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2/12/2012
DAY 2
10:23
外面開始明亮起來的陰天,照着一眾熟睡的2B班同學,直至所有人都慢慢醒來。好吧,其實有大部分人都是被Katie踢醒的,初頭有幾個男生都輕聲抗議(輕聲爆粗),但很快又回歸沉默。

「D字係點黎㗎?」咸魚努力打起精神地問。
「唔知呀,今朝起身就見到咁。」may回答,她是第一個被日光照醒的人,可能是因為她睡得太近窗口了。

黑板上面有一堆密密麻麻的紅色字,而前一日的討論成果則被抹得一乾二淨,不留痕跡。



「異能者
遊戲規則:
1.每位學生口袋有一張卡牌折開可用。
2.每一張卡牌代表不同技能,詳情參閱卡牌。
3.折開卡牌後,消失乃正常反應,死後會掉落,由執行手取得。
4.每人只可以使用三張卡牌,使用過多者後果自負。
5.任何人可以被任何理由致死。
6.任何被怪物殺死的人,死後卡牌將會消失。
7.所有有關性行為的活動均會吸引怪物,請潔身自愛。


8.學生以班別為伍,最高輸出的五班就算勝利。
9.每星期最高輸出十班(會因應班別剩餘人數改變)會定期獲得食物。

勝利條件:
學生需消滅怪物,怪物共有五隻。
殺死怪物者計作30%傷害。
12月21日前無法達成條件,則視作落敗。
藍卡無法直接對怪物造成傷害。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請各位同學用盡100%的努力」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把所有字都讀出來,惹得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只好尷尬地低着頭。我把手伸入裙袋,果然有一張卡牌。
「嗰啲係咪血字嚟㗎?」芯培問。
「色素嚟啫,嚇我唔到嘅!」班中一個別名叫麥包的胖男生說,但顯然他都不太有把握。
我從口袋拿出了卡牌,它摸起來一點都不像卡紙。反倒光滑得像膠片或薄玻璃。我的卡牌是海藍色的,頂端有一隻瞳孔是時鐘的眼睛。那個時鐘的數字排序都亂了,最頂的數字是6而底的是12。彎曲的長針指着羅馬數字3,短指則指向2。時鐘中央有三個很小的字,以行書體寫上「穿越者」,奇奇怪怪的名稱……

卡牌中心有個灰髮飄逸的無面女人,右手展示着一個精巧的捕夢網。女人下面有一個長方形框框,用鍍金的筆寫上了「造夢者」。它下面有兩行簡短的描述:
「精神控制
製造夢境,令敵人陷入幻象。
註:夢中的事物不可對敵人造成直接傷害」
我皺一皺眉,不能對敵人造成傷害,那要怎樣對付他呢?我把卡牌翻到背面,那個同一色系的藍色,有着日本的有職雲鶴紋,用魔風體寫上了「異能者」三個字。

「唔好啪呀!」moon在我旁邊大叫
但已經太遲了,卡牌又薄又脆一折就斷。下一秒,卡牌射出一道藍色光柱,持續半秒後連同卡牌一起消失不見。我又再一次受到全班注目,使我不其然地臉紅起來。



「哇!」我呆了近一秒,才輕輕吐出一句。
但是同學們的目光仍然停留在我身上,彷彿在研究我是否還生存着。幸好愛出風頭的羅雨韋不甘示弱地折斷卡牌,射出一道黃色光柱,避免我繼續受矚目。

10:30
不足十分鐘,我班已經好像disco一樣連續發出黃藍紅綠色的光芒,每一次都伴隨着驚呼同笑聲。

依據討論同觀察,綠色卡牌代表身心控制,例如「動物」,「動物」技能的卡牌上面標明他所屬的動物,而其心境及動作長處都會和該動物一樣。例如某同學的技能是「兔子」,那他便會特別擅長跳躍和躲藏(狡兔三窟),但缺點是攻擊力低。全班有四分一人都是動物技能,聽說全校有五分二都會是「動物」。

藍色屬於精神控制,全班只有兩個,就是我的「造夢者」同鄭咖櫻Kyla的「預言家」,卡牌背面有一小行字補充道精神控制較其他三種難用,但非常有用,屬於最強的卡牌。至於詳細我就未試用過,不過kyla好像已經試過,但未知成功與否。

紅色就是肌肉控制,班中有為數不多的人是紅色。其中一個就是Moon,她的技能是「戰士」。無論遇到甚麼傷害都不會死,就算被人斬去頭顱都可以復原(參照卡牌)。原理係加速新陳代謝同肌肉的縫合速度,當然做一個戰士亦有好有壞,畢竟復原的過程會十分痛苦。較正常的就有康樂郭Patrick的「筋肉人」和Katie的「歐洲騎士」就是基本的戰鬥狂,不過筋肉人就是不動腦的肌肉男,歐洲騎士就必須有長棒當矛才能發揮作用。

最後黃色就是一種助攻技能,例如賢仔技能就是「守護者」,她可以在自願的情況下選擇守護一位同性同年的人,被守護者就可以毫髮無損直至守護者死亡為止。



10:35
「啲字真係抹唔甩!」郭天朗Patrick 用濕毛巾在黑板上面來回擦拭,但漸漸因為鐵質鏽蝕而變色的血字依然留在黑板上,彷彿要時刻提醒我這場遊戲的規則和現實。
「ok,咁我地係時候傾下點樣先可以成為勝利者之一。」Katie提議。

「我哋而家就即刻去揾隻怪物隻抽,然後隊冧佢!」Patrick 立即顯示出自己的技能是不加思索的筋肉人。
「如果而家出去,就極有可能見到其他好似你一樣都係行事魯莽嘅班別去揾怪物。同埋如果隻怪物係咁易對付,你當胡基言同陳詠瑤出咗去度假呀?」阿康說。

「如果遊戲係由我哋被困嘅嗰一刻開始,咁我哋就已經有勝利嘅籌碼,頭先我哋幾個已經對怪物造成少少傷害。」Joey認真地陳述事實。

言下之意,就算我們好逸惡勞幾天都不會輸,因為我試過火燒蟑螂,又用我部手機打中牠的頭,傷害值起碼都有5%吧?只要扣多牠少少血便可以肯定踏入勝利者的行列之一。

「但係我哋面對嘅係唔止一隻怪物,目前已知嘅有兩隻,仲有三隻係我哋未見過。萬一嗰三隻係最勁最難打嘅咁點呀?我哋唔可以肯定已經勝券在握」我鼓起勇氣說。

全班再次陷入僵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