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玥兒視角》
自從有了技能卡以後,所有人的能力都列為未知,可能他以前是個運動差得像小年的人,但而家他有機會是一個體能極佳的人。一切都變為未知之數,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眼前的敵人有甚麼能力,可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亦可能只是一個抽到平凡動物卡或黃色輔助卡的人。

這一場打鬥只是遊戲的開始,我們能夠輕易反敗為勝都只是因為阿康很幸運地有「狼卡」和剛剛做的化學炸彈。下一次就未必會這幸運,對方可能會派更多人更多高手,而非三個廢物。

12:17
好不容易K.O了敵人,滿滿鮮血沾染磚地,熊熊烈火焚燒地面,遺下焦黑的痕跡。但好像有些不妥,為甚麼只有被阿康殺死和滾下樓梯的兩個人呢?好像還差一個人。下一秒,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氣朝我襲來。

「咚」一聲悶哼,後方的敵人應聲攤倒在地上,右手握著的鎅刀跌下,雙眼緊閉着,應該是昏迷了。
「咻」的一聲,原本站在我們身邊的小年憑空消失,但是過程中沒有任何人經過,只有零星幾個大膽的中三生探頭出窗。



我們愕然地看着她消失的位置,賢仔忍不住說了句wtf出來。Joey正想大聲叫喊找小年,但被咸魚厲聲制止了。
「你大叫只會吸引怪物同埋其他不懷好意嘅班別嚟㗎咋!」

我非常同意她所說的話,直至現在我們發出了很多嘈音和尖叫聲,但都仍未有怪物找上門已經是萬幸了!我們打算一半人上去上層找小年,另一半就先去留堂室的臨時基地會合在木工室上回來的同學。那個昏迷的敵人毫無預兆地彈起來,張開無神的雙眼,左手撐地右手扶着牆地站起來。賢仔打算燃點化學炸彈拋過去,但我阻止了她,皆因我知道事出突然必有蹺蹊。

敵人雙目無神,四處張望後以右手從褲袋掏出一張藍色卡牌,但我看不清楚上面寫的是甚麼技能。他就好像看不到我們,完完全全無視我們五個的存在。他開始步向前梯的方向,一拐一拐地緩緩前進,我們全都目不轉睛地看着他。

大約走到3D班門前,他突然觸電般停了下來,轉頭望向我們。然後又慢慢走過來,我們提起簡略粗糙的武器,一邊向後退。



不過他的目標顯然不是我們,來到圖書館門前就下來了。雙手放在門把上,握好了又鬆開手,猶豫了幾秒就推開門,之後他又放開手令門砰一聲地關上。他退到後方的牆壁,跌坐在地上,四處張望後急速地雙抱頭大叫。但明明四周一點動靜也沒,要說的就只有從課室伸出半個身子看戲,看着他發狂大叫的花生友。

所有的尖叫聲嚇然停止,他像是受到驚嚇地站起來,還發神勁地把一隻皮鞋拋向後梯的方向,另一隻鞋握在手上中赤腳跑向前梯。他的身影消失在轉角後,又再度出現,一個華麗轉身跑了回來。他跑得很快,快到賢仔來不及收回腳跘到了他。

他尖叫着從梯與梯之間的缺口向下墜,碰到了湛藍的電網自燃起來。

12:18
等不及我們回過神,又是「咻」一聲,小年重新出現在剛才的位置,手上拿着一張藍卡,上面寫住【時間旅行者】,和蔡芯培的一模一樣。同時Joey和阿康都各自多了一張牌。

《3.折開卡牌後,消失乃正常反應,死後會掉落,由兇手執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