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混蛋神明!」

過上約十年的年月,他再次親自上門。

想當年他還有股稚氣,而現在站在我面前的已是頂着沉穩成熟臉孔…滿面胡鬚渣的大叔。

「現在總不像個男子漢了嗎?今日來是有何由貴幹?穿著西裝來這個破廟的,你可是第一個。」

我脫下法具上的帽子,這裏長洲一個偏僻的海旁。人流並不多,相比本地人,來的更多的是少數外國的觀光客。





我進行移居的原因是因為這裏比較靜謐,也可方便對着海洋觀察水箱中污穢的情況。

但說實,情況可說是史上最壞。

我早已無能為力。

「真是的……多虧祢隱居,這場捉迷藏可又花了我一年。」

「現在可還真老實不少了呢…整個人的氣氛也不同了,要不是你主動找我,我可認不出是你來的呢。」





兩方也似在說笑,風平浪靜。

「這邊可是化灰時也會認得你那張臭臉。」

說後他便放下背包,從中取出了一把木劍,注入靈力一揮,一道銳利的劍氣飛出,滑過髮梢。

「呵,殺意滿滿呢。那代表終於弄好了嗎?那個能控制天候的裝置。」我問。

「呀!是啊!」他大吼後再發出一道劍氣,連石排的大石也被其削平。以他那異於常人的靈力量一旦學會仔細操作,可真有點棘手。





「一切已準備好了,接下來只要你這個不穩定因素好好消失,我所描繪的世界藍圖便會完成……所以,請你受死吧。」

他的劍鋒直指向我,露出堅定而通透的眼神,與之前只靠怒氣運作的他截然不同。

「今次不玩小手段了嗎?那樣的話勝算不是更高嗎?」

對此,我脫下雨衣法具準備迎戰。

何況再多說也阻止不了他的腳步。

「…堂堂正正了結神明才有意義!」

話雖如此,他突然掏出一個單手搖控。一按,背包中飛出了三台小型無人機,貼着符紙並帶有槍口和刀片。

這傢伙怎可能單靠正面交鋒。





對他而言,為目的而排除萬難便是「堂堂正正」。與此同時,無人機開始活動,而它們能自動捕捉我的存在,並開始展開射擊。

數串子彈形成彈幕,卻被我一揮停下,子彈則滯留於空中。利用流向將流向抵銷,達致停留,是我最高境界的技倆。

然而,突如其來的狙擊將伸出的右手擊穿,令原本停下的彈幕像下雨般掉落在地上。

按理冷兵器不可能傷到我分毫,而一經觀察,地上的全是含水銀的猛毒子彈,當中含有他的靈力以增強驅動。

面對這種威力,只能嘆執念真是可怕。

而按剛才的彈道,那一台狙擊無人機是潛在水底。而在威力上和戰略上不會連射,避免被我察出位置。

如是者,我馬上從一旁的海洋中圈起水流,將其纏繞在受傷的位置,把傷口瞬間的恢復掉。





「我也沒想到你真的會再次前來,老實說,有一丁點高興……如果我說不想被你了結的話呢?即使死掉也沒所謂嗎?我的話甚至可讓你永世不允許進入輪迴,永世徘徊在人界和冥界之間喲?」

這是試探他的謊話,我怎可能管得了冥界。

他則答:「你果然是個惡趣味的神明……但是我死掉也無所謂。」

「畢竟如果我一人的犧牲可以換來屬於人類自由的未來的話,即使永劫不復也沒有所謂,況且……」

「現在殺掉你不就可以了嗎?」

突然,從水面中再湧出了另外的三台無人機,現在總有七台。大量無人機使彈幕更加密集的同時,亦必需注意突如其來的狙擊,令我費盡心神。

雖然不斷避開集中射擊,但彈幕過密,始終使手腳受上重傷,手臂和腿上連續被開了數個風孔。

「嘩…真卑鄙。你肯定自小沒有朋友的……」我勉強站起並說道。





「…你話可真多。」他答後再斬出一道劍氣,卻被我翻身避開。

「畢竟難得能與人對話啊…但是,這邊可是有痛覺的,可不打算捱著打。」

誰會料到,作為神明有天竟會在靈力量少於人類。面對現在壓倒的靈力差,祇能稍為動上真格,讓他見識自己與自然的差距。

頓時一股巨浪衝上岸邊,令我一瞬復原。

並將地上的水做成一顆顆水壓球,向他本體發動了襲擊,與六台無人機一同互相掃射,不分上下。

場面陷入僵局,於是他掏出咒符。與此同時,亦策劃再一次的狙擊,令無人機在水底移動。

「…封印符!」





「天真!」

然而咒符被水流貫穿,失去效用;狙擊亦被一根高壓的水絲斬成兩半,為廟門劃下兩痕。

即使失敗,而他亦沒有單單站着,手持木劍向我斬來。被靈力依附的木劍增加了殺傷力和強韌度,能夠輕易斬破周圍水流,一瞬直衝我的懷中。

那正是我的死角,因為我預測他不會進入彈幕範圍,並繼續着無人機的射擊。

他即使冒著自身安危也務求將我解決。

而面對異常的火力和攻勢並不能一心二用,見他快要中彈,身邊的水流馬上替他流去彈藥。出於分心,自己的右手因此被斬飛。

「喂你這個混蛋…還在小看我嗎…?」

「保護蠢貨也是神明職務啊。」

右手沉進海洋,化為泡沫。

「我怎可能因含有自己靈力的子彈會受傷!你怎可能不知道!!」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他再吼道:「我在十年前應該已告訴了你…我們已不再需要你保護的…!」

「…這項我做不到。」我輕輕搖頭再說道:「畢竟,你還未有弒神的覺悟。」

「別說笑了!!我可是為了一一」

「那要是你認為自己被小看的話,就讓你親自體驗一下…我的全部。」

語氣一變,頓時密雲聚集。

天色由清晨的微照變為夜深,接著數道雷光連續降下,將無人機們通通報廢。我一盯向墨蚕,無數的雷霆便轟在了他身上。

雖以靈力擋下不少的威力,且能化開直擊。但沫浴電光後,他原來整潔的西裝被火花擦上了不少小洞。而就在他專注於防守的空隙,水流如鞭子般捉住了他的腳跟,一下子並他把拖進水中。

「你的覺悟可擋下雷擊…真不愧呢。」

「但是,要跟神明作對的份量可尚未足夠呢。」水花一濺,將斷掉的右手再次復原。

指端向天,隨後揮下,大量雷光落於水面,無數轟隆聲緊隨其後。在水面的他避無可避,電光流過全身,直至電昏至意識糊塗,直沉海底。

要不是小百頂着他回岸上,他可已成為一具沉屍了。

「給小百你添麻煩了呢,能趕及疏導魚群嗎?」

(淺灘附近只有小量魚群,當然趕及。)

我抱起全身濕透的墨蚕,並操控水流將他大約弄乾。

(但他可是…)

「…我清楚。但是如果真是注定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好啦,我要把他搬進廟中了,那再見了。」

(請祢多加小心。)

「我會的。」說後我便用流水把墨蚕運進廟宇,並趕緊出門買繃帶包紮。

要是他只持有惡意,純粹想要我的命,我也會毫不猶疑地下手。

但他不是,我怎會不懂你的眼神,以為我對上人類多少年了。

所以他才殺不了,就憑這程度的覺悟。

而我也同樣,殺不了自己。

無力感無去可從,早已陷入絕望。

連自殺亦不被允許。

而人禍源於人,從來只有人可以解決,是自古的法則。但甚時,自然界會促使這法則。

污穢會主動避人本應不可能,因為污穢本質是靈力變異的產物,會主動纏向抱有大量靈力的人身上並將其同化,除了某個狀況以外。

他的存在正是這個時代的祭品。

由大自然所揀選,為自救而誕生的產物,為污穢而設的歸處,以犧牲為前提而生而為人的容器。


群青前傳-風水輪流(三) 墨跡 -完-
已有 0 人追稿