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更一章,補返數💕
————————————————
《梁日昇視角》
10:15
「喂喂喂,calling趙小姐!」我戴着連接著手機的耳機對趙正儀通話。
「三樓咩情況?」趙正儀無視我的幽默感。
「徐衍殤頭先攻擊咗一個喺留堂室出嚟嘅女仔,不過個女仔最後好似走甩咗。」我探探看「係囉,前梯唔見佢條屍。」

「咁而家咩環境呀?」
「成地都係血!間間課室都有屍體,哇臭到嘔!」我捏住鼻子說「不過三樓應該得返我一個活人。」


「咁徐衍殤位置?」
「應該上咗四樓,都有可能係五樓,都有可能係天台。不過天台同五樓無人,咁應該係四樓。」

「我而家同何洛瑤佢哋set炸彈,你喺一個鐘頭內引佢落嚟。」
「一個鐘?!」神經病,要我對住那個已經走火入魔的殺人魔一個鐘?
「有問題?」
「無,我嘅女王陛下……」
「嘟!」通話被掛斷了。

我戴上自製的面具,遮着上半臉。面具是深藍色的,是VA選修課的成品,上面用金色的顏料畫上了紋理,是非常典型的仿古舞會面具。戴上面具,如同這裡的每一個人一樣,戴上面具做人。但我不同,我戴的是雙重面具。



我小心翼翼地躲過地上半凝固的血液,踮着腳尖走到前梯口,同時從口袋拿出打火機。在沒有懷錶的情況下,去年學校旅行用剩的打火機已是最好的催眠工具了。我的技能亦是我要戴面具的原因,面具為我帶來了神秘感,遮蓋了我滿是邪念的樣子,才能更好讓人放鬆警剔,特别是剛剛受到愛人被殺的重創的徐衍殤,在他心智最薄弱的時候進行催眠術,剷除趙正儀。

在我踏進四樓的範圍時,一股強大的殺氣撲向臉上。
「Kamie嘅死係趙正儀造成嘅!」我急中生智地大喊。
睜開眼時,只見鎅刀停在我鼻尖不足一厘米的位置。嚇得我額角流汗,但亦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女朋友的地位可真高。

「你係喺男廁出面嗰個人?」徐衍殤冷靜下來問。
其實呢~當日在男廁外遞紙條的只是我催眠的其中一個同班同學,我真人是負責封着窗令他們的課室成為密室,但我要是想留下狗命的,還是不要告訴他實情比較好。
「係。係我通知你會爆炸,我以為你會趕返去救人。」我徐徐說「我係4A嘅人,趙正儀非常之信任我,所以我清楚佢嘅計劃。」



徐衍殤瞇起眼睛,垂下了鎅刀,展現出他這兩天所喪失的理智。
「你係4A班嘅,做咩要對付趙正儀,做咩要戴住個死人面具?」
「因為趙正儀太過自負,跟喺佢身邊,我遲早會俾佢玩死。而且以力量強弱嚟講,一個唔使近戰嘅魔法師,又點及得上遠近皆宜嘅【殺人魔】?」我露出一抹邪笑「只有最強大嘅,先配得起我嘅服從。」

「至於個面具……你望住個打火機。」我把打火機舉到他眼前,啪一聲點起了火。
我看着他專注地盯着火苗近五分鐘後,開始進行催眠。
「你係徐衍殤,16歲,有一個非常之可愛嘅女朋,叫Kamie。佢善良大愛,對每一個人都好好,而且好愛你。你哋放學會一齊做功課,得閒會街尾公園嗰度餵流浪貓……」我觀察着他不自覺流露出的滿意笑容。

「但係,你嘅同級同學趙正儀就利用佢嘅知識製作粉塵爆炸,炸死咗你最愛嘅Kamie。你望住佢嘅屍體不停咁喊,嗰對曾經拖過你嘅手無力咁垂下,曾經深情望過你嘅眼永遠咁閉上,曾經愛過你嘅佢永永遠遠咁離去。」在搖曳的火光下,徐衍殤流下了一行淚,眼中只有痛苦和絕望。

「你發誓要好好咁幫佢報仇,先殺死趙正儀,再慢慢完成你嘅大業。將每個逼害你哋嘅人,一一清除。」
我看着他由痛苦變成憤怒,先前他的殺人是毫無章法,現在他有明確的目標—趙正儀。復仇的種子一旦播下,便會無限地成長,更加上我少許的推波坐瀾,投靠新主易如反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