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我聽到外面傳來異常大聲的嘰嘰嚎叫,有可能牠連門都不用就進到來。牠的怒吼不知是因為我們再次走逃出牠的魔掌還是因為我一次又一次地縱火而令牠大發雷霆,一想到這裡就令人忍俊不禁。可惜我身上的化學炸彈已經用光了,所以我只有一枝火槍作武器,用來插眼應該有些作用吧……

「小年,放火放得好呀,消防員多得你唔少。」Moon對我豎起拇指,半諷刺半讚賞地說。
我對於她在危急關頭仍不忙說笑的性格哭笑不得,唯有翻白眼作回應「我記得呢度有鎖匙㗎,唔使嘢嘢都爆鎖嘅。」我打開了牆上一個深灰色鐵箱,裡面掛上了不同大小和顏色的鑰匙。

我們進來的目的除了避難,最主要的是取回自己的電話。而剛巧在一個月之前我因為太遲才想起要拿電話,以致坐在門前的秘書在我面前從灰色箱度取出了一條銅色寫上電話的鑰匙,打開了校長室旁邊的房門把我那部孤零零的湖水綠色手機拿給我,所以我才知道鑰匙的模樣。

15:37
「攞齊啦嘛?咁行啦!」咸魚對我們發號施令。



Joey走了過去門前,把耳朵貼在門小心傾聽。
「我諗佢已經走咗。」她用一種自信的語氣說,眼中沒有一絲猶豫不決。
說罷,她馬上推開門。

打臉來得太快,一開門就見到一隻全身都變成焦黑色,還隱隱約約見到有少許火苗在身上的蟑螂站在我們臉前,四隻彎曲的前足綣縮在牠難看的軀殼中,就算看不見牠有五觀,都能感覺到牠濃濃的笑意,看來我們都成為牠的囊中之物。Joey臉上的表情怔住了。

沒有一刻的猶豫,Joey立即將身後木桌上面的筆筒、文件、所有搆得到的東西都扔到怪物頭上,意圖和怪物拉遠距離。
「匿埋!」不知誰大叫了一聲,下一秒燈光就啪一聲地關上。
各人趁此短暫的視覺衝擊走到最近的藏身處,我躲了在一個位於兩個櫃之間的凹位。除非怪物進來以後刻意轉頭查看,否則就算牠從校長室和電話房出來以後都不會見到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