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過著這樣充實,但意外地悠閒的生活下,時間也步入了七月,在大社裏也能嗅到潮風的味道了。

在地理位置上,出雲大社的位置就近海邊,那裏的漁民也會來偶爾前來神社,為出海的人祈求能平安歸來。

而本家那邊由於完全不近海,我又被禁止外出,只有一兩次家族外出辦事時有嗅過海水的氣味而已。我對海的認知也只有在書籍上的而已。

「有一點想看一下海洋…」

我在嗅到海水的味道後,自言自語的細喃道。





「那偷偷的一起去海邊玩耍吧!」

而聽到我這一句話的春奈則直接拉著我的衣領,跳進了小樹林中。

自從她開始練習神化之後,她的力氣也大了不少。

當她提著我在穿過一大片樹林後,在一個斜坡下,她帶着我並滑了下去,途中還是充滿她的歡笑聲。在滑到盡頭後,我們便從樹林掉在了大道路。

而前方就正是漁民的村落和一片大海。





一片蔚藍的景色像無限般的延續下去,直至那地平線的終點。

以前本家的人說過海洋景色就跟天空沒有差別,我卻覺得完全不同。

的確天空也一樣蔚藍,但感覺十分平淡;一樣令人覺得自己的渺少,但遙不可及。

海洋給我的感覺是一面在閃耀的寶石,每一下的反射都彷彿是在告訴那是有生命般,而裏面也的確存在不少的生命,有著可接觸的親切。

這樣一想,天空的外面也許也存在着生物,或許就是神明居住的地方吧…






「織雲?幹麼發了呆?要留下你了~」與此同時,春奈已跟著道路跑到村落了。

「等一下啦….」

「才不要啊~」

我趕快跟緊她時,她則加快了腳步。


然後我和她就在村裏追逐着,而村民們看見春奈後都會向她打招呼。

她跑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很多,現在的我不神化下已經追不上她了。

「可以嗎?隨便進入村落?」我邊跑邊問她。





「沒關係的!我經常來玩的,村民們都會守祕密的!」她邊跑邊笑著,一點也不喘氣。

「哎呀,巫女大人妳又來了嗎?」一位帶有西邊口音的老婦對春奈問道。春奈則停了下來,並向老婦請了安。

「我又來了,經常打擾到你們,真是不好意思了。」

這次是首次看見她接待外人,要是對待外人的話,她真的是十分有禮的。

但也多虧老婦停下了她,我終於追上春奈。

「沒有關係的,巫女大人在的話大家更安心…雖然現時是不會出海的…但這裏也十分歡迎妳的。那這位男孩是誰呢?」

老婦看著站在一旁喘著氣的我,春奈則高興地回應着:「我最好的朋友!」





「我是雨宮織雲,請多指教。」

如是者,我也向老婦請安了。

「巫女大人的朋友的話,我們也是隨意歡迎哦。」


「不好了!影鰐出現了!!」

「是哪個笨蛋還在這個時候出海!?」

在老婦話剛說完,附近就突然傳來了漁民們的叫喊聲,看來是妖怪出現了……


我以前在書籍看過,七至八月在這段時間漁民是禁止出海的。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是海洋生物的繁殖時期,為了海洋的生態,免殺幼魚苗積福而不去捕魚;而第二個原因只有西邊這裏才有的,那是影鰐的出現。


影鰐是一頭會把船上的人映落在海面的影子吃掉的妖怪,而被吃掉影子的人一旦上到岸便會死亡。

更可怕的是即使被吃掉影子的人殺掉水底下的影鰐,回到陸地上行走的話,人的影子便會變成影鰐的骨架狀,再被其骨頭刺死,然後影鰐便會復活。是十分著名的麻煩妖怪。

「是巫女大人啊!救救我們啊!」

船上的數名少年向我們揮手示著意,而他們把身體迫到船的中間,就為了不讓自己的影子落在海面上。

老婦也捉著了春奈的手,並向她墾求:「巫女大人!我的兒子也在上面,請救救他們吧!」

而春奈也立刻答應了老婦:「我明白了。作為象徵這地平安的巫女,我會負起責任去救他們的。」





在聽見她這麼爽快答應後,不禁擔心的我便把春奈拉到一邊說道:「那傢伙太不妙了,還是我來吧…」

「不行,一.起.去!我們不是約定了的嗎?」她答。

規則二…我被自己下的規定反將一軍。

於是我為了她的安全則再提議了:「…那這樣吧。妳去救船上的人,我去退治影鰐,可以嗎?」

「嗯好吧,我相信織雲!」

我向春奈告訴了大約的策略後,然後我們便一同跳進了水裏。


首要的第一點是一定不可以產生影子,除非一生在水上生活,不然的話被吃掉影子的那刻已經沒救了。所以為了安全,我要春奈游泳過去船隻,這樣比開多一艘船更加安全。

那麼餘下的威脅只有影鰐本體,所以我便用神化潛了下去海洋,打算在保護春奈的同時擊退影鰐。

但是好鹹…原來這就是海水的味道,好討厭。

而我潛在水底中也看到傳說中的影鰐的外貌,牠的真身是一條身上長著很多尖鱗,嘴裡長着尖牙的大鯊魚,那張口的話應該可以一口咬斷我們的身體。

由於早預計是水中戰,即使神化在之後,在水中裡拳腳的威力至少減半,甚至沒有。所以對以拳腳為中心戰鬥的我們來說,這是對我們十分不利的情況。

於是我也早向漁民借用了一支作獵魚用的魚叉,以工具來蓋過先天的失利。

擁有青蛙加護的我們在水中活動挺自在,春奈在游泳這方面應該比我還要快。

就當春奈接近船隻時,影鰐牠便游向去攻擊春奈。早在潛伏的我則用力一踏海床,使海床的幼沙們飄浮四散,加速的衝向影鰐,直接用魚叉一下刺向影鰐的眼晴。

牠在被我刺中那一下,連同手持魚叉的我,龐大的身驅直接彈出了水面一下,濺起了極大的水花。

我因此拔出魚叉,牠也流出鮮血,將附近海洋一帶染紅,然後以高速游走,海中充滿牠流下的血絲。

要追的話是能追到的,但牠既然已離開,我便沒打算再追擊。

因為牠也有牠的存在意義……


在另一方面,春奈已成功把船護送到岸上。由神化轉換回人體也已十分熟練,她成長得真的很快。

接著我也隨後上了岸,理所當然的包括全身,袍也濕透了…

同為濕透全身的她又衝過來抱著我,海水顆啪嗒啪嗒的從我們身上滴下。

「果然織雲很可靠,我本來還有點怕你被吃掉後怎麼辦……」她說道。

「如你所見,我沒事啊。」我答。


「巫女大人,感謝你出手相助!!!」而在一旁,一眾村民向我們鞠了躬致謝。

「不用謝我了啊,這是我的份內事啦。要謝的話向織雲謝吧。」春奈繞著我的手臂說着,於是他們則再向我鞠了躬。

「感謝你的相助,織雲大人。」

「只是舉手之勞……」我答。

這句話是本家的教訓之一。

作為雨宮家的人,代行著神職,因此為了不失神明威嚴和免失雨宮家的聖名。即使多辛苦多艱辛幫助了別人,也只能回應舉手之勞。

我們不能將自己軟弱的一面告知於世人,我是從小接受著這樣的教育成長的。


「織雲大人,那麽影鰐死了嗎?那我們可以隨時出海了嗎?」剛才船上一名少年向我問道,我搖一搖了頭,答:「不,我放過了牠。」


「為甚麼?影鰐這麼邪惡和危險,你是不是不放我們的生命在眼內!」另一名身體較粗壯所少年正叫囂着。

邪惡?

「對呀!」一聽見我放過了他們的大敵,成群的漁民也跟著少年的起哄,一口氣湧了上來。

「那牠不是會再來!」「別開玩笑了!」「你不是來保護我們的嗎?」「已算是失職了吧?」


「織雲他……」

當春奈上前想幫我說好話時,但被汹湧的人群推跌,坐在海灘之上。

即使是春奈,這個時候應該也想不出能讓我全身而退的藉口,但她還是為我挺身而出了…


邪惡…嗎?

到底誰才是邪惡呢……


在目擊到春奈被推倒這一幕後,我已忍耐不住。原來想掉扼殺的聲音開始不斷澎漲,充斥並支配腦袋,不管一切面子,大吼道:

「別開玩笑了…你這群愚民!」

我一腳踏在沙灘上,瞬間塵土飛掦。砂石慢慢的散到四周,使漁民們紛紛後退。

我上前扶起了春奈,並直直的走向少年和那群漁民那方向。

「織雲等等ㄧㄧ」

只有那位身體粗壯的少年還站着,他向着我說道:「別失職便發脾氣啊,乳臭未乾的小子。」

「乳臭未乾嗎…」我小聲地喃道,這也是我人生中首次被人指責乳臭未乾。

因此我便高聲向他們問道:「那我問汝們,靠海為生的汝們有好好尊重海洋的生命嗎?」

「那當然!」漁民們答道,我則再問向少年:「那為甚麼汝會想在牠們的繁殖下一代的時段出海,妨礙海中生物的傳代?」

「那是…」少年卻啞口無言。

「傳說中影鰐就是為了防止有生物打擾海洋的循環而出現,牠對海洋生境來說可是守護者。而牠會出現的原因就是汝們干擾到海洋的生態!」

「人和自然本來應共同體,但人永遠只會侵犯自然,繼而被自然界的神明賜下天罰。」

「只要汝們一直犯下錯誤,影鰐般的妖怪如何殺也會再出現。」

「就是有汝般自私的人一直為其他生命帶來麻煩的,而要令其他人類為汝做的事負責的。」

「那才是真正的乳臭未乾,未熟未練。」

我直指着面前的少年,把嚇得他向後跌到。

「我不像春奈般大愛,也只是個過客。但汝們所犯的錯誤是要她一個人負責的啊!」

「如果你們受傷了最不開心的就是她,她十分重視你們,所以聽到有妖怪也義無反顧的去救了你們…」

「然後一不合心意,便可以無視她、推她到一邊去?別開玩笑了!!」


「織雲…夠了……」

春奈在我後面捉一捉了我的衣袖。

「還不夠ㄧㄧ」

我氣還未消,而當轉身一看春奈,我卻不得不沉默下來…

她流下了淚來的一刻,我已經不得不停止,也不自覺的低下頭來。


「那….今天我們先告辭了……」

春奈向漁民們鞠躬一下道別後,拉著我的手離開了現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