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情人節快樂,祝手足平安、抗疫成功❤️

第十三章
4/12/2012
Day 4
10:32
右面的眼皮從我剛睡醒到現在就一直跳個不停,我媽說「左吉,右凶」,雖然我根本不信這荒謬又迷信的事,但我卻感覺得到今天會有事情發生。於是我把我的感覺分別告訴了Moon和賢仔。
「Well,我覺得你只係精神緊張啫,中午嗰場魔法師對決咪係今日會發生嘅事囉!」Moon說,此時她正在練習自己的自我療愈速度,她在手臂割開30厘米長的傷口,靜待它復元。

跑了去廁所吐之後,我去家政室找賢仔。大部分沒有實際作用的黃卡,都到了家政室幫方sir造武器(我很好奇他們是怎樣佔領到家政室足足兩天之久)。


「可能真係會有事發生呱,呢個空間無奇不有。你都估唔到有一日我會喺呢個地方用啫喱整把刀出嚟啦!」賢仔一邊說,一邊把鐵盆內硬化了的透明紫色啫喱(據說是因為方sir獨愛紫色)用另一把刀鎅成刀片的形狀。
沒得到甚麼有用的答案,我便留在家政室幫手,順便看看他們是怎樣把啫喱造成刀的。

方sir是一個臉形四四方方,又瘦又矮的沉默男生。在這件事發生之前,他最喜歡的便是上課時畫武器。【製鐵師】這個技能確實符合他的性格,使我不得不懷疑幕後黑手是否已經把我們徹底調查過一遍。不然又怎可解釋囂張跋扈的羅雨韋會抽到宛如垃圾中的垃圾的黃卡【摺紙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紙張摺成不同形態,例如船、獅子、河馬之類沒有的東西。不過把他的摺紙放在桌上也是挺賞心悅目的。

還有就是我、Kyla、芯培這三個腦袋最奇怪的人,都拿到了藍卡。Kyla是終極邊緣人,常常毫無表情,臉容冷淡,似乎對身邊所有事都不感興趣。芯培則是個笑容滿面的女生,但在她的笑容底下卻隱藏了數之不盡的秘密,就似一朵帶刺的薔薇,吸引而又可怕。最後就是我,腦中經常幻想自己會墮入小說情節中的殺人遊戲,為的就是想過些不平凡的生。說真的,有時我都會被自己嚇到。

總之有很多的事都太過巧合,太過奇怪了。創作這個變態遊戲的人,腦子一定和我一樣那麼奇怪。說不定他的腦洞大,頭部更加大!撇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重新專注於打磨已經鋒利得可以割斷手指的刀具。很快地,我便厭倦這樣一成不變的工作了,幸好我不是活在七十年代,不必去工廠打工。
———————————————————————
【植入式廣告】


Hello年偶的廣告無法跳過(´・ω・`)
<推薦作:穿越者系列>
《從前有個校長,佢禁錮咗全校人》
-全校學生被困在學校進行一場名為異能者的遊戲,含魔法元素。

《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七位乘客搭着一架架無冷氣的巴士來到了一個被隱形牆包圍巴士站,必須通過不同的虛境才能回到現實,接觸真相。

《十大作家,誰是兇手》
-十一個著名作家被捲入連環兇殺案之中,而其中一個就是潛在的兇手。




筆者開咗ig啦!快D去follow啦⬇️⬇️
puppet_nian.nove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