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越走越快,漸漸開始變為奔走。

春奈她就一直跑,一直跑……

頭也不回,跑到連我們原透濕透的衣服也因此乾透。

而要跑到哪裡我並不知道,也不好意思問…

又弄哭她了…雨宮織雲你真是……






最後她在森林附近的一個山跛停下了腳步,鬆開拉着的手,轉身後卻眼中帶淚向我微笑道謝。

涼風拂過,使她的長髮在空中漂浮。

「謝謝你…織雲,剛才幫我出頭了。」

「那妳為甚麼…」

我始終對她的行為還有少許困惑。





然而當我一問,她擠出來的笑容漸漸消失,表情變得陰沉,剛剛快止住的眼淚又湧到瞳孔的邊界之上。

「因為剛才的織雲很可怕…完全不像我認識的織雲…」她帶着哭腔再說道:「那個眼神就不是平常的織雲…我認識的織雲有對十分溫柔的眼神,看著他便會安心的…」

「我就很害怕啊!所以我問自己是不是根本不認識織雲你?」

「是不是我認識的都是假的織雲…呢?」

虛假的我……





「吶…剛才到底甚麼了?織雲?」

春奈用含著淚的眼神看著我。明明已留淚痕,但她還在強忍自己的眼淚,使淚水們在她眼眸內不斷滾動著。

而我卻下意識避開了她的眼神…移開了視線。


「吶!織雲!!」她呼叫道。


「我知道了,那我說實話吧…或許妳會因此討厭我吧…」

我輕輕的呼了一下氣,平靜的回答了她。





「我不會的…我跟你約好。」她用剛乾掉的衣袖,把眼淚擦掉,露出了意外堅定的眼神。


自己的經歷,自己的過去,我從沒有向其他人表露過。首先是沒有對象,其次是沒有人在意過。

所以是否能好好表達出來,我並不清楚。


「雖然我生而作為雨宮家的人,但我一直也很不喜歡人,更不喜歡神明……」

「人裏面有很多令人討厭的地方,愚蠢、無知、貪婪、自私自利…總想把東西交給他人處理,不勞而獲;就只因為他人有能力,然後毫不感謝他人的付出,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

「貶視其他生命也是這樣的,高舉共存的旗幟,最後也會忍不住去佔有他物的生間空間。」

「而神明…為甚麼要保祐這樣的人?明明人充滿著瑕疵?就因為有貢品可獲嗎?」





「那樣的神明我們真的可相信嗎…?」

「我曾找本家的當家問了,他們也不懂回答。只會說這無聊話來敷衍我,只說這是使命、我的責任等等。」


「那明明是我的心聲來的?但都從沒有人理會我……」

「從那之後我就不知道我想怎麼了,我變得聽不到自己心裏的聲音了…」

「而剛才是我難得聽到的心聲…」

「我…就討厭他們這樣自私自利和那樣粗暴對待春奈妳……」

「所以…非常的…生氣了。」





直接把心裏的一切化為話語,意外的困難。


而聽過一切的春奈並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只是上前,輕輕的擁抱着了我。

並在我耳邊輕聲的問道:「那織雲你也討厭我嗎?」

「不討厭…」我細喃道。

「但我也是人啊?」

「那…那個是……」她則再說:「那就證明你不是討厭全部的人吧…」






「人呢,的確有讓人厭惡的一面。但也有不少讓人喜歡的一面啊。」

「人總會有犯下錯的一刻,所以人需要其他人,由其他人來改變和修正他們…」

「就憑我們就不可能完全阻止他人犯錯。可以做的只有相信他們光明的一面啊…」

「我也不知道神明的想法…但既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的話,再想也是辛苦織雲你自己的啊……」

「一直以來…你也辛苦着呢。」


「春奈……」

我不禁低下了頭,流下淚來。把眼淚都滴在了她的衣服上。

她則看了我一眼,便慢慢鬆開了我,並說着:「終於變回平常的織雲。」

然而在她放手之際,今次到我擁抱了她,也是第一次我做主動……

「織雲…?」

「謝謝你,春奈…是妳改變了我的看法。」

「那當然,我可是青蛙(改變)啊!」

(注:日文中的青蛙 かえる與改變 変える同音)

她一臉自信的說了這句我聽起來有點蠢的笑話。

「是冷笑話嗎?」我微笑問道,而她也微笑的回應道:「知道的話,你便笑一下吧。」


「好了好了,今晚還有祭事,一起早點回去吧!」

然而她轉身便又跑走了,真是性急子。

當春奈在我身旁跑過,浸過海水和出了汗水的長髮顯得特別光亮。

她跑過時除了有海水的味道外,還有另一種的不知名味道,連我不知道如何形容…

但可肯定的是,是我喜歡的味道。

這次我可聽得十分清楚了,我的心啊……

我已喜歡上了春奈。


「快點吧!織雲…又要抛下你了哦。」

「我知道了…」

無論妳走多遠,我都會追上妳的……



今晚的祭事是七夕祭,因此神社內聚了很多人。

七夕祭就在於與喜歡的人結緣及和喜歡的人一起逛的祭典二件事。

出雲大社這裏其實最有名的就是結緣,但本來這裡不會舉辦七夕祭,一向會在分社舉辦的。然而今年分社趕不上維修,因此今年在原社的這裏舉辦了。

因為不是例行祭事,於是我不用換裝和幫忙。相反,春奈則要去負責辦一個未曾接觸的祭事。

加上我又不喜歡人群,因此只留在了寢室學習。只是我在房間也是無所事事,春奈不在是蠻沉悶的…

(織雲…)

(織雲!)

(織雲~)

已經不行啊……

整個腦袋裏也是那個女生的事,完全集中不了!


如是者,按奈不住的我便拋下學習,跑出房間,並去尋找春奈。

儀式應該早已完結,她應該會出現在人流最多的是拜殿和神樂殿,有注連繩的兩個殿幫忙,然而那兩處也都不見春奈的身影,只有其他的一雙一對。

我則不斷在人群中穿梭,嘗試尋找她的身影。

不知不覺間,自己已是去追尋那一方了。

但始終勝不過人流之多。

直至放天燈的時候我也找不到她……


數以百計的天燈們悠悠地浮上天空,使整個夜空被一點點的橙紅白色點亮,是一片比星室更近,卻也遙不可及的世界。

人們在天燈寫上自己的願望後便把天燈放上天空,祈求神明能接收願望,並將其實現。

然而我在寫天燈的人群之中找到春奈…


她正在把剛寫好的天燈放開,眼神帶著一絲的悲愁,嘴唇邊彷彿細語着甚麼。

於四周成雙成對的人群之中,只有她一個帶著寂寞的身影仰望著自己的那個白色燈籠,
希望天燈不會自焚而墜落。

另一方,我還是第一次看她露出這麽悲傷的表情……明明幾乎每天一起,我則並不認識那個臉孔。

明明只在眼前,我卻不知道此刻該不該找她,也不知面對時她的表情如何是好。

於是一概不知的我卻步了。


但突然,涼風一拂,所有的天燈也被風吹到同一個方向,而那正是春奈在的方向。包括春奈在內,在眾人留意天燈之際,我則鼓起了不知何來的勇氣,呼叫了她的名字。

「春奈!」

「…織雲?」

她側身一轉,望向了我在的方向。

與此同時,所有的天燈在春奈的背後慢慢的升上夜空。

此時此刻,一列一列的天燈們形成了一片壯觀的美景…

但在我眼中,這個景色裏最美的始終是春奈。

涼風起舞,天燈成海,卻失色於她。

那股涼風輕輕吹起她的長髮,本來像著愁雲慘霧的眼神,在看到我後,立即化為了笑容。

這的確是一片美景,也是我不想再見到的景色。

我不想再看到她擺出那個悲傷的表情。

一看見她的那副愁容,心胸附近就像正在撕裂成數份般的痛……


而她也跑到我身邊,只不過看到了剛才的表情後,我應該如何表現才好…

問她還是假裝見不到?我在兩者間正迷茫着。

「怎麼了?織雲竟然會主動來找我…可真難得……」她帶點小驚又喜的語氣說道。

「沒有….甚麼……」

我還是找不到要説的話。

「抱歉呢…今晚有祭事陪不了你。」她依舊的用笑容面向我。

果然笑著的她比較漂亮,要是剛才在天燈那裏看見的是她的笑容的話有多好……

而在我腦袋混亂下,連我自身也不知這句話從頭裏哪裏冒出來…

「那…夏祭那天能一起嗎?」

「誒…」「織雲你在邀請我嗎?」

她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壞心眼的笑了。

「要是不行的話…」

「要一起去!」

她飛擁向我並大叫了,使旁人都注目在我們身上。

「停手啊,很多人看着的….」我雖然不喜歡引人注目,但和她一起的話,就開始覺得沒關係了。

「我才不管呢!」

真是個任性的巫女大人……

「嘻嘻,織雲邀我了~」春奈繼續傻傻的笑著。

但是她真的很可愛。

可愛得使人心動的程度。

於是,我和春奈約好在八月十五日那一天的夏祭一起去逛。

她在這陣子都變得十分有動力,但一時又變得傻呼呼的笑著,看來她真的很開心,也再沒有露出愁相。

幸好有邀請到她。我在心裏不禁的想道。


然後時間進入八月時份,是出雲大社最忙碌的其中一個時期。

八月五日有爪剝祭;八月六至九日是大祭;
八月十四日則是神幸祭正日。

這些祭事除了作為巫女的春奈,是我也要參與的祭事,在那幾天我也要換上不同的祭服,是學習不同祭事的機會。

而不同的儀式準備既多之餘,又非常的費時。雖然是辛苦,但現在過的每一天,想著是為了十五日那天便能捱過。

況且最辛苦的是春奈,作為主巫女她是要為神幸祭的準備最多,因此它從八月五日開始,直至十四日也是幾乎沒有空閒時間。

所以我們除了祭事時會見到對方以外,這段時間也沒有在一起,甚至交談一句也沒有時間。

我也沒有白費這段時間,難得的機會,我決定在夏祭當天送禮物給她,作為驚喜。模仿著出雲的注連繩,打算親手編織了一條紅手繩。起初也有想過其他顏色,但始終紅色還是最合襯她。

我不同於春奈,可以自由外出。但是沒有金錢,用錢買東西的經驗也沒有太多。因此針線則是拜託金和銀到神社內借來,在本來織製品就多的神社那不是難事。


幾經辛苦,八月十五日,夏祭當天終於來臨了。

舉辦的地點上次去的那條漁村,我能夠突然提出夏祭也是因為上次追逐時,無意中看到類似的看板。

雖然有多少不好的回憶,但走在我身旁,換上浴衣的春奈說不會有事的,畢竟她是唯一的巫女,地位上村裏的人不敢做甚麼的。

今天的春奈是獲公式批准和我外出玩耍的,所以她尤其雀躍。故此,換上了一件粉紫色的浴衣,且頭上掛著了一個由繩製成的蝴蝶結。

「我還是第一次穿這樣的外出…好看嗎?」她走在我面前,並轉了一圈。

「嗯…」

「我的私服也只有這一件…其他都是巫女服來的。」

「嗯…」

「吶,織雲你在聽嗎?」

她突然抱著了我的手,股起兩頰,有點生氣的看著我。

「在聽啊…」我答。

「那給一些反應嘛。」她說。

如何給反應啊……

她太可愛了…我也不敢直視。

但她可在等待我回應,因此我也立下決心。

「我知道了…」「今天的妳很漂亮。」

「即是說我平常不漂亮嗎?」她鼓着頰問道。

「不是不是…」

見到我慌張之際,她立刻說:「我只是說笑而已…謝謝你的讚賞。」

「别捉弄我啊…」

「抱歉~」

春奈輕輕的合上掌向我抱歉後,她便繞着我的手,走向攤檔大街之中,並說繞手就為了防止我走散後迷路。


「這不是巫女大人和織雲大人嗎?上次真是失禮了…」

當我們經過某個攤檔時,檔裏的人突然向搭話並我們低下頭。因為這裏的攤檔基本上也由漁村的人所經營,應該是為了休漁期的收支。

春奈則搖着纖細的兩手說:「沒關係的,我們都不在意了…對吧織雲?」

「嗯。」我點頭附和。


「對了…作為謝罪,就請兩位大人吃些東西吧,請。」

說後他們便向我們遞了兩枝糖蘋果。

如此類推,我和春奈走去每個攤位也是一模一樣的場景。無論怎樣再三推搪,到最後都會變成免費的。弄得我們就如盜賊一般, 掠奪攤檔,有點不好意思……

相反,春奈則毫不在意。用雙手拿著不少的食物,邊吃邊逛,完全沒有了作為主巫女應有的風範。

只不過,這一切也反映春奈在這處的地位,她是被愛戴著的,上次只是因為我令她被推倒。

「織雲,你是不是吃得太快了?」她手持數支竹籤,一邊吃一邊問道。

「因為好吃啊…」

我最近也習慣吃海鮮了,而且攤檔裏即燒的海鮮十分的好吃。

「那我的份也給你吧!」說後她便向我遞了魷魚串燒,香氣四漂。

「這不好吧…妳自己吃吧。」

「沒關係吧,看你剛剛吃這個的樣子十分幸福的啊。再者,都多虧織雲我們才有免費食物,所以…給你!」

「那謝謝了…」

我接下她手上的串燒,咬了一口,果然這個很好吃。但不知為何,額外的鮮甜。


而當我覺得這是時機,正想把手繩贈送給她之時,春奈的目光卻被其他東西吸引了。

「織雲織雲,那個很漂亮!」

春奈拉着我的手臂,興奮地指着某個檔攤。於是我頓時放過袖袋的東西,而瞧一瞧該方向,那裡吊着了數個不同圖案的風鈴。風鈴的外側則塗上了金魚、風車和花朵等等的圖案,是質素算上乘的工藝品。

「風鈴嗎?的確挺漂亮的…」

「那個叫風鈴嗎?很可愛!」她帶點興奮的說著,似乎她不知道風鈴的存在。

我的記憶中在東邊的市集裏就的確有數間店鋪有在售,因為作為裝飾十分的受歡迎,本家也存放過一陣子。

「吶,織雲,我想要那個。」

她兩眼閃閃發光的看著我,只不過我也沒有零用錢,所以也沒有辦法滿足她的任性。唯一的銅錢現在也在注連繩上了。


「可惜是那個的話,是巫女大人和織雲大人也不能白送啊。」

而看管店舖的正是那日的那位有口音的老婦,正用扇子扇着涼,坐在攤檔的裏頭。

「即使救了你的兒子也不行嗎?」

春奈終於說出作為主巫女十分失禮的話。


「很抱歉啊巫女大人,這批貨物是我很辛苦才托人能從陸路運過來的,這些風鈴是琉璃製,容易破碎的,因此即使水陸路也好送來十分困難的…」

「但提起兒子的話,阿武你出來吧。」

然後在她身後,當天那位站在我面前的粗壯青年出來了,原來他就是老婦的兒子,而他則向我們鞠下躬道歉道:「織雲大人和巫女大人,當天真是失禮了!」

「沒關係啦,對吧?織雲?」

春奈則微笑地問向我,而我也本來就不介意這件事了,便答:「對呀…以後別犯就可以了….」

「小的明白了。」阿武說。


「那巫女大人要試試嗎?可以免費給你玩一次啊。」老婦親切地笑着,然後拿出了抽獎木箱,並說:「抽中一等獎的話就是風鈴啊。」

「真的嗎?太好了!」聽過的春奈則興奮的搖著在旁的我,她力氣真的越來越大。


「好!」

於是她捲起衣袖,把手伸進木箱中,努力用手的找着,結果掏出的是白球,即是沒中獎。

然而對此不服氣的她則用了身上為數不多的金錢,是難得的零用錢。而總算能夠付錢多試一次。

今次靠氣勢一抓,然而在她手上的又是白球。

晴天霹靂的她放下白球,低頭消悶了一下後,卻突然盯向了我。再精神地問向老婦:「那個…織雲也能玩吧?」

「那當然。」

幸好,老婦十分大方。

「交給你了,織雲,我想要那個有金魚圖案的風鈴!」

因此她把我推上前,還不忘加重了我的壓力。接着老婦便把箱子遞向了我前方:「那請吧,織雲大人。」

我玩遊戲的話還好,抽獎不就全靠運氣嗎?

春奈已把全部希望放在了我身上…


我不想讓她失望…

所以拜託了…!


把手抽出箱子,一個帶有顏色卻被抽出。

而我竟然真的把紅色球抽中了。


「太好了織雲!」

春奈抱向我,興奮的躍動着。她的聲音再次擾攘得四周的行人,再三的瞧向我們。

「真不愧是織雲大人。這是你的獎品,請。」

老婦則把那個帶金魚圖案風鈴遞給我,使我難得的都想感謝神明了…


而在得到風鈴之後,我和春奈便繼續逛著祭典。她則單手持着風鈴,目不轉睛,並兩眼閃閃的看著那個風鈴,彷彿透過琉璃裏與別不同的風景般。

「有這麼的特別嗎?」我問。

「那當然,這是織雲為了我而取得的啊!」

她雙手捧著風鈴,放臉頰旁微笑說道。


「真的….跟織雲一起真的會發生許多奇蹟…」


她突如其來的這句雖然輕輕帶過,但聽起來始終帶點一絲憂傷。明明她是微笑著…那是我錯覺嗎?


同時,我也想起手繩還未送出此事,沒有多想便轉移了話題。

「春奈,話說妳的生日在哪一天?」

「大祭開始那天,八月六日啊。」

已過了嗎…那反而正好。

反正理由不重要的。

「那當我補償你的生日禮物,可能比不上風鈴……把手伸出吧。」此時,我從袖袋中拿出一條紅色的手繩,並放在她的掌心之中。

「這是…織雲你親手織的嗎?」她把風鈴的繩子扣在手腕,拿着手繩並高並高舉看着。

「嗯…」

送出後比送出前更加忐忑,廉價的手工突然開始顯現見拙,自己的眼裏尤其顯眼。

然而她給了一個意外的答案。

「謝謝你,收到這個我比風鈴更開心!」她說。

「為甚麼,明明手工比風鈴怎還差很多啊?」

做工和價錢上明顯是風鈴比較好,使笨拙的我感到有點不合情理。

「織雲真的意外笨拙呢…」

她小聲說着。而話音末落,咻一聲的,花火突然被射上天空,宛如一朵朵閃亮的花在天空閃耀著般。也因花火的巨響,使我聽不清春奈後半的話。

「織雲你看,是花火啊。」

與此同時,春奈指向變得七彩的夜空,我則也仰望著那宛如百花齊放的天空。

「花火啊…好久沒有看過了。」

我說後她側著頭的問向我:「東邊沒有花火大會的嗎?」

「不是,是我沒有去而已,或說是不想去吧…」

因為我十分討厭人群。

但是……

「但是能春奈妳一起看到花火真是太好了。再次令我認識到花火是這麼的漂亮的,謝謝妳,春奈。」我說。

「我也是啊!謝謝你織雲,為我帶來一個難忘的夏天。」

夏月夜色,百花齊放。

這個夏天,就是我人生中最愉快的一個夏天。

然而在立秋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