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1:17
這一場打鬥早已經把所謂的人性帶走,為「異能者」拉開了序幕,象徵了道德的淪亡。猶豫一秒,善良一瞬間,死的就可能是自己。如果阿康遲疑半秒不用技能,被斬到遍體鱗傷的就是我們。在這個三不管的空間,只有生存才能逃出。

看着眼前突然昏睡的敵人,我心中一陣驚恐。「造夢者」三個字慢慢浮上腦海,腦中就好像有一張卡牌,漂浮在黑暗的虛空之中,慢慢地旋轉。彷彿喺度渴求有人使用佢,撫摸佢。我閉上眼睛,專注地看着卡牌,用意識漸漸靠近它。

「咻!」的一聲,原本死氣沉沉的黑色虛空瞬間變成一個類似控制室的地方,正前方有一台空白的電腦屏幕,發出耀目光芒,旁邊有一大堆五顏六色的按鈕。我走到螢幕前面,身後就憑空出現一張舒適的電競椅。

抱住滿頭的疑問,我坐了在電競椅上。屏幕冒出了幾個字:「請開始製造你的夢境。」造夢者,我細心思考起卡牌的內容,我是一個以夢境來殺敵的精神控制者。那甚麼是夢境呢?



如同回應我的問題一樣,屏幕作出了解答:「夢境係潛意識俾你嘅訊息,上世紀中有不少外國學者對夢境作出研究其中一個認為夢是『一種未經喬裝的象徵,它旨在顯現』,因此強調夢境公開地,而非暗中地表達了內在世界。他所提出的『被潛抑的雙性『陰影』自我』(the repressed bisexual ‘shadow’ self)是指透過夢,可以擴大人類嘅恐懼,影響其情緒,甚至可以控制意志,造成精神折磨。」

我張開了嘴看着那堆字,我除了最後一句以外,全都看不明白。到底我是不是在做對的事?到底這場遊戲是否已經奪走了我僅餘的人性?到底整件事有何目的?

記得小時候逛巿場時,我總沒膽量去賣海鮮的攤檔。每每見到一條又一條的魚在狹窄的長方形鐵盤上面靠着少量的水來生存,做着微不足道的掙紮。輕輕抬起軟弱的魚鰭後,又無力地垂下。

但人類卻站在旁邊左挑右選,務求揀到最新鮮的魚,令我感到痛徹心非。一條條未斷氣的魚連垂死掙扎都未來得及,就有一雙戴住黑色膠手套的手捉起牠,掉向木製砧板上,舉手一斬就身首異處。

但以往的同理心和惻隱心早已隨着年齡的增長,遺失在過去的童年,淹沒在歲月的長河中。



對比苟且殘存,死亡也許只是另一個開始而已……

「李佑年,呢D唔係你嘅錯,係人性同呢個無謂嘅遊戲所造成㗎……你只係幫佢解脫啫。」
說服完自己後,我利落按下代表開始的紅色三角形按扭。良久,螢幕上出現一大堆亂碼。毫無預兆地一個迷你黑洞出現在我腳下,我高速地往下沉,快得我連抓着地面的機會也沒有,直至我全身沒入黑洞,頭頂由從電腦發出的光就被黑暗擋住了。

在一片黑暗中就好像墜落虛空,跌入虛無縹緲的世界,巨大的壓迫感彷彿要將肺部僅存的空氣榨乾。

轉眼間,我來到一個充滿白霧,一片濛糊的地方,既不是全白也不能清晰看見眼前物,隱隱約約,似有似無。
「歡迎嚟到周景言(敵人)嘅低層潛意識(低層潛意識容納了所有不被意識接受的壓抑,因而形成了恐懼症、強迫性的思想行為、妄想、幻覺及噩夢),請製作夢境……」一把聲音從四方八面傳來,連帶着強勁的回音。
原本我想要問要怎麼創造「夢境」,但下一秒腦袋制止了我發問,然後我就自然知道要怎做了。這種感覺好像突然記起該如何走路一樣,只是一時之間忘記了而已。



我閉上眼睛,憑空想像剛剛發生打鬥的走廊的模樣,抹去燒焦的痕跡和四濺的鮮血。再度睜開雙眼時,腦中所想竟全都呈現在眼前,白霧驅散,一條格外陰暗的走廊、變成牆壁的樓梯和血漬斑斑的課室取而代之。

有場地就必須要有道具,而家所有人的共同恐懼必然是殘忍可怕的怪物。提起怪物,我就回想起翻譯小說「移動迷宮」中描述的「夜煞」,一隻半機械半生物的怪物,外表像一個失敗的實驗品。牠身上有很多危險的武器例如大刀、長棍等等,任何一樣都可令到受害者體無完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