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呼…呼…呼……」我連着電話保持和趙正儀的通話,一邊跑一邊喘氣。
徐衍殤在我的催眠後,已經答應我跟着計劃行動。
我的計劃是提早預定時間十分鐘,開始製造我被他追殺的假象,最後到了操場的炸彈圈,再由他自己突圍而出。相信這對於最強紅卡而言,並不是甚麼難事。原本的計劃,唯一的優勢就是在徐衍殤神智不清又不知情下,使他跌入圈套。但在我的催眠下,這個優勢便自然煙消雲散。

「得啦,你可以準備跑落嚟,我哋ready咗個位俾你一陣安全咁走得甩。」洛瑤姐說。
何洛瑤比趙正儀更配得上我的一個「姐」字,至少她並不會過度自信,以及無節制地使喚別人。不過洛瑤姐是活脫脫的觀音娘娘,在遊戲未開始前,她的美貌已令不少男生趨之若騖。何況現在有了技能的加成。

「我…而家…五樓跑落嚟……」雖然只是做戲,但我和徐衍殤是真的在跑。
他的【殺人魔】技能令他各方面的能力都大幅度提升,包括:體力、力量、速度等等(還有附加的學習能力,能把每種武器和格鬥術運用得爐火純青)。而我單純一個藍卡,很明是有謀無勇,跑步幾乎要了我半條命。



11:13
我順利「帶」着徐衍殤跑到操場之中,繩索從魔法師大戰遺留下來的枯樹中掉下,縛住了他。趙正儀手在空中畫了個圓圈,往前一推,一個火圈圍着徐衍殤燃燒起來。火圈漸漸升高,形成兩米高的火牆,散發出令空氣扭曲的熱力。我都好想知道,徐衍殤能怎樣逃離這個困境。

「炸彈ready。」趙正儀冷漠地注視着眼前的一切,所有事情都盡在她掌握之中。
「爆!」她深深地看向我,似在測度面具之下的我,到底收藏了甚麼秘密。
我露出討好的笑容,微微點頭,她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是催眠師,不會知道我的真面目。
「砰!」驚天動地的爆炸。

炸彈埋在了最接近火圈的土丘之中,火光和泥土一起噴到地上,石塊碎片亦然。火圈中沒有任何動靜,徐衍殤沒有跳起來大叫,也沒殘肢掉出火牆,更沒有傳出焦肉香味。這情況如同著名實驗薜丁格的貓一樣,一日不打開箱子,永遠不會知道裡面的貓是生是死。不同的是,如果趙正儀一直保持火牆的燃燒,那徐衍殤必定會脫水而死。



唯一的問題就是,趙正儀相信自己一定成功,所以她不可能願意浪費時間去維持火牆。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兩手一舉,火焰化成橙紅色的小光點,朝她雙手飄去。班中幾個不起眼的小角色走向被熏黑的圓圈中。徐衍殤背對着眾人躺着,看似是了無生氣。但趙正儀的眼皮狠狠一跳,因為他的繩索不見了,不知是他自己解開還是燒斷的。

其中一個男生(班會康樂)上前蹲下,想要查探他的氣息。血光一閃,男生身子僵了僵,然後倒下了。
「果然。」趙正儀瞇起眼從臨時搭建的長椅高台上走了下來。
徐衍殤利落地以蜈蚣彈的方式重新站起來,嗜血的神情表露無遺,第一次校園大戰,全校學生對決殺人魔,一觸即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