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幾秒鐘的掙扎本應為我帶來逃生的機會,但我就只顧着看戲,完全忘記了逃走這回事。陳詠瑤早已經回天乏術淹淹一息了,而那隻怪物一邊抹去嘴巴旁邊的鮮血,一邊向我步近。

最接近的5E課室裡面到處都係血,血流成河,仔細一望都會見到有少許散星肉碎在地上,但奇怪的是入面居然連一具屍體都沒有,我腳一軟,忍不住大吐突吐。

怪物似笑非笑地向着我,我自知已經走投無路,求救無門。面對生死關頭,到底要硬碰硬搏取一線生機,還是當一輩子的縮頭烏龜走為上著?

「吼!!!」眼前的怪物又咆哮一聲,算了,看來烏龜是個不錯的選擇。
「呀!!」剛剛往樓梯方向一撲,一件沉重的東西就壓在我後背。

突然腹部傳來前所未有的強烈劇痛,一隻利如刀的爪狠狠地由我背後插入,貫穿了我的下腹。牠的爪子出現在我前腹,秒間一條血柱毫不留情地由傷口噴出。



強烈的痛楚由傷口蔓延至全身上下的每一條神經,身上每一個細胞都沸騰起來,試圖對外力作出反抗。

怪物將牠那個醜不拉磯的頭慢慢靠近我的頸部,利爪的指甲輕輕劃過動脈。恐懼支配了我,突然靈機一觸,雙腳用力一蹬。如我所料,怪物被我踢得步履不穩地後退了幾步,為自己爭取到小小時間。

我隨手拾起地上的一個筆袋,再將它掉向怪物,然後連跑帶滾地衝落樓梯。不到十秒我就回到了二樓,此刻我彷彿見到生命的曙光,來上天給的第二次機會。

「砰!」為…為甚麼我開不到門的,快,快開門給我!我用充滿血的手拍打玻璃窗。

課室門的另一面被大量的桌椅堵住,撞門只引起了無意義的砰砰聲。


「開門呀!」
「快D開門呀!」
「砰砰!!」我感覺到另一面的雜物倒了下來,加倍阻塞門口通道。樓梯再次爆出咆哮聲連帶幾聲令人心寒的笑聲。

這次完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