂啪喇作響的烈火,似乎開始慢慢變得細聲,難保隻怪物不會突破火場不顧一切地跑下來把我們撕成碎片。其他人都意識到現在我們正身處一個危險的死角位,一但隻怪物走到來,我們都好難可以全身而退,頂多用盡身上的武器來個玉石俱焚。

15:35
咸魚正不停地用力踢門,意圖把門鎖踢爛。
「智障呀?做乜鬼呀?」賢仔一把將她推開,利用在實驗室拿到的滅火筒用盡飲奶力敲到門鎖,敲左兩下之後就大叫「yo你呀?都無鎖!度門拉㗎!」
咸魚一臉尷尬地拉開門,與此同時,校門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原來那蟑螂已經脫離火海,還像一隻無頭烏蠅撞向鐵閘,造成一大片凹陷。但牠一見到我這個縱火狂徒,就著了魔一般趴在地上以牠那六隻幼但有力的腳,高速爬向我們。



所謂「橋唔怕舊,最怕用唔著」。我把剩下那枝化學炸彈點燃再掉到牠身,隨即轉身進入校務處,使勁摔上木門,再和賢仔、Moon合力將最近的那張木桌推到門前,但由於門是從外面拉的,所以也起不了甚麼作用。

與此同時我聽到外面傳來異常大聲的嘰嘰嚎叫,有可能牠連門都不用就進到來。牠的怒吼不知是因為我們再次走逃出牠的魔掌還是因為我一次又一次地縱火而令牠大發雷霆,一想到這裡就令人忍俊不禁。可惜我身上的化學炸彈已經用光了,所以我只有一枝火槍作武器,用來插眼應該有些作用吧……

「小年,放火放得好呀,消防員多得你唔少。」Moon對我豎起拇指,半諷刺半讚賞地說。
我對於她在危急關頭仍不忙說笑的性格哭笑不得,唯有翻白眼作回應「我記得呢度有鎖匙㗎,唔使嘢嘢都爆鎖嘅。」我打開了牆上一個深灰色鐵箱,裡面掛上了不同大小和顏色的鑰匙。

我們進來的目的除了避難,最主要的是取回自己的電話。而剛巧在一個月之前我因為太遲才想起要拿電話,以致坐在門前的秘書在我面前從灰色箱度取出了一條銅色寫上電話的鑰匙,打開了校長室旁邊的房門把我那部孤零零的湖水綠色手機拿給我,所以我才知道鑰匙的模樣。

15:37


「攞齊啦嘛?咁行啦!」咸魚對我們發號施令。

Joey走了過去門前,把耳朵貼在門小心傾聽。
「我諗佢已經走咗。」她用一種自信的語氣說,眼中沒有一絲猶豫不決。
說罷,她馬上推開門。
一開門就見到一隻全身都變成焦黑色,還隱隱約約見到有少許火苗在身上的蟑螂站在我們臉前,四隻彎曲的前足綣縮在牠難看的軀殼中,就算看不見牠有五觀,都能感覺到牠濃濃的笑意,看來我們都成為牠的囊中之物。Joey臉上的表情怔住了

沒有一刻的猶豫,Joey立即將身後木桌上面的筆筒、文件、所有搆得到的東西都扔到怪物頭上,意圖和怪物拉遠距離。
「匿埋!」不知誰大叫了一聲,下一秒燈光就啪一聲地關上。
各人趁此短暫的視覺衝擊走到最近的藏身處,我躲了在一個位於兩個櫃之間的凹位。除非怪物進來以後刻意轉頭查看,否則就算牠從校長室和電話房出來以後都不會見到我。



此事,熟練體操的Joey趁自己和怪物之間有了一定的距離就馬上用力摔上門,再打了個跟抖到大理石秘書桌後(怪物正在起勁地撞門),順勢躲到桌下。下一秒,怪物就破門而入。叮嚀一聲,門鎖都因賢仔和怪物的猛烈撞擊而損壞,應聲跌落地上。怪物發出「嘶吼嘶吼」的呼吸聲,打算把這房間中的每一個獵物都狠狠折磨一番,讓我們痛苦死去。

從我的藏身處可以見到原本啡色的蟑螂因為我的傑作而變得焦黑,還帶着濃烈的焦味,幾乎和昏暗的環境融為一體,唯有暗暗發紅發光的小火苗分辦出兩者。強烈的煙味很是嗆鼻,使我差點咳了出聲,幸好我及時屏住氣息,否則這五條人命就斷送在我口中。

「叮……」忽然一個五元硬幣,從我右上方擲出,並落入校長室裡面。
由角度可以猜到應該是Moon從櫃子上掉下的暗號。原本怪物是電話房中搜查,躲在裡面門後的咸魚早就命縣一線。但怪物一聽到聲響就發出嘿嘿的笑聲再用那對纖幼的二肢慢慢走過去,牠大概以為有人在房中因害怕而顫抖。

待牠的身影完全沒入校長室之後,一直躲在房間旁邊的櫃子的賢仔出盡全力把櫃子踢倒,堵住門口。同一時間所有燈突然開啟,只見Joey站在總掣旁邊, 不停打手勢要我們先離開。所有人同一時間紛紛逃跑,這一刻又傳黎熟悉的咆哮,相信開燈這個動作為牠造成短暫失明。

在半秒撲到門口的我,見到Joey又將燈全都燈上。突如其來的變化令怪物跌撞在我剛剛躲着的木櫃,發出砰砰巨響。眼見危機近在咫尺,我們半擠半推混亂地逃出去了。就在全部人都走了時(同時咸魚和賢仔正在亡命奔逃),怪物伸出前肢捉住了隊尾的Joey的手,劃出一道不深的傷口。

突然,我靈機一觸把手中的電話擲向蟑螂,整件事化成慢動作,被湖水綠色的三星智能手機以旋轉姿態慢慢飛向一面驚嚇的Joey身後面目猙獰的怪物。正當怪物仍然喜形於色,忽略眼前的危機,手機在牠醜陋不見五官的臉上著陸,發出低沉的碎裂聲,牠堅硬的頭部出現了很細很細的裂痕。

一下吃痛,逼使雙手放鬆。重新獲得自由的Joey立即加入奔跑行列,而我趁機拿回電話,用在運動會中百分二百的速度盡可能地跟上大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