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芯培視角》
10:51
來到了沒有開燈的D&T 室,只得窗外陰暗的微光作照明。May識趣地走去找燈掣,我們一行十三人不動聲色地走在房中進行搜索。尚算靈敏的第六感告訴我這裡有其他人對我們虎視眈眈,不安感使得我停下動作,從一張木工桌後站了起來。

一群身份不明的黑影背着室外光站着,他們手上全都有武器,鋸子、電鋸等危險物品都在他們手。
「我哋唔想惹事,大家河水不犯井水,當無事發生呀!」Patrick伸出雙臂把我們擋在後面緩緩向後退,但即使發生打鬥也不怕,因為在毆鬥方面’筋肉人’可是有莫大優勢。
「我揾到燈掣啦!」May興奮地大喊。

正當雙方緊張地對持時,所有燈光「啪噠」一聲亮了走來。對方一個男生掩着眼睛痛苦地尖叫,在房中橫衝直撞,甚至飛了起來。他應該是蝙蝠卡了,男生背部長出一小對黑色醜翅膀,一大個黑影籠罩了他。


「Thomas!你對佢做咗啲咩呀?」一個女生淚眼汪汪地質問。
我認得說話的女生,她是我劇社中的師姐,3B班張芒琳。

3B的他們以為同伴受傷,連忙對我們展開攻擊。一個持有’熊’卡的男生,跳上了木桌,身軀猛然暴漲起來,手和腳長出了利爪和熊掌,背後有一個皮毛是深啡色,眼睛是血紅的熊頭影子。他的眼睛轉成全黑,嘴巴裂開,露出黃黃的牙齒。

2B班眾人紛紛向着門口後退,沒甚麼腦子的Patrick 也察覺到危險,保護大家離開。他的外觀沒有任何改變,但他只以單手就把門旁的教師桌掉向’熊’。’熊’稍一錯身躲過了桌子,對着距離自己最近的陳伯的咽喉無情一抓。熱滾滾的鮮血從粗長的抓傷溢出,同時倒流進喉嚨中,發出咕咕聲。不足兩秒他便按着傷處痛苦地倒在地上。
「呀!!!!!」剛剛從電掣室走出來的May和被殺的陳伯只有不足一米的距離,嚇得高聲尖叫。
‘熊’的眼睛轉成嗜血的紅色,跳起來撲向手無寸鐵的May。

「May!」「五月!」我和文柔同時大叫,May是我們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


但預期中的慘叫並沒有出現,我微微睜開眼,只見May在不知何時跳上了木桌,以蜘蛛俠的姿勢低頭半蹲着。’熊’撲了個空,瞬間氣勢減半,眼中的戾氣和嗜血也隨之而消失。他似乎也察覺到事情不妥,不敢妄自發動攻擊。

「亞馬遜!」3B一個女生在沉默了一陣子後站起來大叫,她的臉上多了一些黃色和白色的彩繪,皮膚也變得深色。
女生旁邊的人都呆了,她卻沒有任何表情。只是舉起了木工鋸,散發着強大的氣場和壓迫感。她出乎意料地把鋸子插進旁邊一個男生的脖子,不偏不倚地中了動脈,頓時血流如注。

「Anna你做咩殺阿焰呀?」那個叫作阿焰受重傷的男生正被芒琳按着傷處,眼淚自從Thomas飛起後就沒停過。
‘熊’很自然把攻擊對像放回在May身上,朝着她伸出熊爪一頓猛揮。但May手執一束黑色包膠電線,當成繩子在空中揮舞,纏着了’熊’的足部。他想用爪子割斷電線,但電線韌度顯然比一般麻繩要好。第一爪沒割斷,May用力一甩,他便被摔到半空,橫過整間木工室,跌在窗前痷痷一息了。

「呀!!!」站在張芒琳旁邊女生崩潰地尖叫,May秒間轉移目標到她身上。
May奮力一揮,電線變成毒蛇,劃過半空,咬在女生腳上貪妄地纏上,肆無忌憚地吸血。又一是一甩,一抹白影越過空中,跌在’熊’的身旁。



那個Anna比起May更是瘋狂,畫上彩繪的眼睛沒有一絲光采,只是盲目地拿着鋸子又是斬又是砍,對自己朋友和同學毫不留手。眼見敵人已經敗退了,站得較前的數個男生用動用自己的技能去棒打落水狗,把餘數不多的仍然站着的中三生擊倒後,才把昏迷重傷的全都扔到雜物房中,Patrick 更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飛來飛去的Thomas捉下來。

原本大家都以為敵人都已經昏迷了,可以帶武器離開了。誰知Anna竟把少數未拖進雜物房的人一一殺死,那一種殺伐果斷的無情眼神,彷彿殺的只是家中的害蟲,而非日日相見的同學。May察覺到事有不妥,一眨眼,臉上的彩繪消失了,膚色也變回平時一樣。她驚訝地放開手,電線全都跌在地上。

Anna倒在地上,茫然地睜開眼睛。剛剛一個死在她刀下的男生,流出的鮮血又熱又濃,Anna的校裙變成了一片血紅。手下那個暖暖的液體徹底喚醒了她,雙眼也變得有神起來。
「呀!!!」她抓着頭髮瘋狂地尖叫,雙手彷彿要扯下一大片頭髮才願意放手「你對我做咗啲咩呀?!!點解會咁㗎!!!」

11:34
Anna瘋狂的尖叫和憤怒,最終化為撕心裂肺的飲泣。
「係你控制我!你個殺人兇手!」她指着May大叫大哭,但May並沒有反駁。「唔係!我先係殺人兇手,如果我唔係想用呢個力量去攻擊你哋,其他人根本唔會出事。」她雙眼回歸黯然,再沒有希望的光芒。
「係意識控制……當有多名亞馬遜族人身處於同一空間,意志最堅強最堅定嘅就會拎到嗰控制權。我當時感覺到嗰腦好大壓迫感,一合埋眼就見到你衝埋嚟,我下意識反抗咗一下,然後就feel到充滿力量,但我都控制唔到自己要做啲咩……」

在場的人都沉默,亞馬遜族這張卡是有多大力量大家都有目共睹,但卻為兩位當事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在自己不清醒的情況下,殺害了一個又一個的日日相見的朋友是多大的折磨。Anna也只是比我們年長一歲頂多只有15歲,雙手已經沾滿鮮血,夜夜都只會見到死在身旁的同學,還要面對着躺在雜物房的同學將來對她的指責和謾罵。要是我這張「時空旅行者」的卡真的可以回到過去,我有能力改變這個血淋淋的事實嗎?



身在各班的另外四個時空旅行者,你又願意去改變過去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