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嘅年偶已經努力推持1000字一章,但排版也很重要,所以今日700字先,有緣嘅再補返💕
————————————————————
《李佑年視角》
10:10
羅雨韋落單地獨自跑了回來,一回來就坐到桌上喘氣。我們重新回到課室,2B班的課室。上一次,我們逃亡離開了這裡,這一次,我們再度逃亡回到這裡。
「朱穎盈呢?佢喺邊呀!」咸魚走到羅雨韋面前質問。
羅雨韋心虛地別過頭,不想回答。

「你殺咗Joey?」我不可置信地問,Joey算是我較親近的朋友之,雖然這幾天已經見到太多人死,但當身邊的人被殺,內心真的很難受。
「你做咩話!」咸魚瞪大眼扯着羅雨韋的校服,手中拳頭緊緊握着,只差一點便重重招呼下去。


「我都唔想㗎!佢唔死就係我死?,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發生咩事呀?」前一秒被羅雨韋承認害死的Joey活生生地從門口走進來。
除了身上的白校裙沾滿血污,臉色比較蒼白以外,她幾乎毫髮無損。
「朱穎盈你無事?你真係無事?」咸魚衝上前把她抱起,還不忘一腳把門踢關。
「無事,當然無事啦,我咁命大。」Joey不懷好意地看着羅雨韋,說實的她的樣子真是有點恐怖。

「不過林詩瞳同陳誠佳都死咗。」她話一出,全班又陷入低落的情緒之中。
潛意識告訴我,要成功嬴得民心,取而代之,我應該要站到教師桌前作精神喊話。說甚麼不要氣餒,明天還有好日子,天氣很好之類的幹話。誰知Katie比我更早一步站了出來。



「大家向好嗰方面諗,三樓有幾多人係喺逃跑嘅過程中被殺,佢哋嘅血液流滿成層,呢一世都唔會有機會重見天日。林詩瞳同Donald雖然係死咗,但好歹佢哋自己嘅性命換取我哋剩返呢24條人命。我哋一定唔可以姑辜佢哋嘅犧牲,接下來,我哋2B班一定要齊齊整整!」Katie舉着右手說,聽完以後確實令人有種士氣高漲的感覺,我不得不承認。

要我這種在平日連話都不多說,沉默寡言的人說出能令人像是重見光明的話,實在難得很。在通往權力的路上,有不少問題需要解決,Katie是有領導才能的,但人總會有弱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