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雨韋視角》
14:18
良久,「有無人想落一落去睇下校門有無閂?」Katie鼓起勇氣打破沉默但說完又是一遍死寂……

班上面有數個人在互相打眼色,彷彿在進行一場眼神辯大賽,終於有人忍唔住。
「咪羅雨韋呀,Tony嗰堆人去囉!反正平時又話自己學界第一,港隊足球,咁揾佢地去就實無死㗎。」一個矮小的女生Macy說

「吓?又關我事」我不滿地反問,明明大家都知道我都是在吹牛的。
「郭晉毅,你走唔甩!」皮膚黝黑的運動型男生林昭偉Tony對着站在角落高高瘦瘦的郭晉毅說。
「叫埋金毛同埋Lokky去囉!」Katie對站在門前的二人說。


「吓?!」

「呯!」
門口突然傳來撞擊聲,好幾個坐得近門的人都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望向窗外,見到怪物緊緊瞪着我們,再盲目地撞向門口,看來牠並不懂得開門,也對的那雙利爪根本沒可能捉得好門把。怪物用力敲打了玻璃窗幾下,奇怪的是玻璃窗竟然奇蹟地連一條裂痕都無,然後就將屍體一手抱起,再半跑半跳地消失在我們面前。

眾人面面相覷後,就紛紛拿出鎅刀、剪刀和長鐵尺交到我們五人手上,投了一個祝你好運的眼神。
「你老母我唔去呀!」我把鐵尺摔在桌上。
「你咁鍾意去就自己去飽佢囉!」Tony對Katie說。

「點呀學屆冠軍?你係咪縮沙先?縮沙正契弟呀!」Patrick對Lokky說。


「你都拎咗學屆第二啦!」Lokky反駁。
「全班推佢地出去咪得囉!」語出驚人的竟然是平時默不作聲的張文柔,下一秒全班就用一個不好懷意的眼神看着我們。

看來今次真是非去不可了。就這樣我們拿着臨時武器(班會只有這堆垃圾),但在面對剛才那隻殺人不眨眼還十分享受過程的怪物的時候,這些垃圾文具能起到甚麼作用呢?幸好我們課室只是在二樓離校門只有兩層距離,一來一回都應該不會有太多危機吧?再者,我們五人是之前越野賽的參賽者,我和tony Lokky都包攬了全級首三的寶座,相信都不成問題吧。

14:30
在群眾壓力的影響下,我們只好逼於無奈拉開和恐怖走廊的最後一度防線。Lokky走在前頭,為我們踏出第一步。

「哇!仆乖!」他大叫,原來他被門外的鮮血滑到,跌了個四腳朝天。
當他重新站起來時,原本光鮮亮麗的潔白校服被噁心的鮮血染紅。



14:34
平安無事走下了兩層,事情發展得比我想像中簡單。現在我們距離外界只有一道鐵閘和門鎖而已。金毛伸出雙手,放在鐵閘下的手把上再深深吸了一口氣。
「咦?開唔到既?」他雙手不停把鐵閘向上拉,發出咔咔的聲響,但鐵閘依然一動不動。
「喂,既然都開唔到門,咁不如去小食部撻嘢,分分鐘今晚都可能要喺呢度過夜。」Tony表示。
全體同意後我們就分批前往小食部,再順便檢查一下後門。

14:36
考慮到實力問題,Lokky和晉毅去檢查後門,我和金毛、Tony就去小食部。但剛剛到達小食部門口,正打算打開門進去的時候,竟聽到在不遠處傳來急速密集的腳步聲。我立即對同伴打手勢叫他們躲至小食部入面。靠着以前的鍛鍊,即使門鎖了仍可以順利透過小食售賣處跨過去。
「明哥,我哋要攞幾多食物?」一把低沉的聲音刻意壓低音量,使人聽唔清楚。
「有幾多攞幾多囉!死蠢!」一把宏亮的聲音響起,看來他就是那個稱為明哥的人

三對二,勝率都頗高,可以放手一搏。要是真的不行,可以等Lokky他們回來支援。我隨手拾起一個看似沒甚麼殺傷力的鐵湯勺,再悄悄地走到門前然後打手勢要其他人躲起來埋伏。

腳步聲越來越接近。



我的呼吸亦隨之而沉重。
「度門鎖咗喎。」
毫無預兆之下,木門被撞了一下。躲在門後的我差點站不住腳跌下,我換了另一邊,再次整理好站姿。
「呯!」門又被撞了一下,門把已經開鬆脫了。
「呯!啪!」門把掉落在地上,映入眼簾的是兩個高大的高中男生。

「早晨!」話未說完,我就撲向一個看似較矮小的男生身上(其實他們兩個都起碼175cm)。
趁他們還未從偷襲的驚訝恢復過來,我馬上用手上的鐵勺向對方的頭狂打。但打了才三下,他就用力一手推開我。基於身高及年齡的差距,我一下就被推走一米。憑住自身本能及反應,向左滾過去,就立即避開對方從上方撞下來的危險攻擊。我迅速借力站起來,只見對方用挑釁的眼神看着我,一邊用手擦走鼻下同嘴角的血液,看來對方是一個戰鬥狂。

我們的戰場早已轉到小食部外的有蓋操場了,我用輕率的眼神回應他,再向他朝手,企圖引誘他進行下一波攻擊。如我所料對方因為我不可一世的笑容和眼神,即刻像鬥牛看到紅布一樣衝過來,同時將手臂拉弓,舉起巨大嘅拳頭。就在懸在空中的拳頭揮向我的一剎那,我舉起鐵勺擋住,同時快速跪下,完美避開這下非死即傷的攻擊。

不幸的是,剛剛閃過一招,下一波攻擊立即迎接我,他把左腳橫掃一下,我躲避不及失去重心跌到,鐵勺也隨之而飛脫出去。

對方立馬拾起鐵勺,帶住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走到我面前。他舉起鐵勺,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不過你有張良計,我又何妨無過牆梯呢?

15:00
Lokky和晉毅及時趕回來,送給他一記飛腳。但對方誓不罷休,一個翻身對晉毅展開攻擊。他用鐵勺勒着晉毅的脖子,下定決心要治他於死地。剛剛解決了那個明哥的金毛一腳踢到敵人的鼻樑,鼻血灑在晉毅的身上和地面。一開始剛剛逃出生天的晉毅提出為免留下後患,要把他們二人都殺了。但經過一番討論以後,我們決定把昏倒的二人拖到小食部中,能否活下來就看天吧。總之危機已經解除了。

15:05
弄了差不多半小時,身上出了不少汗水和血水,不過都值得的。我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個大紙皮箱用來裝杯麵和包裝飲品,可惜經過小息和午飯的洗禮,熟食都所剩無幾了。

15:25
捧着一大堆東西,回課室難免有些麻煩,本來有想過要乘升降機的,但Lokky說通常這種情況搭升降機都很沒保險,那只好冒險爬樓梯了。平時只需一分鐘的路程,足足用了一刻鐘才回到去。一返到課室就有數個女生主動過來幫我們包紮,使得原本冷靜下來的心又燥熱起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