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現在已經沒有礙到自己的東西。

我一人在被夜幕漸漸包圍的社區裏不斷奔走着,街燈隨著入黑,逐漸被點亮。

無視掉周圍的視線,街道上穿梭著。

而我要前往的目的地早已決定好。





我人生的轉折點……

那就是我和阿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下雨那天我走去自殺的那座唐樓。


那是我第一次感到他存在那個的座標。要用遊戲比諭的話,就是存檔地。

空間和時間具有一體性,假使穿梭時間,也要先將時間座標以外的座標調整好才行,不然遇不上他。





如果是為了救我的話,假設那又不是首次的話……不,那根本不可能是首次。

由我們相遇那時他已經認識我了,只是我不認識而已。

他已太熟悉我了,熟悉得奇怪的程度。

為甚麼我卻一直察覺不了!!


然而問題也沒有同時停下腳步,不斷湧向腦袋,一一等待處理。





如何穿越呢?不知道。

是只有意識嗎?還是整個人,連同物質穿越呢?不知道。

話說共鳴要如何用的啊?這我也不知道。


頓時腦內突然大堵車,一旦堵塞,所有的事便開始混亂,而這數個月的回憶像走馬燈一樣跑出來。

和阿雨的相遇…

(喲!你也是青蛙來的吧?)
(公主殿下!)
(阿晴…)





和小渚的相遇…

(你不試一下化妝嗎?)
(我做到了,努力了哦。)
(因為我的英雄總不會遲到。)

和師公的相遇…

(你這個變態!)

(重要的是現在和未來。注力去改變那些能改變的,這就是青蛙之道啊。)


現在和未來嗎?





雖然對其他人來說是過去,但對我來說是未來啊。那應該沒有違反吧?那個叫青蛙之道的東西…不。

如果違反了我就去改變它吧。

那個叫青蛙之道的東西。


都多虧那些白痴般的回憶錄,我腦袋也冷靜了下來,理性重新上線。

理性也使重新意識到他們每一個也是對我重要的人,我一個也不想失去。

所以這次是個絕不能失敗的任務,也不用多想,勝率只有五十五十,零和一,歸零和全部。






遇上困難的問題時,理性的第一步,簡化問題。

假如做不到第一步的話,那拋開理性,相信自己的感覺吧。

也只能有這個方法而已。

不用想得太複雜,是被洪流衝散,或是游過逆流兩個結果而已。

在遊戲中賭上A鍵和B鍵兩個的選擇,你不是很擅長的嗎?阿晴!

所以上吧!


我深呼吸一下,那是夏晚空氣獨有,水黏黏的空氣。





閉上了眼睛,視界變得比深夜還要黑暗。

豎起了耳朵,傾耳領聽著四周的聲音…屬這個世界的聲音。

共鳴是他在我身邊才會發生,他本身就是個又嘈吵,使人耳鳴的存在。

眼睛看不到的話…

便用鼻去嗅他的味道、用耳朵去聽他的聲音。

用心來找他的存在吧。

不要輸給些無形的東西啊。


已不在這個的世界的話……就在時間上找。

沒有前往的路的話……靠回憶上來構築。

到時分秒針的反方向重拾那個鼓動吧……

游過那個逆流吧,就我們兩個。



突然,像一股電流纏繞在我的心臟上,重重的刺激了一下,就如心臟起搏器起跳一樣。

(我又回來了…阿晴…)

(又逃回來了…)

(但無論多次也好…我也是會接住你的…)


沒有錯…找到了。

笨蛋…果然你的聲音真是煩躁,煩到耳也鳴了…

心臟也好痛啊…那種在心裏回響的感覺…

這全都是你的錯啊。


他的事已經早刻進了我腦海裡,到死那刻…甚至到死後我也應該不會忘記吧。

所以只能趁現在把他拉回來了…

即使要賭上我的命也好。


「阿雨!!!」


在那時候踏出的一步是為了放棄生存…

而今次踏出的一步就為了一起生活下去…

看過圈在右腳上、他所給予的紅繩。

這是枷鎖的同時,也同時連繫着我們倆個。


能成功與否我也不能肯定。

但是我還是跳了出去。

按着自己身體的指示。


不安使我睜不開眼……

只能感受到在身體旁流過的空氣…

以及一刻被引力拉向地球中心的感覺。


但那個人也確實的回應了我……

就在時間的彼方。


伸出的指尖彷彿劃破了空氣的表面,穿過世界的外皮,並觸碰到像一個由水形成的膜。

那個膜的觸覺就如一戳便會崩壞般,所持有的彈力也微微反彈了指尖。

我沒有猶豫,用右手直接打穿,突破了那幅水膜。

而水膜一破,整個人就像被吸走一樣,一切的感官在那瞬間失效,直至到達了另一個無重的空間。

而一當我視力恢復,便看到當天,四月四日那天前來救我的阿雨。他也正在浮在空中,眼眶正剛好有水滴被重力帶走,那是我當時並沒有察覺,藏在他溫柔眼神背後的眼淚。

那天我還是閉着眼,但今天不同。

我已知道你在哭泣了,一直也在哭。

一人的哭聲勝不過天雨的話,就用兩隻青蛙的共鳴聲來蓋過衪吧。


「阿雨!」

我呼叫後,在空中緊緊抱向了眼前的阿雨。

「欸…?」

他驚訝的接著我,但由於我擁抱的力量過大,阿雨的身體向後傾,我們一起向著地面墜落着。

然後在掉落期間,阿雨便把身體的上下和我交換,用兩臂抱着我,一起安全著地。

就如一開始相遇的那般,公主抱。

「到底……」

「我來見你了!」在他困惑之際,我率先回答了他。

而話語傳到他耳中,瞳孔擴闊。而更沒想到的是,主動的抱緊了我,並在我耳邊細語:「幸好你沒死,太好了…太好了…」

我也輕輕的用兩臂包圍了他:「正如你所見的,我一切安好。不過我沒有你的話,還能說安好嗎?」

在我問向他後,也沒有等他的回覆,今次輪到我抱緊了他,收緊了聲線。

「我也不想要一個你不存在的世界啊……」

「所以…」

「一起回去吧。」

他聽到後,愣了一下。

「不可以啊!和我一起的話你只會遇到不幸的未來啊!」

他推開了我,並自己後退了。

果然不是第一次,看來他在以前獨自經歷了不少有關我的悲劇結局…只要一起便會遇上悲劇,是最惡趣味的劇本。


但是……

今次他不是獨自一人了。


「未來甚麼改變掉就可以了。」

我再說:「我們可是青蛙啊,你一個改變不了的話,便我們兩個人去改變…」

「直至改變到為止,對吧?」

此時此刻,我趁亂向了他的臉親了一下。

「喂…」他臉變紅並微微後退着。

「連初吻都給你了,要負責哦。」

我用帶點壞壞的笑容道。


「來吧,一起回去吧!」


我拉著阿雨的雙手,並將原來有點惡意的微笑化為了溫柔的微笑。


但是呢……

怎麼回去?


我是跟著阿雨的共鳴來的,即是原本的時間線已經沒有其他能用共鳴的存在。

那我們怎樣回去……?


當刻我腦中產生了某個意像,就是自己奇蹟地能成功駕駛飛機,然後卻不懂如何降落,最後墮機,正是我的現況。


因而我生硬的慢慢把頭望向阿雨,並問道:
「阿雨…我是以你的共鳴引路過來的,所以我們可以怎樣回去…?」


阿雨慢慢的回答:「我也是按你以前留下的共鳴回到來的……」


「啊。」

我們異口同聲恍然,空氣也突然安靜。


「那我們回不去了嗎!?」

我還約好了小渚…難道我們要再經歷多次這段時間嗎?

連同剛才強行忘記掉的不安們,我陷入了恐慌,抱著頭蹲在在地上。而我也在這時發現右腳上的紅繩不見了,四處張望也看不見它掉在地上。

而阿雨就在一旁看著我自己在驚慌,也想着沒有所謂,但他卻察覺某件事。

「阿晴,你是看過那封信的吧?那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呢?」

「放在了避雨亭…我才不想收那像遺物般的東西呢。」我焦躁的說著。

「…那我們還有機會能回去。」

他說後我便興奮的大叫著:「真的!?為甚麼?」


「現在說感覺很羞恥…如果回得到去的話就告訴你…」

「但回去之前也要修正這裏的時間啊…」

阿雨在說完後再次公主抱的抱起了我,走到在原來接下我的位置。


(那我帶著你共鳴吧…合上眼吧。)

我第一次在腦內聽到阿雨的聲音。


(為了保護至愛之物…而寄宿的祝福啊…)

(汝即吾的一部分…如今使命已完…)

(願我們的緣,沿到汝的身邊。)


(那回去了喔。)

「嗯。」

。。。

另一邊廂,在避雨亭已經不知過了多久,師公正在安慰坐在椅子上,流淚不止的小渚。正為她在表現着各種雜技和怪臉,然而淚水那不是技倆能夠停下的東西。

然而,阿雨房間突然傳來了一下異常的巨響,使他們一人一蛙都愣住了。


「你在碰哪裡呀!你這個色青蛙!!」


「阿晴…」小渚在聽到我的聲音後,擦掉眼淚,馬上衝進房間。


「為甚麼要把項鏈收到盒子裏…好痛…」

「我愛整齊也要被你罵嗎?」

倒下的門就如一道橋,小渚則在橋外看著坐在地上拌著嘴的我們,忍不住的繼續冒出淚珠。

門後的光芒彷彿透入漆黑的房間,我和阿雨也看著站在房間門口的小渚,並同時說道:

「我回來了。」

小渚則再次湧出淚水並擁抱著我們,並說道:「太好了…你們兩個都能回來……」

我看過小渚的各個表情,惟有哭相我倒是第一次看,對她也有這一面,我有點意外。

「乖乖。」我也同時摸向小渚的頭安慰著她。

然而,這時的阿雨想悄悄地收起在地上的項鏈。卻被我眼角瞄到及發現。

「別以為我看不到!」我大叫把他嚇停了,並問:「那條項鏈到底有甚麼祕密?」

「那是…」阿雨正在扭擰。

「快~説~」我直直的盯著他。


「就寄存了我對你的回憶!才…才不是甚麼特別的東西咧!」

「只…只是我對你說不出的話作為記念留著,才不…是重要的東西咧!」

「也算上是護身符…吧……」

將意念寄付於物品,這傢伙真的甚麼也做得來啊……

話說這傢伙在甚麼時候變了傲嬌角色了?


「那趕快幫我戴上吧…」

我對阿雨說道,小渚也很懂趣的走到一旁去了。

「我知道了…」

阿雨有少許紅著臉,假裝無奈的解開了項鏈的勾扣。我則撥起了頭髮,等着阿雨幫我帶上項鏈。

在他把扣子扣上那一刻,他為了避免我看到他害羞的樣子而立刻背向了我。

而在扣子扣上的那刻,阿雨以前的思念,共鳴使一切都浮現到我腦中。

(今次已經是第幾次呢?忘了…)(她穿泳衣果然很可愛啊…)(不好,又跟她吵架了…)(又遲了…又讓她受傷了…)(她的睡相真的沒有變…)
(再見了,下次一定會到救你的。)


在他的記憶閃回過後,眨了眨眼,我便抱緊眼前的阿雨。

「嘻嘻…我都不知道你原來這麼喜歡我~」我笑著地的從後抱著他説道。

「有誰會願意對一個不喜歡的傢伙花這麼多時間啊。」他說。

「好,祝你們新婚快樂!」

小渚見此則拍著手説道。

「才…才不是!」我們異口同聲的說著。


「那樣的我們都看夠了~到了這個地步還裝甚麼?」小渚一臉無奈地說道。

「……」

我和阿雨都紅著臉,不禁低下了頭。


「那派對可以重開了吧,別一直放為師在一旁呀!」在旁的師公在這個時候終於能插上嘴,而我們也一同的走出這個房間。

「呀,話說剛才我好像聽到青蛙仔和我說話了。」小渚突然驚訝地說道,而想再嘗試的她卻一句也聽不懂。

「是錯覺吧?」我答。

「應該是吧…」她依然有點困惑。

而在這刻,誰也沒有察覺到。

藏在小渚口袋中的那個鈴鐺閃亮了一下…


但實際上,我的生日已經成為過去。

經歷了林林總總,加上穿越了時間。

不知不覺,現時已經是八月七日,十二時零二分。


然而小渚還是手拿著了拉炮。

「那大家準備…」

「阿晴!!」「小晴!」

小渚拉響了拉炮後,在場的人和蛙也對着我說:「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你們。」

真的…能遇上他們是我一生的福氣。


我是阿晴,18歲,現在十分幸福。

你問何解?

因為我這隻青蛙遇上了他們。


第八章-青蛙(かえる)/歸來(帰る)-完
第一季:孵化編-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