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5
足足一個小時,我們才整裝待發。我最後決定用毛巾和A4紙狠狠塞着試瓶口,還找了一些苯及汽油,小心翼翼地把濃稠的液體倒進試管用毛巾塞住。現在全部化學炸彈都安放在moon的袋子入面(雖然佢D書俾我地抌曬,但呢個時候個袋就有一定的重要性),而我們每人都分別有一瓶氣體及一瓶液體,以及一枝火槍。

15:28
由於我們足足有五個人,所以行動必須有組織和隊形。我們以每個人的攻擊力分配位置,攻擊力最強的咸魚和賢仔分別站在隊頭隊尾,中間的就是較廢的隊友,即是我和moon。

15:32
原本由五樓走到二樓都平安無事,不見一人,誰知一到一樓就出事了。走在隊頭的賢仔不幸和一隻好像曾經被踩爆了頭又沒死去,佈滿疑似蟑螂血的白色液體留在身上的巨型蟑螂對視了半秒。

看到牠,我忍不住愣在原地。媽呀!我最怕的就是蟑螂!



身處在走廊另一端的牠如發瘋一般向我們衝過來。眼見這隻惡夢般的怪物向我們步步逼近,我打醒十二分精神,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態度,把其中一枝化學炸彈點上火,用力拋向前。

結果超乎我想像,熊熊烈火配合令人振奮的劇烈爆炸在2A班房門口發生,不知內裡的人會甚麼反應呢。從這裡可以清楚見到中一的課室都關上了燈,就算遠距離都感覺到裡面一片死寂。這場爆炸成功為我們拖延了不少時間,讓我們連滾帶跑地衝落樓梯,剛剛的隊形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15:33
「真係連前門都銷埋,洗唔洗咁絕呀!」Moon猛力拍打鐵閘。
「快啲過嚟啦!」咸魚在校務處門外叫我們。

此時,我們上方傳來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低鳴,同時原本燒得霹靂啪喇作響的烈火,似乎開始慢慢變得細聲,難保隻怪物不會突破火場不顧一切地跑下來把我們撕成碎片。其他人都意識到現在我們正身處一個危險的死角位,一但隻怪物走到來,我們都好難可以全身而退,頂多用盡身上的武器來個玉石俱焚。



15:35
咸魚正不停地用力踢門,意圖把門鎖踢爛。
「智障呀?做乜鬼呀?」賢仔一把將她推開,利用在實驗室拿到的滅火筒用盡飲奶力敲到門鎖,敲左兩下之後就大叫「yo你呀?都無鎖!度門拉㗎!」

咸魚一臉尷尬地拉開門,與此同時,校門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原來那蟑螂已經脫離火海,還像一隻無頭烏蠅撞向鐵閘,造成一大片凹陷。但牠一見到我這個縱火狂徒,就著了魔一般趴在地上以牠那六隻幼但有力的腳,高速爬向我們。

所謂「橋唔怕舊,最怕用唔著」。我把剩下那枝化學炸彈點燃再掉到牠身,隨即轉身進入校務處,使勁摔上木門,再和賢仔、Moon合力將最近的那張木桌推到門前,但由於門是從外面拉的,所以也起不了甚麼作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