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景言視角》
頭很痛……
我……我在哪?

冰冷的觸感從凹凸不平的正方形小階磚傳到手臂及臉頰,烙印了一個個井字在皮膚上,更傳來陣陣的刺痛。睜開雙眼,只見到異常陰暗的走廊,這裡是剛才我和阿源、梓桓追那幾個2B班學生的地方。原先打鬥的血跡不知何故地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被燒毀的位置都完好無缺,學校好像有自動修復的能力一樣。

由非封閉式後樓梯的缺口可以見到外面天空染上紅橙色,已是將近黃昏了,看來我都昏迷了一段長時間。想不到那幾個中二生竟然大發慈悲地留下我的性命,但明明他們對着阿源、梓桓就是多麼的殺伐果斷,可以狠下心腸。

如果不是我沒有阻止阿源魯莽地衝過去或者他們就不會死。
如果我們有考慮到「異能者」這個無聊遊戲已經開始了,結局就會不同。


如果明哥是派肌肉控制類的人來,而非我們三個綠卡藍卡,就可以反敗為勝了。
可惜一切都無如果……

我掏出口袋那張還未被我折斷使用的藍色卡牌,暗金色的字體寫着[時間旅遊者]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似的。但其實我要找到其餘四個有同樣技能的人才可以使用,現階段根本毫無實際用途。苦笑了一下,我便向距離較遠的前梯進發,回去靠近前梯的5A課室。回去跟明哥報告行動失敗的原因,順便投訴他的專制和安排不當。

我扶住牆壁慢慢地站起來,身上幾處著地的位置都隱隱作痛,稍微定神幾秒鐘就開始一拐一拐地走向前梯。才剛走到3D課室門口,後方突然傳來機器碰撞的聲音。大約是由圖書館傳來的(3C班對面,周景言後方),可能只是電腦跌落在地的聲音而已。但這個理由實在太薄弱了,連我都無法說服自己,一台電腦又怎會無緣無故長出腳跳樓呢?

想到這裡,我趕緊加快腳步走。忽然,圖書館傳來一聲鬼魅般的低吟,彷彿戰場上將死之人所發出的呻吟,後腦勾頓時起了雞皮疙瘩。與生俱來的同理心和好奇心驅使我走過去查探,但該死的理智無法支配腦袋,明知那裡極可能有危險都被好奇心牽着鼻子走。

走到圖書館門外,我伸手緊握門把,正準備拉開大門。理智奪得短暫的操控權,令我鬆開了手。但下一秒同理心又向我高興地打招呼。推開門的一瞬間,一股混合血腥味和不應該存在的汽油味入侵鼻子,令我下意識地鬆開手,掩住鼻子及翻騰不已的胃部。門發出了呯一聲的巨響,我緩緩退後幾步靠牆深呼吸。就算裡面有人都應該命不久矣了,對不起。我透過門上兩扇小窗戶對漆黑的圖書館在心中道歉。



「咇咇咇咇咇……」不祥的密集鐘聲從四方八面傳來。「嗄……」圖書館中好像有某種東西蘇醒了。

「砰!」大門連同附近的牆壁爆開,碎片噴滿地,我連忙用手保護頭部。
一隻怪物從破洞爬出,牠看似是嚴重失誤的實驗品,半是野獸、半是機械,野獸那一部分像是被人隨便放在金屬支架上,稍大動作便會四分五裂。

牠的身軀宛如巨大蛞蝓,在不見五管的頭上有一兩條強伸出來,粗得像鋼根的毛髮。怪物全身的黏液反射着走廊微弱的亮光,身上有一些機械胳臂,胳臂上插上各種武器,有嚇人的長針、有放射強光雷射燈、不安份地一開一闔的爪子和鋒利的大刀。

黏稠的唾液從扭曲醜陋的臉龐上一個可能是嘴巴的洞口流出,血紅色的光束鎖定了我的位置,四周的牆壁彷如被塗上鮮血,十分詭異。怪物歪頭望着我(可能只是純粹地歪頭,我根本看不見牠的眼睛) ,和猛獸打量獵物無異。



「要走la,周景言……夠啦,唔好望呀!」理智重新取得控制權,制止我看着怪物發呆的行為。
在這種情況下,理智還可以回到腦袋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不知為何明明後梯只在我旁邊,但我不想走那邊,後梯很危險,會有事發生。

怪物仍然歪頭看着我,金屬胳臂開始向我伸來。我用右腳踩着左腳的鞋跟,把皮鞋鬆開一半,吊在腳上。然後發力拋向後梯的方向,發出咚一聲。怪物被聲響吸引過去,整個龐大的身體大幅度地轉過去看。

是好機會!

我拔足就跑,但只有一隻腳穿鞋非常不方便,令我跑到一拐一拐的,拖慢速度。花了半秒鐘脫下另一隻鞋,握在手中以防不時之需。幸運的是怪物仍在後梯抓起鞋子,把它撕成碎片,還未發現有一塊鮮肉已經逃跑了。

【距離前梯五米】
五樓有我班的同學,我的朋友,全部都在五樓的課室。明哥可以用他的紅卡「職業拳手」來保護我、拯救我。
【距離前梯三米】
怪物已經發現了我,金屬胳臂和磚地摩擦產生吵耳的喀嚓聲。但樓梯口只是近在咫尺,我有種感覺就是一踏上樓梯就可以逃脫了。
【距離前梯兩米】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摩擦聲愈嚟愈大,愈嚟愈近。但希望就只是離我廖廖幾步。
【距離前梯0米】
為…為什麼會這樣的?

一道堅固牆壁牢牢地封住樓梯口,接駁口完美無暇地接上地面和天花板。怪物因來不及剎車而一股腦兒撞向牆上的儲物櫃,發出砰砰的嘈音。但時間不容許我震驚。不必多想,我的目標很明確:後梯!

我出盡飲奶之力衝過怪物身旁,牠發出低沉的嘰嘰笑聲,然後牠身軀一捲,迅速地彈起來。趁着這個機會,我將另一隻鞋準確地掉向牠那張臉,令牠失了一下平衡。但這一下幫不到我太多,只花了半秒,熟悉的喀嚓聲又從後方傳來。

比剛才更密集、更大聲、更可怕。
【距離後梯一米】
快到了!快到了!短短幾十秒內我再次感到難得的喜悅和希望。

這個時候,我運用助跑奮力一跳意圖跳上樓梯。就在雙腳剛跳離地板,怪物的爪子抓住我落後的右腳跟。阻力改變了航道,身軀飛向樓層之間的缺口,襪子被找住後順勢逃離了我的腳。雙手在空中亂抓,前一秒的希望和喜悅一掃而空。



我雙腳撞上了牆壁,上身因衝力而向前傾,連帶着下半身飛出了校園。淡藍色的電網就在眼前,我用手擋着臉。但火燒般的劇痛,肢解了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