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一時便是午餐時間,在一輪通電後現在已是下午兩時,診所暫時休息。被弄亂的診所要在晚上收拾,與夜更的醫生交替。

收拾方面可是我的強項,不出一會已經整理好。而我以外出用餐為由先行回家,因為要是考慮今晚的時間,先為倆小鬼準備好晚餐才行。

這個時間帶家裏當然是空無一人,反而有點陌生。

而在直覺下我首先步向的是自己房間,打開梳妝台的抽屜,拿出之前藏起的鈴鐺,並掛在身上。

只因害怕弄丢與稻荷共度過的證明,在獲得的清晨已其收好在身上。





在獲得那時還未察覺現在的鈴鐺與之前的不一。添多了些花紋,鈴響比以前清脆。

而雖然祢已不在裡面,但請保佑我吧……

我的神明。


那下午的菜式也正式決定好,到廚房把為稻荷而儲備的甜腐皮拿出,沒有做醋飯的時間,只將昨晚放在冰箱的白飯拿出,簡單炒一炒,便開始做自己流派的稻荷壽司。

牠已經不在,所以為了用花材料而做出一大盤。在嫌麻煩下直接用手進食,把稻荷壽司好好咀嚼,吞下肚子。





但果然吃不完…好甜好膩。稻荷牠平常到底怎樣可以吃整盤的?還有不該用炒飯作飯身的,油上加油。

不過另一方面,糖分和油份十分充足,能量可充滿了。

在吃飽後用保鮮紙包着淨下的壽司們,放在飯桌上,成為小日小月今晚的晚餐。

未及三時,一回診所,阿晴和阿雨將寵物們安全帶回,正安放在籠中。護士她也忙碌地替牠們洗澡,診所這邊的問題已被解決掉,真的不得不感歎那兩人的效率。

「真不愧是那兩人…真是可靠……」我不禁在門口前自然自語說道。





。。。

這是我在大學最辛苦和最自卑的時期所發生的一個事件,知道的應該只有稻荷,這生之內應該不會告訴其他人,很羞恥的說。

醫科的課程很辛苦,自己總取不到好成績;
相比他人,開始感覺自己很渺小。

尤其與阿晴和阿雨他們一起,就感覺很無力,劣等感使自己十分痛苦。


當時的我對自己以外的人抱有極大的劣等感,總感覺比不上他們。在大學只是剛好合格的傢伙,亦沒有其他人般的遠望;在避雨亭作為一員,也是打雜的,幫不上甚麼忙。

伴隨成長,得知世界之大後,發現自己真的只是配角中的配角;或者說是選角失誤,一直在做不適合自己的事。





頭腦不靈活,又選去讀醫料,就在最低層死纏難打;亦不是作為青蛙的一份子,卻一直跟在阿晴他們身邊。這樣的人站在他人的身邊,只會給人添麻煩。

沒有阿晴他們在我生命出現的話,我如今變成會怎樣呢?

沒有阿晴在我身邊陪伴和替我補習、沒有阿雨教我體術和讓我與稻荷相遇,說到底我根本甚麼也不是。不是人緣好的話便沒能力考上獸醫,實現所謂的夢想……

自小時已十分喜歡動物,別人家的貓狗也與我不知為何的親近。即使那本來是愛吠的小狗,總能在我身邊一起玩。

比起與人接觸,小時候更喜歡與動物一起,因為牠們喜歡我;要探究得更深層的話,是因為牠們很誠實。

喜歡和討厭的東西也會自然表現出來,不會隱瞞。相反,人會表裏不一,知人口面不知心。可在不知不覺間便會成為被人取笑的對像,成為維持別人圈子的犧牲品。

所以升上中學便決定與大部分人交好,結好人緣,那就不會成為犧牲的目標,我是這樣想的。所以也討厭着自己,因為自己也正是個不誠實的人。

成為獸醫的原因就因為喜歡而已,想幫助我喜歡的牠們而已。這個就是我拯救他者的動力,只有自私,一點也不高尚。





反正沒有阿晴和阿雨的話,我可能就在路邊的寵物店當個全職職員吧?可能這邊的簡單工作更合適既沒用又喜歡動物的自己,幹甚麼把目標瞄向不合乎自己能力的獸醫呢?

他們也真的很厲害,基本甚麼把辦得好,是我莫塵莫及的存在;我就只是個普通人,沒有甚麼厲害的背景,能力也不能幫助到別人。

各種壓力越滾越大,終於使心態崩潰。開始逃避那個地方,逃避他們約兩個星期。

另一方面,稻荷當然清楚我的心理狀況,作為另類室友,牠選擇的是無為而治,先任由我自閉,再慢慢向我搭話。

話雖自閉,但牠可是在我裏面;因此是兩人分享的心房,由另類室友帶來的另類自問自答,我可逃不了。

牠告訴我會自卑的通常都是有能的人,因為會覺得自己的能力到不到目標的水平才會自卑;尤其越有能的人便越會自卑,因為他們只會特別專注自己做不了的事,就像現在的我。

「汝也做到了許多其他人做不了的事,是汝主動向坐在一旁的阿晴搭話,當上她的朋友才拯救了那個陰沉的她,所以她才喜歡跟汝一起和用心保護着汝……」





「沒有汝間接推動的話,或許阿雨也就一直活在輪迴……」

「最重要的是……他們接納了汝,避雨亭也已是汝不能失去,重要的地方吧?」

「汝也有汝的才能,沒有需要比較。比較一事不存在終點,即使比較完也不會讓汝成為她們,那還不如繼續當著自己吧…反而說,人們就是喜歡這樣的汝。」

面對無盡的認同和肯定,難得一次覺得牠有神明的風格。

現在回想只感覺自己那時鑽了牛角尖,鑽得反而有點可笑的程度。但如果沒有稻荷在身邊的話,恐怕自己走不出這個陰霾吧……

那兩人十分厲害,這毫無疑問。而我們有着我們的生活方式,一起初已沒有比較的意義。

今次事件源由是我,必要自力解決,不然自己内心也不能釋然。這就是一人的答案,不想再當只一味被幫、帶麻煩的配角,今次我想成為自己這齣戲中的主角。

這就是我的覺悟,對於自己選下的路再無後悔。





六時下班,因此大約晚上七時,我已到達廢棄區。話說為何要約這麼晚啊我?

但想起被阿傑綁到和差點被殺掉的這個地方,當年他還真的有膽進入到廢棄區。我也打算趁早熟習環境,因為即使是現今的我還有點躊躇到踏進那裡……

為甚麼要相約在這裡!我這個笨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