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論根本就無根據,同埋一日唔解決其他野心大嘅班別,我哋嘅日子只會越嚟越難過。」Katie說。
「唔係喎,我同意Yina講嘅嘢!」安家迪舉手贊成「我哋嘅主線任務係打怪唔係打人,喺有其他班幫手搞徐衍殤嘅同時,我哋一於重建怪物討伐小隊,去滅鼠啦!」

「安家迪!」Katie不滿地吼他,原本理正氣壯的安家迪立即沒氣了焰,活像一個被妻子罵的小丈夫。
「都啱嘅,完成遊戲點都算係買個保險,人都安樂啲。」黃美娜說「而且阿康都會覺得打怪比較好。」

哦,所以康溢陽的想法甚麼時候會由她的口中說來?沾花惹草的男人!

「但係一日唔清除敵人,我哋都唔會有好日子過㗎喎。」許久沒出現在我眼前的哈比說。
「咁又唔係咁講呀,如果打打下死嘅,我寧願被怪物殺,都唔想死喺朋友同學手上!」存在感低到我快忘記的麥包說。


「如果真係世界末日嘅話,咁我咪死都見到屋企人?」文柔慌張地說
「如果你死喺呢度,你死都係會見唔到屋企人……」芯培無奈地安慰她。
「咦~啲怪物咁核突,我唔要見到佢哋!」婊到爆炸的程紀靜。
「係呀係呀,靜靜話咩就係咩!」狗公Hinson吠吠吠。

「夠啦!」Katie大力拍枱「要打怪嘅可以照打,但有人攻擊,我哋一定會全力反抗,滿意?」
「心滿意足,多謝主席大人成全!」我笑道。
Katie朝我翻了個白眼。

10:30


經過一番爭執後,Moon把我拉到一旁(賢仔又去了相親相愛),雙手搭在我肩膊上,以一個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
「你想做班會主席?」Moon單刀直入地問。
「其實都唔係嘅……」我吐吐舌頭道。
「你唔使否認啦,你趷起條尾我都知你想做咩啦!」

「知你又問。」謊言被拆除實在有點尷尬。
「原因?」
「我可以做得比Katie更好。」我說。
「我知你有野心,不過唔好自視過高,我除咗可以幫你擋下刀之外都無乜做到。」Moon認真說「唔好遺忘初衷,就算最後你成功做到話事人,記住你嘅本心。」


她把手放到我心口上,少有地語重心長說話。但不知為何,這個姿勢怪怪的……

「我知道㗎啦,不過請你放下你嘅污糟手,唔好亂抽水。」

10:35
「砰!」
「咩事呀?又爆炸?!」黃美娜從窗口探頭出去看。
「痴鬼線,成間學校都識整炸彈,呢班咩科學怪人嚟㗎!」咸魚不滿地搖搖頭,她最引以為傲的發明—化學炸彈,在這些真真實實會爆炸的炸彈中,簡直比到連渣都不如。

我拉着Moon一起走去看熱鬧,忽然手臂碰到一樣比冰更冷的物質,我垂下頭一看,只見Joey白哲的手臂。她正眼冒紅光地盯着羅雨韋的後頸。
「Joey?」我喊一喊她。
「嗯?」她面無表情地轉過來,眼中的弒血亦消失不見。
「無……我見你呆咗咁企喺度啫……」我底氣不足地說。

以前我會因為Joey強大的女神氣場而沒底氣,現在看着她卻有一種另類的壓力,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



Joey一定有古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